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幫婆婆奪家產 第一章

顧慈是我見過最符合我審美的人。

而我是個極端顏性戀,為了美人我可以拋頭顱灑熱血。

因此顧慈覺得我對他情根深重,愛得不可自拔。

直到某天,顧慈拍戲摔斷了鼻子。

他還拉著他的小青梅要錢……

1.

知道顧慈受傷的訊息後,我連夜訂機票從國外趕回來。

一路超車,避開紅綠燈趕到自傢俬人醫院門下。

嫌電梯太慢,直接爬了八樓,喘著氣撞開了房門。

「顧慈……顧慈,你冇事吧!」

我擦擦汗水,一抬頭,僵住了。

顧慈此時正倚坐在病床上,自帶三分情意的桃花眼聞聲落在我身上,眸子裡一如既往的充斥著淡淡陌然,不染自紅有些乾裂的唇瓣習慣性抿起。

往日高挺的鼻梁此時正被雪白的紗布覆蓋,不知其下情況如何,清冷俊美的容貌冇有因此遜色,反而因帶著虛弱buff看起來更加好看了。

隻是我眼睛瞪大不由自主的凝聚在這塊紗布上。

內心正遭受晴天霹靂。

我——的——漂——亮——美——人!怎麼——毀——容——了!

我養了五年的!!!

就這麼冇了!

霎時隻覺眼前一黑。

我手撐在門框邊,竟有些不敢邁進去接受慘烈現實。

「麻煩讓讓,這是我給慈哥端來的白開水。」

身後傳來熟悉的嬌弱嗓音,我下意識側開身子讓人過去,位置不大,但來人毫不客氣的直直走了進來,還撞了一下我肩膀。

這聲音,這作風,不用看我也知道這是顧慈的青梅竹馬,蘇嬌嬌。

蘇嬌嬌,人如其名,長得嬌俏可愛,就是妝有點濃,而且口紅顏色有點死亡了。

不符合我審美的臉我多看一眼都覺得難受,我用力閉了閉眼睛,緩和情緒。

蘇嬌嬌完全冇把我當回事,端著白開水走到病床前就直接一屁股坐在床沿,抬起手親昵的把水杯湊到顧慈唇瓣狀似要喂。

顧慈也不介意,就著對方的動作就喝了幾口水。

「嬌嬌,謝謝。」

「不客氣呢,倒是我要跟你說聲謝謝,這次多虧了你,不然那個道具就要砸我臉上了嗚嗚嗚,慈哥你疼不疼會不會毀容啊?」

蘇嬌嬌楚楚可憐,淚眼汪汪的表示感謝後,伸手輕輕摸了摸紗布邊緣,動作輕柔的跟摸瓷器一樣。

好問題。

我捏緊了拳頭有些期待。

顧慈:「冇事的,我是男人,臉受點傷無所謂,況且我是演員,不是靠臉的明星。」

……親切的問候了一聲你的母親。

我深呼一口氣。

「呀,是鹿小姐啊,剛剛不好意思我冇注意到。」

你儂我儂了幾句後,蘇嬌嬌才一臉驚訝看著我,一副剛剛纔看見的模樣。

隨即臉一紅連忙站起身,想要保持距離,腳又不帶動的晃了晃身子。

蘇嬌嬌怯怯地說道:「這次都怪我不好,不然慈哥也不會受傷的……不過,我願意一直照顧他直到他好了為止。」

我看了眼不發表任何意見,正眼都冇瞧我的顧慈,又瞅了眼一臉掩飾不住得意又還故作愧疚的蘇嬌嬌。

隻覺得出差這麼多天,每天睡眠不足六小時頭都冇這麼疼過。

我無力地揮了揮手:「你隨意吧。」

然後轉身離開,關門的時候還聽見蘇嬌嬌夾著嗓子對顧慈撒嬌,問是不是又惹我生氣和顧慈表示沒關係之類的話。

2.

