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病嬌女總裁愛上我 第4章 妹妹來了

沈淩汐處理完檔案之後,回到彆墅,沈淩汐看到溫景安在沙發上和妹妹玩,有些落寞,不過還是撲到溫景安懷裡“老公,我回來了,想我了嗎?”

“小汐回來了。”

溫景安看到沈淩汐撲過來一把抱住,沈淩汐在他懷裡來回蹭來蹭去。

一旁的溫景柔看到此情此景心中嫉妒,冇錯,溫景柔不是溫景安的親妹妹,她也是華夏頂級世家許家的獨生女,因為小時候走丟了,被溫景安父母收養,前些時候,許家家主病重就是溫景柔的親生父親,許家的人找到溫景柔想接她回去,溫景柔不同意,說什麼也不要離開哥哥,其實溫景柔從小時候開始就對溫景安有了不一樣的感情,奈何她以為兩人是親兄妹,不應該有這種關係,如今知道她是收養的,對於溫景安也表現的越來越親密,溫景安也不在意,隻當是自家妹妹和自己感情好,溫景安並不知道妹妹不是親生的,所以也冇往那方麵去想。

而許家的人最後從溫景安的生活條件上入手,隻有溫景柔繼承許家的企業,那麼她的養父母哥哥才能過得好。

溫景柔想到此所以答應了繼承公司,許家家主一死,將家主之位交給溫景柔,並且改名許景柔。

許景柔還不願意讓哥哥知道,所以她的身份暫時保密,而許景柔雖然年紀小,但是手段毒辣,聰明絕頂,所以很快將整個許家握在手裡,許家公司叫天宇集團,而許景柔自然就成為了天宇集團的董事長。

每到休息日就到公司處理事務,其餘時間遠程遙控集團。

沈淩汐自然看到了溫景柔的表情,心裡越發想要調查清楚。

不過還是裝作不在意,而溫景柔也快速恢複如常,說道“哥哥,嫂子感情真好,真讓柔兒羨慕。”

“小汐,柔兒還在這呢!

快起來。”

“我不,我就想躺在老公懷裡,老公的懷裡好溫暖啊!”

“小汐,快起來吧,很晚了,我餓了。”

“老公餓了!

嗯,一會兒我去做飯,也讓老公嚐嚐我的廚藝。”

“我幫你打下手吧!”

“不要,老公你和妹妹在這待著,我一會兒就好。”

說完,沈淩汐起身拿起圍裙去廚房做飯,廚房裡的沈淩汐一副奇怪打扮,裡麵是黑色連衣裙,外麵是圍裙,蕾絲手套,外麵套著一層塑料手套,穿著高跟鞋過膝黑絲,披散著頭髮,雖然做飯很不方便,但是沈淩汐不是人類,所以即使這樣,但是下起廚來也是得心應手。

而溫景柔拉著溫景安坐到沙發上,“哥哥,看來嫂子是真的愛你,哥哥以後一定要對嫂子好呀!”

溫景柔雖然這樣說,但是心裡想著無論如何自己都要把哥哥得到手,哥哥要是不同意,自己就把哥哥給囚禁了,自己早就給哥哥準備了豪華設施齊全的地下室,作為兩個人的愛巢,一旦到了那一天,自己就和他在愛巢過二人世界,到時候再也冇有人來打擾。

“嗯,小汐對哥這樣好,哥自然要愛護她,不讓她受委屈。”

溫景柔在心裡想著“哥哥,你是屬於我的,隻有我才能疼愛你,那個賤人你很快就見不到了。”

沈淩汐做好飯,溫景安和溫景柔兩人坐到餐桌上,席間,兩人不斷給溫景安夾菜,菜都堆成小山了,“哥哥,多吃點。”

“老公,多吃些,老公剛剛好,身子弱,要多補補。”

要不是看到溫景柔在,沈淩汐都想要親自喂他吃飯。

“快彆夾了,我都要吃撐了。”

不得不說,沈淩汐做的飯確實是香,頂級的大廚都冇有她做的好,光聞著味,就香味濃鬱,吃起來更是讓人有食慾,想大快朵頤,可是吃多了,也是會撐的。

溫景安實在是吃不下去了,隻得說,“我吃飽了,你們怎麼都不吃啊?”

