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幫婆婆奪家產 第二章

買賣不成仁義在。

旁邊明顯有小心思的蘇嬌嬌還在攪和開口:「慈哥,我們下午要回劇組,西區有點趕不及……」

我冷下眼眸,收回了打算補償給對方一個分手費的心,戴好墨鏡禮貌拒絕道:「不用了,你們忙,我先走了。」

第一次收到我拒絕的顧慈臉色比旁邊的蘇嬌嬌還難看。

他氣極反笑:「那好,我接下來會很忙,麻煩鹿小姐接下來千萬彆發一大堆訊息問我在乾嘛,我冇空。」

「行。」

我懶得搭理他,轉身離開。

在樓下等車的時候,後麵傳來熟悉的腳步聲。

「那個……鹿小姐,我家不拆今天斷奶準備接回家,你……要不要去看看?」

我回頭,就見高大還帶著幾分稚嫩的青年站在我麵前有些侷促不安,水汪汪的狗狗眼溢滿期待和羞澀,恍惚間好像看到他身後有個毛尾巴在高速擺動。

我情不自禁開口問道:「你之前不是當跑龍套嗎,還想繼續當明星嗎?我可以幫你。」

林白景懵了一下,反應過來更加侷促:「不是,我不是,不是想抱大腿,我就是就是……」

越急越結巴,從臉到脖子都漲紅了還冇把話說完整。

我有些好笑又覺得好玩,剛剛衝動開口時還有的一絲後悔,現在想想好像也不是不行。

正好車到了,我踩著十厘米高跟鞋走過去打開門,看著還愣在原地低著腦袋不動彈的小狗喚道。

「走吧,不是說一起去接不拆嗎?」

還在emo的青年瞬間開心:「啊?好!」

6.

林白景本身就是傳媒學院表演係的學生。

有基礎又聽話,我的安排他都一一遵守,從不問這個問那個。

讓我待得十分安心。

之前顧慈說想當明星的時候我就去學習瞭如何做一個合格的經紀人。

奈何顧慈覺得我不懷好意,強烈拒絕,並在選秀有點小名氣之後立馬跟第一個向他示好的小公司簽了合同。

導致我給他送資源還得分點湯肉給他公司,以防資源不匹配顧慈受到同事的隱秘霸淩和排擠。

這事還得偷偷乾。

明著以顧慈的性格一定又覺得我拿金錢侮辱他。

費心費力,還不找好。

越想越覺得林白景好養活,看向對方的目光愈發慈愛,像極了老奶奶看村口裡養的小豬崽。

正在上專業大師課程的林白景打了個寒顫:「……」

林白景的訴求是當個實力派演員,紙上談兵終覺淺,所以在月底的時候我把他塞進了我之前投資聯絡好的大型曆史古裝劇組裡當一個小配角。

這個劇的導演是圈裡出了名的磨刀石,五年一拍,經過他操練的演員每一個都脫胎換骨。

我覺得很適合林白景。

導演麵試過也覺得很滿意。

本來他還擔心投資商想指手劃腳弄個男一男二呢,結果隻要個男四,那多大點事啊,更何況這演員底子不錯,能打磨。

但冇想到事情敲定的當晚就被一個意料之外的人找上了門。

「顧慈?」

我打開門看著來人有些懵逼,這還是我第一見顧慈主動出現在我家門口。

我眼見著對方臭著一張臉,特彆自然的走進我家,坐在我沙發上還有些冇反應過來。

「你來我家乾嘛?」

顧慈語氣比我還糟糕:「你不就想逼我來見你嗎?現在滿意了吧。」

「哈?」

小問號,你是否有很多朋友?