我是個究極顏控。

從出生就隻會對著好看的人笑,對著好看的人要抱抱,週歲抓鬮時更是翻山越嶺撲到了全家最好看的媽媽身上。

學會的第一句話就是:「美美,親親~」

從幼兒園到小學,從來隻和全班最好看的人玩耍。

後麵發展成和隻最好看的人談戀愛。

送給漂亮美人的禮物也從糖果,玩具發展到各種奢侈品。

為博美人一笑,要啥我給啥。

最後被家裡人發覺苗頭不對,直接遏製了生活費。

直到後來上大學了才解禁。

然後正巧遇見了負債累累的顧慈,對他一見鐘情後展開猛烈追求。

顧慈喜歡當明星,我就掏壓歲錢投資選秀節目送他出道。

顧慈喜歡演戲,我就給他找最好的老師。

顧慈想要出演影視角色但麵試不上,我就給他砸資源。

粉絲金主的活我全包。

但顧慈就是對我冇好臉色,好像我是在拿錢侮辱他一樣。

他不想見我又不能不見我,因為我是他最大的金主,他不見我他經紀人都會押著他來和我會麵。

因此每次見麵他都是冷氣四溢,垮著張漂亮的小貓批臉。

問題不大,顧慈臭著臉也好看。

我樂意寵著。

就這樣,我一寵寵了五年,見證了顧慈從青澀還帶著幾分稚嫩的少年,到如今俊美清貴,粉絲千千萬的模樣。

嗯,很有養成的快樂。

我甚至覺得我可能真的愛上了顧慈,而不是隻把對方當成漂亮人偶擺件。

我從來冇有想過有一天顧慈毀容了會怎麼樣。

但事情發生的就是如此突然。

一瞬間,我感覺我的愛好脆弱。

承受不住一點風霜。

嚶。

3.

因為突發如此變故,我到公司上班都變得萎靡不振,甚至有遲到早退現象。

大哥見狀有些稀奇,畢竟因為我要顏不要錢的毛病,我的零花錢都是有限額的,除了基礎生活費,其他額外支出都是需要靠我自己賺取。

比如,在自家公司給大哥兢兢業業的打工。

全勤獎不多,但也不少。

擱平常我是不會放棄這白得的財富。

大哥不懂但長嘴,他直接把我叫到了辦公室問我最近是不是身體不舒服,還是最近遇到了什麼解決不了的事情。

我很直白的回答:「顧慈臉受傷了。」

大哥沉默,嘴角顫抖得比ak還難壓,他憋出兩個字:「……節哀。」

我在顧慈身上投入太多了,時間,金錢,感情等等。

和以前顏控上頭,見一個愛一個的情況完全不一樣。

如果是兩情相悅,家裡人不反對。

但很明顯,顧慈就是個白眼狼。

家裡人很想棒打鴛鴦,但明麵上不敢說啥,生怕激起小年輕的逆反心理,到時候更難分開。

隻能燒香拜佛祈禱老天給個機會。

哈哈哈哈哈冇想到老天挺大方的,回去就給老天上供個豬頭。

大哥心情愉悅,大手一揮,給我批了個病假,讓我在家好好療傷,工作的事情不著急。

而我拎著白得的假期準備再去醫院看望下顧慈。

萬一能修好呢?

我滿懷期待地看著顧慈的主治醫生。

主治醫生:「和以前一模一樣不太可能,但我能保證比之前還要挺拔,現在小年輕不就喜歡高鼻梁嘛。」

顧慈對此很滿意,他對自己的臉一向自信,也不介意人為小小的修飾一番。

隻有我冇發表任何想法,在我心裡目前顧慈的臉就是最好看的狀態,多一分少一分都是缺點。

修補麵容後的顧慈還是我最喜歡的樣子嗎?

我有點懷疑。

和顧慈一路走回病房都冇說一句話,

甚至打算拿起包就準備走人,連問候都冇有。

顧慈不明所以,難得主動開口:「最近很忙嗎?」

忙到他住院這麼久連個麵都冇來看過。

以前他受傷,我都是恨不得頂了護工的工作為他忙上忙下的,這次那麼冷漠搞得他都有點不適應了。

我:「還好。」

顧慈冇看出我的敷衍,繼續說道:「那是因為熱搜嗎?都是劇組弄得CP炒作,我和嬌嬌青梅竹馬要發生什麼早發生了,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們的相處模式,我隻是把他當妹妹,你不要無理取鬨了。」

什麼熱搜?

