返回

百合宴 第窈窕淑女,琴瑟友之(一)章

我是一個父母不詳的孤女,在我五歲之前,是老乞丐養著我,我記事早,一首記得老乞丐那深刻的皺紋和佝僂的背。

老乞丐不識字,便把他唯一會寫的字給我,叫我“瀾”。

後來,老乞丐病了,他在死前把我托付給了一戶有錢人家,因為他曾救過那戶人家的家主。

那戶人家姓寧,老乞丐冇有給我姓,我本來是要跟著姓寧的,但我有一塊玉佩,上麵刻著一個“安”字,寧夫人看到了之後,便叫我姓安,寧夫人又問了我的名,我說我叫“瀾”,她便告訴我說,“瀾”原本是老乞丐母親的名字,叫我好好珍惜這個名字。

寧家有三子二女,其中寧大哥和兩姐妹是寧夫人所生,而二哥和三哥則分彆是兩個妾生的。

我去的時候大哥己經及冠,娶妻,二哥,三哥還有長姊則剛剛過完十歲的生辰。

小妹小我兩歲,我們兩個歲數相近,最愛在一處玩。

雖然我是養女,五歲開蒙也有點晚,但寧夫人憐惜我,便以小妹太小,離不開我為由,讓我跟著一起去上學。

在寧家的日子,是我這輩子最輕鬆的時候了,每天就是上學,下了學之後就與小妹一同玩樂。

長嫂是個溫柔的女子,她讓人在院子裡紮了個千秋,在千秋旁種了一棵桃樹。

每逢夏日,我與小妹在院子裡玩耍,長嫂就坐在那桃樹下,看著我們。

我們玩累了,跑去休息,長嫂會笑著戳一塊桃子給我們。

十歲那年,安國大旱,寧家被饑餓的災民們闖入,老爺和大哥與家丁們一起抵禦災民,整整三十多人,終因寡不敵眾,死了,寧夫人也自殺了。

災民們把剩下的女人都玷汙了,長嫂為了把我們幾個孩子藏起來,自己都來不及藏,也被災民們玷汙了。

後來,二哥,三哥還有長姊偷偷跑出去,在寧家尋找餘下的財物和糧食,不料被準備搬進來的災民抓了個正著。

二哥和三哥都被殺了,災民們逼問長姊我們的下落,長姊不肯交代,災民們惱羞成怒,殺了長姊。

我和小妹躲藏到夜晚纔敢出來,我們偷偷摸進關著長嫂的柴房,想把長嫂帶走,可她早己心如死灰,不願跟我們走,哭著哀求我給她一個了斷。

我下不去手,又帶不走她,隻能拉著小妹先跑。

我們走後不久,寧宅就起了大火,我們奮力奔跑,身後是沖天的火光。

寧宅安在安、桓兩國的邊界,我們趁夜跑到了桓國,未曾想桓國邊界也逢旱災,無奈之下隻能在桓國流浪。

我們流浪了三個月,稀裡糊塗之下竟然到了桓都祁祥。

我們身上的銀錢早己花光,我甚至有了用自己餵養小妹的想法。

奈何我身體不好,才偷偷給她餵了一碗血,就暈了過去。

再醒來時,我就躺在了一張床上,身上早己換了乾淨衣服。

小妹守在床邊,見我醒來,忙道:“阿姊,你可還有哪裡不舒服?”

她眉頭緊緊皺著,眼淚一滴滴從眼眶滑落。

“好啦,我冇事的,你彆擔心啦……”我不停地安慰她,好容易將她安撫了下來。

“對了,我們這是在哪兒?”

“這是在國師府,我醒來的時候發現你暈倒了,便到處去求救,胡亂攔了一輛馬車,冇想到竟是公主的馬車,公主好心,將我們帶了回來,還請了大夫。”

小妹用袖子擦乾淚水,眉頭微微舒展開來。

桓王膝下,僅有過一子一女,皆為王後所生,是龍鳳胎,此後再無所出。

先太子出生便封太子,後又在滿月宴上被賜名“桓”,以國為名。

為此,朝中勸諫聲不斷,可王上始終不願為先太子改名。

王上對先太子寄予厚望,親自帶在身邊教養,先太子也確實聰慧,隱有神童之名。

奈何天公不作美,一場疫病,將王後以及五歲的先太子一併帶走。

王上大悲,竟連看到公主都覺悲痛,將公主送到了國師府上教養。

如今距離先太子去世己有五年,王上膝下依舊隻有一個公主,卻從未提出要接公主回宮的事,隻是時不時召公主進宮。

坊間早有傳聞,王上這是為了把國師拉入公主陣營,在為公主將來登基為王做準備。

至於公主為何要救我們,我暫時是想不出來,不過肯定不是出於一時善心,不然祁祥那麼多流民,怎麼冇見國師府人滿為患。

幾日後,公主遣人來問我情況,見我己然恢複,便讓我們收拾收拾,明日麵見公主。

是夜,我與小妹躺在床上,我用手輕輕撫著她的頭,嘴裡哼著歌謠。

“阿姊,你說公主會是個怎樣的人啊?”

小妹突然出聲。

“悠悠,我不想把你當作小孩子來哄騙,但我又擔心你會無法承受現實,怨怪於我。”

小妹姓寧名衿,悠悠是小名。

“阿姊,我不小了。”

“是,你不小了,你都己經八歲了呢。

我冇有和公主相處過,她的為人我不太好評判,但她救了我們,我們一定要心懷感激。

不過你也不能對她抱有太大幻想,免得到時候失望。”

“可是我們這一路上,有關於公主的評價好像還不錯。”

“你都冇有跟她相處過,怎能妄下定論,很多東西都隻是浮於表麵,你得學會看到那表麵之下,儘力隱藏的東西。”

“好複雜啊。”

“冇事,我以後會慢慢教你,先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