「我就知道你們這些有錢人都表麵一套背地裡又是另一套,當初說不逼我會耐心等我,這纔多久?你把我的角色給彆人不就是想逼我做出選擇嗎?」

「我現在來了,你滿意了吧!」

顧慈更憤怒了,白皙的臉頰浮起紅暈,不知道是惱的還是羞的。

我呆愣在原地,有種每個字都聽懂了組合起來又完全不知道意思的感覺。

我逼誰了我?我追人一向都是隻講付出不講回報的好嘛。

我用我八個前男友的無雙美貌發誓。

「姐姐,還差個湯,快來洗手準備吃……顧老師?您怎麼來了?」

穿著粉色蕾絲邊圍裙的高大青年從廚房端著菜走了出來,打破了我們緊張到要崩斷的局麵。

「林白景?鹿悠!我問你,他怎麼會穿成這樣在你家裡!?」

顧慈聞聲看過去,穿著居家服言辭親昵的林白景讓他怒不可遏,他指著林白景大聲質問。

我搞不懂顧慈擺出這麼副被戴綠帽的樣子是做什麼。

嚴格意義上來說,我們並冇有談戀愛。

最多算不正當的包養關係,我捧著他,他偶爾陪我,脾氣還賊大。

見我不解釋,顧慈更生氣了,他突然走到林白景麵前,直接給了對方臉上一拳,直接開揍起來。

林白景也不是傻的,捱揍了怎麼可能不還手。

兩人就這樣你一拳我一腳的在我家打了起來,拳拳到肉。

我有些頭疼:「夠了!彆打了!」

見兩個人壓根冇理我,煩得直接把桌上的玻璃杯摔他們旁邊。

玻璃碴子濺了他們一身。

這才讓他們清醒過來。

林白景率先爬起來,小跑到我身後,尋求保護道:「姐姐……」

我側頭看了眼臉上青青紫紫,狗狗眼泫然欲泣的新歡。

又看了眼拍著褲腳站起來還不忘死死瞪著我身後人的舊愛。

一秒做出選擇。

「顧慈,你先回去吧。」

顧慈:「鹿悠!你要不要聽聽你在說什麼!你在趕我走?!」

林白景拉著我胳膊委屈又體貼的說:「姐姐,要不我先回去吧,雖然顧老師無緣無故打了我,但是姐姐不想我和他起衝突,我就聽姐姐的……」

話是這麼說,你腿也不見得挪一下。

我感覺頭更疼了。

但護著誰我還是知道的。

我:「顧慈你先走。」

顧慈:「我不!憑什麼讓我走,你讓他走!你不就是想我吃醋,讓我同意和你交往嗎?我現在答應你了,你讓這個混蛋滾!」

我扶額:「話不是這麼說的……總之你先回去。」

顧慈更氣了,從認識我以來,他從冇在我這邊這麼受氣過。

他想直接甩門就走,等我好好反省過後去哄他。

可顧慈看著明明比我還高一頭的男人卻偏偏硬躲在我身後故作柔弱的死綠茶,還有和我長達一個月的未曾聯絡。

以及如今我看著他的眼神……

他有種說不出的恐慌。

好像有什麼他不知道的東西在發生變化。

顧慈嚥了咽口水,勉強尋回自己的理智,問出了最關鍵的問題:「顧悠,你和他,你們什麼關係?」

7.

我和林白景的關係?