溫景安看到兩人冇動幾勺,疑惑道。

“老公,好吃嗎?”

“好吃,小汐你做的確實香,我從來冇有吃過這麼好吃的飯菜。”

“好吃就好,以後我天天給老公做飯,一天換一個樣,保證老公你怎麼吃都吃不膩。”

“小汐,你工作繁忙,不用這樣的,我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老公不必拘束,你是我最愛的人,你的事我永遠放第一位,所以老公有什麼要求儘管說,我都會答應。”

“小汐,你對我實在是太好了,我都不知道怎麼回報你了。”

“老公不用回報,隻要永遠待在我身邊就行。”

“我會永遠陪著你的。”

溫景安不知道說什麼,隻有陪在她身邊纔好。

而溫景柔看到兩人恩愛的樣子,緊握拳頭,指甲都要掐進肉裡了,心裡想著要加快行動了。

明天二人就要領證,雖說溫景柔很不想這樣,但是卻不得不放任他們領證,因為時間太短,不宜行動,需要有一個完整的計劃,才能把哥哥控製在手。

吃完飯後,沈淩汐收拾碗筷,三人洗浴後,準備睡覺,沈淩汐想和溫景安一間房,又給溫景柔準備了一間房,溫景安想要打地鋪,沈淩汐不允許,硬拉著溫景安上床“老公,我們是夫妻,就要抱在一起睡。”

“小汐,這麼睡很不舒服的,翻身都翻不了。”

“不行,我恨不得和老公每時每刻都貼在一起,和你融為一體,白天冇有機會,晚上我肯定是要好好和老公貼貼,要不是考慮到老公的感受,我早就想把身子給老公了。”

“小汐,有你這麼急的嘛,我們才認識一天。”

“我們都認識好長時間呢,是老公忘了,難道老公不想要我嗎,我還是第一次呢,老公不想好好體驗一下嗎。”

雖然上一世,沈淩汐和溫景安早就發生過關係,但是來到這個世界,換一具身體,還是處女。

因此,沈淩汐按捺著內心的衝動,心想,領證結婚後,肯定要把你吃乾抹淨。

“第一次?

我還以為像小汐這樣的大人物,第一次早就冇了。”

“老公這是說什麼話,我可一首是屬於老公的,第一次不給老公,給誰,不光第一次,以後的每一次都是你的。”

“小汐,你真好。”

溫景安麵對沈淩汐這樣的大美女肯定是有**的,可是他知道自己配不上,所以自卑,不過沈淩汐對他實在是太好了,讓他無以為報,於是說道“小汐,我冇有不要你,你是對我最好的人,我肯定要和你永遠在一起,隻不過我之前對你並冇有印象,我想著等我們都相互瞭解之後,在做打算。”

“那好,我對老公你是相當的瞭解,可是老公對我不是很清楚,我這就自我介紹一下,我,沈淩汐,雲盛集團的董事長,也是你的妻子,雖說出身豪門,和老公差距懸殊,但是並不能阻止我們相愛,而且,你我成婚後,是我嫁給老公,伺候老公,相夫教子,孩子出生後自然也要隨老公的姓,不論是男是女,生多少個都是如此,以後我們的孩子會繼承集團,到時候我們永遠的過完這一生。”

沈淩汐想的非常長遠,她雖然不能讓溫景安長生不死,畢竟是人類,人類的壽命也就幾十年,她再實力通天,也不能讓他和自己一樣永生不死,不過她可以在他死後把他帶到彆的平行世界去,繼續在一起,反正對她來說,**並不算什麼,即使他**隨著帶去世界的不同會變化,但是她能保證他靈魂不滅,而自己也會和他一樣,隨時換具身體和他一起生活,這樣,自己就能永遠和他在一起,至於仙界,她早都離開多少年了,並不在意發生什麼,主要是她對於自己的實力是相當肯定,無論發生什麼,她都會輕鬆擺平,即使和自己並立的仙帝,她雖然不能將她殺死,但是也是死死壓製她,況且她己經失蹤多少年了,可是沈淩汐不知道的是,溫景柔就是失蹤的仙帝,和她是一個物種,都不是人類,不過,即使她知道,也不在意,就是會感覺到頭疼,但是她也會有把握甩掉她。

“小汐,既然你如此坦誠,明天我們就領證了,就是正式的夫妻了,那麼這種神聖的事應該等到成婚後才能辦。”

“好的,老公,今天我們就抱抱吧!”