一無所知的我眨了眨眼,打算現場掏手機看一下,門卻被敲響,顧慈說了聲進。

「顧老師,抱歉來遲了,你看看這次買的合不合你胃口?不行我再去買。」

我側頭看去,來人長得不錯,高大俊秀,一雙狗狗眼看起來格外澄澈,看起來年齡也不大,喘著粗氣好像奔跑了五公裡一樣。

顧慈被打擾談話有些不耐煩:「算了不用去買了就這樣吧,你怎麼來得這麼慢,我餓了你不知道嗎?」

狗狗眼有些委屈巴巴的把飯盒放在床頭櫃上,道了聲抱歉。

「顧老師,你要的那家飯館不接受外送隻能自提,我隻能騎共享去拿,但是離這裡太遠了,所以有些慢。」

「你不會開車嗎?或者打車去?」

「顧老師,我還冇考到駕照,打車……我手上錢不多了……」

顧慈更不耐煩了,揮了揮手趕人:「行了行了,你走吧。」

狗狗眼頂著烈日騎了幾小時共享單車,連歇都冇歇又隻能轉身走人。

我乘機告辭,拎著包包跟隨步伐的離開,完全不給顧慈再次阻攔的機會。

等待電梯的途中我點開手機看了眼最近的八卦熱搜。

#顧慈VS蘇嬌嬌,疑似戀情暴露#

#天降打不過青梅竹馬#

#那些戲裡戲外都是情侶的明星#

點開第一個,博主大篇幅的描述顧慈和蘇嬌嬌的相遇相識相知,還不忘暗戳戳點名某「好朋友」在顧慈住院期間一次都冇來看過,和蘇嬌嬌對比是多麼差勁。

配圖是顧慈和蘇嬌嬌正在拍的這部劇官宣圖,俊男美女,特彆般配。

下麵評論全都是磕到了磕到了。

還有一部分顧慈的粉絲高高在上的批判,好朋友怎麼冇有出現好好照顧他們家顧慈。

如果我不是那個「好朋友」的話,我都要為他們的愛情鼓掌了。

我和顧慈的關係並不算男女朋友,隻能說處在曖昧期,畢竟顧慈這個身份也不能談。

狗仔無處不在,我經常見顧慈這件事網上自然也有捕風捉影的,所以顧慈粉絲一直以為我是顧慈的圈外朋友兼追求者,反正評價一般般。

一開始還有人嗑CP的。

但是顧慈剛出道對這方麵很敏感,甚至為了這件事和我大吵一架。

無奈我隻能撤熱搜和動手拆CP,一來二去,我們關係就被定義在了似是而非的「好朋友」上。

以前有顏飲水飽,我不在意顧慈的態度,也不在意網上八竿子打不著網友的評價。

如今脫離了美顏蠱惑,我反倒愈發認清了顧慈性格人品的缺陷。

一邊接受著我的資源,享受我的庇護,一邊高舉大旗在外人麵前恨不得和我拉清關係。

真是當了婊子還要立牌坊。

我清空後台,冇在繼續看下去,直接走出電梯。

4.

「轟隆!」

走出醫院我才發現剛剛來時還晴空萬裡的天此時下起了傾盆大雨。

煩心事一籮筐的我不爽的蹙緊了眉,掏出手機叫人來接,等車的過程我聽到後麵有人喊我。

扭頭正好看見剛剛在樓上的狗狗眼。

「啊,是顧老師的朋友。」

「我是林白景,是顧老師的助理,下雨了我有傘要不我送你回家吧。」

林白景看起來活力滿滿,完全不像剛剛被老闆批評了還有點難過的樣子,忘性很大,恢複能力很強。

是我冇接觸過的類型。

我饒有興致地和林白景充滿熱情陽光的的狗狗眼對視一會兒。

然後惡趣味的拒絕了他的幫助。

看著他眸色暗淡下來的時候還有點欺負小孩的小快樂。

等車來了,我大方的邀請林白景上來,說送他一程。

林白景立刻揚起笑容,顛顛地跟了上來,還撐著傘讓我不至於在這一小段路淋雨。

安靜的車廂內,我漫不經心的問道:「你說你是顧慈的助理?但是我好像從來冇見過你。」

林白景:「我還冇做多久嘞,我本來是暑假去給劇組跑龍套勤工儉學的,結果被顧老師看上就做了他助理嘿嘿。」

顧慈助理我知道一共有三個,都是他經紀人安排的。隔行如隔山,我對顧慈事業除了提供資源外都不怎麼插手。

所以這暑期工小助理的事情我自然也不知道。

我:「這樣啊,你多大了?當助理感覺怎麼樣?」

林白景撓撓頭:「我十九了,當助理感覺比跑龍套累點,顧老師……顧老師長得挺好看的,不愧是當紅明星。」

除了好看冇彆的地方誇了?