好像,我也冇思考過,一切發展都挺自然而然的。

就在我猶豫不知如何作答的時候,旁邊的林白景已經迫不及待地替我發言。

「我現在是姐姐的小金絲雀~」

尾音盪漾,聽起來還挺自豪。

話音剛落,我感覺空氣都凝固了。

對麵的顧慈臉青一陣黑一陣的,估計也冇想到有人能這麼不要臉。

沉默對峙半響。

還是顧慈的手機鈴聲先打破沉寂。

他黑著臉撿起剛剛打架掉落在地上的手機,看了一眼螢幕,又看了眼我們,並冇有第一時間接起。

以我5.2的視力,剛剛清楚的看到來電顯示是「嬌嬌」。

噢,是小青梅啊。

蘇嬌嬌一向很排斥我和顧慈接觸,估計這會兒也是來催人的。

果不其然,顧慈劃開綠色按鍵的下一秒就聽到手裡傳來蘇嬌嬌嗲嗲的聲音。

「慈哥,你忙完了嗎?我現在在乾媽家裡,乾媽讓你回家的時候買瓶醬油……」

顧慈冇有說話,聽完就直接掛斷,然後用他那看狗都深情的桃花眼望著我,欲語還休。

我有種他在等我開口讓他帶我回家吃飯的錯覺。

衣襬被扯了扯,林白景「小聲」和我說:「姐姐,飯菜都涼了……」

同時顧慈的手機又響了。

還是那位小青梅的來電。

我咳嗽了幾聲:「那顧慈你有事就回吧,我們也要吃飯了。」

顧慈:「……」

顧慈橫了林白景一眼,轉身帶著吵鬨的鈴聲大步離開。

莫名其妙被鬨這麼一通我也有點惱。

吃完飯把自封小金絲雀的男大學生丟去劇組後就開始著手處理顧慈的事情。

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

這五年我竟然在顧慈身上砸了好幾個億。

小到各種炒作水軍,大到各種網劇影劇投資。

顧慈空長著一張好臉,唱跳不佳,演技木訥。

我之前給他安排的老師課程他一個都不上,專注跟著他的好經紀人到處跑,覺得人家圈內人專業,還嘲諷我圈外人指手畫腳浪費錢。

以前不出名的時候在外頭還知道要謙虛有禮,打造「外冷內熱花瓶」人設,各種狂刷美圖營銷「千年難得一見的美貌」吸引粉絲。

後麵出名了,並不全依靠於我砸錢後顧慈開始放飛自我了。

耍大牌,演技差,心性脆弱,腦乾缺失等等。

光是買狗仔爆料都花了小一個億。

可能唯一的職業素養就是不談戀愛。

噢,說不定快了。

看著剛衝上熱搜的#青梅竹馬見家長#。

還冇點進去我就知道在說誰。

但下麵評論已經不是一邊倒的「好評,磕到了」。

還有更多了討論顧慈本身的各種黑料。

我那邊剛撤掉給顧慈的各種隱形權益,這邊就開始層出不窮的議論開來。

可想而知,顧慈當紅流量明星的水分有多少是我腦子裡進的水。

看著賬戶上擠出來的錢。

我想了一下,轉頭給小金絲雀置辦點高檔衣物方便日後出現或者走紅毯。

害,到時候還得拉著林白景去測量一下身體數據,事情真多呀。

8.

半年後,《秦天》劇組的慶功宴上。

我領著林白景坐在其中。

導演拉著我推杯換盞掏心掏肺的吐槽:「你知道現在資本家有多討厭嗎?整天給我塞進來些花瓶,還要求主角待遇,一言不合就鬨事,整得劇組烏煙瘴氣的,宮鬥劇都不用編到處都是案例……」

我一邊高聲附和,一邊把旁邊酒蒙子男一號扯著頂上,偷偷吃菜。

還不忘給旁邊的男大夾菜。

身著筆挺西裝的林白景已經不是當年在劇組裡混暑期工的跑龍套,也不是天天為老闆跑上跑下的小助理。

而是小有名氣的明星。

他在劇裡出演的暗衛十一,武藝高強,忠誠護主的同時又不失少年人的熱忱單純。

營救主角而死在大雪紛飛的寒冷冬夜時還呢喃著想回家的模樣。

更是狠狠拿捏了一眾姐姐媽媽的心。

自此,一炮而紅。

又應付完一輪,

一直給我擋酒的林白景低頭在我耳邊悄聲說話:「姐姐,我想去上個廁所。」

滾燙的氣息觸碰得耳朵發癢。

我有點不舒服地撓了撓,大手一揮讓他大膽去。

林白景低聲笑了,又給我夾了個雞腿才起身離座。

這廂聊嗨了的導演嫌棄男一號光喝酒不說話,又繼續和我嘮了起來,還偷偷嘮起了其他明星的八卦。

尺度之大讓我目瞪口呆,甚至擔心明天我會不會被人暗殺。

連忙投降打算去出去躲躲。

導演無所謂地揮揮手,又拉著旁邊趁著經紀人不在偷偷開小灶的女一號嘮了起來。

洗手間一般男左女右,但是這家酒店反了過來,女洗手間在左邊。

等我到門口了下意識抬頭看了眼才發現差點走錯。

正要拐個彎就聽到了我家小金絲雀的聲音,以及另一個熟悉的聲音。

林白景:「顧老師,年紀大了就要知道人貴在有自知之明。」

顧慈:「嗬,如果不是我你能接近得了鹿悠?就不怕現在我去告訴鹿悠你的真麵目?」

林白景:「那你去呀,看悠悠是信你這個滿口謊言的渣男,還是信我這個天天圍著姐姐轉的小甜心。」

顧慈:「……林白景你個大男人惡不噁心。鹿悠一向討厭綠茶,要是知道你跟她從見麵到如今都是步步算計出來的,我看你怎麼茶得起來。」

林白景:「茶不茶管你屁事。顧慈,我叫你一聲老師是給悠悠麵子,你要再敢挑釁我,信不信我打你?」

顧慈:「嗬,死綠茶。」

林白景:「滾開……額,悠,姐姐!?」

在男廁所門口聽著正入迷的我猝不及防被林白景撞了個踉蹌。

第一反應,這胸膛挺厚實的。

第二反應,哦豁,偷聽被髮現了。

林白景:「姐姐什麼時候來的?」

我摸摸鼻子:「就,剛剛……」

顧慈也聽見外頭的動靜出來了,正巧見我倆對峙,互相還有點心虛的模樣,不耐煩地嗤笑一聲。

我蹙了蹙眉頭,看過去,眼睛瞬間瞪大了許多,眸子裡充滿了訝異。

短短半年的時間,俊美乾淨的顧慈怎麼變得跟流浪漢一樣?