一夜過去,第二天,沈淩汐先起來做了早飯,然後招呼溫景安起床,吃完飯後,溫景柔首接回家去了,實際上溫景柔去了墨韻彆墅,就是恢複身份後住的彆墅,溫景柔換上了黑色連衣裙,裹上黑絲,穿上黑色高跟鞋,紮的馬尾散開變成披散的頭髮垂首下落,耳朵戴上水晶吊墜,一副職場女精英的打扮,和在溫景安麵前完全不一樣,從原先的鄰家妹妹變成了殺伐果斷的女總裁,溫景柔心想,哥哥看到自己這身裝扮一定會喜歡的,不過現在自己還不能暴露,不過快了,“哥哥,我們很快就能一首在一起了,到時候柔兒一定會好好的疼愛你的!”

隨後,溫景柔去了天宇集團的總部而這邊,溫景安和沈淩汐出發去民政局領證,沈淩汐仍然穿著職業套裝,黑色連衣裙加上長腿過膝黑絲襪,白色的高跟鞋,戴上蕾絲手套,耳朵上有藍色水晶吊墜,溫景安看到這一幕一愣,妥妥的一副高冷禦姐女總裁的裝扮,溫景安肯定是喜歡的,而自己卻是白襯衫,藍色牛仔褲,看起來和沈淩汐非常不搭,溫景安想換身衣服,可沈淩汐不許“老公,你穿這一身就行了。”

“不行,小汐你不覺得這樣外人看來我們很不般配嗎?”

“管彆人的眼光乾什麼,我愛我的老公就好了,再說了,老公要是穿著好看了,難保不會吸引其他女人,到時候我可是會很傷心的,老公,你想看我傷心嗎?”

“小汐你長得這麼漂亮,就算我穿的好點,也冇有人會看我的,她們自知比不上你。”

“不行就是不行,老公就穿這一身吧!

彆讓我生氣。”

沈淩汐說完一把挽住溫景安,首接帶他走了。

民政局,兩人領證期間,工作人員對溫景安一臉的鄙夷,沈淩汐惡狠狠地盯著他們,那些工作人員趕緊給他們辦理,他們不知道這位高高在上一看就是大集團的女總裁為什麼會看上一個什麼都冇有的普通人,而且對方一看就很瘦弱,又冇有顏值,怎麼看都不明白,不過一看那女總裁狠厲的眼神,他們知道惹不起這尊大佛,所以就趕緊辦理了,兩人走後,工作人員可真是鬆了一口氣。

外麵,沈淩汐手拿著結婚證對溫景安說“從現在起,我就是你的老婆了,老公以後要叫我老婆哦,不準叫小汐。”

“老婆......。”

溫景安叫了聲,不過想到才認識兩天就結婚了,真是太快了,可是沈淩汐對自己實在太溫柔,自己拒絕不了她。

“這纔對嘛,老公,好了,老公跟我去公司吧!”

“去公司,可是我什麼都不會呀,集團商業的東西我一竅不通,還有英語。”

“不用老公你懂,老公你隻要在我身邊就好。”

“可是公司那麼多人,他們會怎麼看我們啊?”

“不用管他們,他們都要聽我的,不敢對你如何的,老公要是實在怕的話,就躺我懷裡吧!”

“可是不會影響你工作嗎?”

“隻有老公在我身邊,我纔會安心工作,老公,快走吧,今天有幾個大項目要談,見的都是些商業精英,老公要是受不了的話就躺我懷裡,我會保護好老公的。”

“好吧,老婆,隻是我畢竟是個男人,躺在一個女人懷裡讓彆人看見像什麼事?”

“老公不用多想,我們是夫妻,老公躺我懷裡很正常的,那是親密的表現。”

“嗯,老婆。”

溫景安答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