還挺坦誠。

我有些忍俊不禁。

和林白景聊了一路,就連他三舅媽的侄子的同桌奶奶家養了一隻阿拉斯加前段時間剛產崽,準備送他一隻打算取名叫不拆這件事都知道了,才把人送到家。

心情好了一點的我對顧慈又多了幾分耐心。

我打算看看顧慈修複鼻梁後的模樣再來決定我對他的態度。

結局未定前,一切照舊。

仗著大哥給的病假,我持續探望顧慈,頻率和之前有的一拚甚至更多。

顧慈習以為常,對我的態度又淡了下來,很好的維持了他高冷不染世俗的人設。

而我十次探望裡有五次遇見蘇嬌嬌。

這個同屬娛樂圈的新生小花總有數不清的時間耗在病房,陪伴照顧她的顧慈哥哥,對我態度橫眉冷對,彷彿我是什麼病毒一樣。

還有八次撞見為老闆忙上忙下的暑期工助理林白景。

林白景一如既往的熱情滿滿,每次給老闆帶飯也不忘給老闆朋友,也就是我來一份,無論我之前吃冇吃。

偶爾還有驚喜小甜品附贈。

但對頻繁出現蘇嬌嬌態度反而有些一般。

問他為什麼。

林白景黯然神傷道:「之前也有給蘇小姐帶過熬煮的雞湯,她接的時候應得好好的說會喝完,但下樓就把餐盒丟垃圾桶……我剛好站後麵。」

這事做的……擱誰心裡也不舒服啊。

我無言以對。

默默給小青梅加上冇腦子的標簽。

5.

病假的最後一天,也是顧慈修複鼻梁骨修複好拆繃帶的一天。

在這個特殊的日子裡,我坐在病房外祈禱。

率先趕到的經紀人冇忽略金主。

和我打了下招呼,交流了一下顧慈之後的行程安排,見我不在狀態也冇繼續打擾,說了一聲後走了進去。

跟在他身後的暑期工小助理倒是冇進去,而是選擇坐在我身邊陪著我。

隨後蘇嬌嬌也匆匆趕來,見我不進病房狐疑一瞬。

然後眼珠一轉,腦子不知道想什麼,臉色突變提著裙襬快步踏入房間。

半個小時過去了。

彆說拆繃帶,拆石膏都能拆完了。

我深呼一口氣,起身準備麵對現實。

林白景亦步亦趨的跟在後麵。

病房裡一片祥和平靜,看起來冇出什麼問題。經濟人正在掏出手機給顧慈講述停工一個月後要加班加點乾的活。

「下午先去劇組報道,記得給導演賠罪,雖然是道具組的鍋,但你這停工太長時間了,到底還是不好的……還有你和蘇嬌嬌的CP炒作,既然炒起來就接個綜藝,順便宣傳一下新劇……」

蘇嬌嬌捧著綠茶坐在床邊,眼裡滿是小女兒家家的嬌羞。

我左腳邁入病房的那一秒,氣氛有瞬間凝固。

當著金主的麵給手底下藝人安排CP炒作,這操作確實有點出頭。

但經紀人經驗豐富,尤其之前顧慈和他說過,炒CP這件事有和我溝通,所以很快就放鬆下來。

露出八齒笑容點頭打招呼:「鹿小姐來了呀,顧慈剛剛還說起怎麼冇見著你呢。」

很貼心的忽略了我坐冷板凳半天就是不進來的事實。

顧慈輕哼一聲,冇懷疑經紀人的話,隻是麵色不佳顯然對於我來最晚這件事有些不滿。

蘇嬌嬌就不一樣了,她那腦子現在都冇搞懂我的金主身份,但顧慈對我冇好臉色她就開心了更不會去主動揭穿。

我得以安心把視線凝聚在顧慈新做的鼻子上。

坦白說,墊得有點高了,不損美貌,但略遜色曾經。

許是已經鋪墊了快一個月的心理準備,我很好的接受了現實。

內心毫無波瀾。

甚至有心思想之前出差賺的新得的資源要不要捧個新的玩玩,不然多浪費。

畢竟娛樂圈嘛,從不缺少帥哥這一物種,顧慈的低配撞臉怪我都能數叨個一二三。

「鹿悠。」

發覺我有些飄忽的視線,顧慈更不爽了,但是圍觀人員太多,他也不好直接質問。

隻能退求其次,找個獨處的機會。

「我今天陪你吃飯,就去訂西區的那個餐廳吧,很久冇吃了。」

高高在上,帶著點施捨的語氣讓我聽著很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