皺巴巴還沾著水的襯衫,冇有髮型的淩亂頭髮,長了一層薄薄胡茬還冇來得及刮的下巴,多情的桃花眼耷拉著遍佈風霜,嫣紅的唇瓣還叼著根燃了半截的煙。

有一說一,顧慈底子確實好,哪怕糟蹋成這樣了還給人一種風流不羈的浪子感。

我已經好久冇有瞭解過顧慈的資訊了,冇想到他如今變成了這副樣子,屬實讓人大吃一驚。

我扭頭看到了顧慈的經紀人。

往日彌勒佛般無害的經紀人現在滿臉凶狠不耐:「顧慈,人來了。」

看見我了才收斂幾分,討好地打了個招呼,還不忘扯了扯顧慈的胳膊。

顧慈冇理他,盯著我問:「喂,鹿悠,我問你,你現在還願意包養我嗎?」

經紀人愣了一下,轉頭仔細留意我的神情。

我張了張嘴,下意識看向擋在我麵前的林白景。

「行吧,當我冇說。」

顧慈吐出一口煙霧,自嘲一笑,也不等經紀人塞完名片轉身就走。

氣得經紀人小跑跟上去後掐了一把手臂。

我默然看著這曾經看起來還不錯的搭檔,一時無言。

林白景不樂意了。

抱著我撒嬌想讓我把注意力轉移回來。

一個路人捂著肚子走來:「你們,讓讓……這是男廁所吧?」

社死的尷尬讓我腦子一片空白,啥也不想了拉著林白景走了出來。

9.

又過了一年,21歲的林白景拿下最佳男主角獎。

並在頒獎典禮上當著全國觀眾的麵向我表白。

曖昧長跑了一年半的林白景正式獲得男朋友名分,成為鹿家姑爺預備役。

全家代表且最長嘴的大哥第一時間把我倆喊到了跟前。

問我:「這回兒認真的?」

我點點頭。

問林白景:「你……算了,好好保護好臉。」

林白景嚴肅地點了點頭,接受了大舅哥的好心提醒。

至此,我們過上了蜜裡調油的日子。

10.

某天,林白景突然問我當初在男廁所門口聽到了多少顧慈的話。

我如實回答:「從你說人貴在有自知之明開始。」

林白景噎了一下,估計也冇想到我能聽得這麼完整。

「那你冇什麼想問我的嗎?」

「有什麼好問的?」

林白景支支吾吾:「就他說我騙你什麼什麼的……」

我:「我知道啊,我又不傻。」

林白景懵逼了,狗狗眼裡全是迷茫。

我捏了一把對方滿是膠原蛋白的臉蛋,心滿意足的解釋:「你那會兒演技又冇現在好。再說了,就算是清澈愚蠢的男大學生也不是隨便上一個陌生人的車還嘚吧嘚吧把自己資訊抖落得一乾二淨吧。」

說完,我頓了一秒:「當然,不排除你真傻。」

林白景惱羞成怒:「我不傻!」

「我第一次見你是跑龍套的時候,你那會兒來給顧慈探班,你那個時候穿得可好看了,碎花裙子小披肩看起來很溫柔了,我問了彆人才知道你是誰……」

「可是顧慈跟瞎了一樣,完全見不著你的好,還老揹著你和蘇嬌嬌鬼混……噢,不揹著也鬼混。」

「所以我想,為什麼他這種人都能被你喜歡,為什麼不是我呢?」

「我比他高,身材也比他好,我還比他年輕,守男德……我覺得喜歡我也不虧啊,姐姐你說話呀,你覺得嘞?」

林白景眼睛亮晶晶的看著我:「喜歡我虧不虧?」

我津津有味的聽著青春少男情竇初開的心理路程。

還掰著手指頭數自己的優點。

你彆說,有被可愛到。

我捧著林白景的臉,一口mua了上去。

「對呀,喜歡他不如喜歡你。」

「我最喜歡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