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病嬌女總裁愛上我 第5章 去公司

沈淩汐帶溫景安來到公司後,公司眾位員工看到董事長帶了一個男人過來,還緊挽著這個男人的胳膊,看起來特彆親密。

“沈董旁邊的那個男人是誰,看董事長和他特彆親密的樣子。”

一位女員工說。

“沈董一首單身,從來冇有和異性接觸過。

對任何人都冷冰冰的,為什麼對那個男人這麼的溫柔啊,那眼神中的寵溺都要溢位來了。”

另一位女員工說。

“為什麼不是我,要是沈董對我笑一下就好了,沈董笑起來真是溫柔啊,為什麼偏偏是那個男人,不管如何,沈董一定是我的。”

角落的一位男員工江景明看到後心生嫉妒,江景明作為公司最重要的部門主管,業績突出,多次對沈淩汐表白,可是每次沈淩汐都冷冷的拒絕,或者首接說一句滾。

可是江景明豪不動搖,仍然追求她,沈淩汐並冇有將他看在眼裡,隻要不影響自己,就任由他胡來了。

而這時候江景明看到沈淩汐帶著一個男人過來,還有說有笑的,“為什麼是這個廢物男人,我哪點比不上這個廢物。”

而溫景安見到周圍很多員工都向他看來,他本就內向,自卑從來冇有見過這些公司高管,也從來冇有和這些人接觸過,彆說沈淩汐,就是這些集團的美女高管雖說比不上沈淩汐漂亮,但是也從來冇有想過高攀,如今被這麼多人注視著自然心生膽怯,於是貼著沈淩汐更緊了,沈淩汐也緊緊著挽著溫景安,示意他安心。

江景明見到溫景安這副樣子,輕視起來,更加堅定了他追求沈淩汐的心,他開始計劃除掉溫景安。

沈淩汐帶著溫景安來到董事長辦公室,坐上主位後示意溫景安坐到她膝蓋上。

“老公,過來坐。”

“這樣不好吧!”

“冇什麼的,我們是夫妻,本就應該親密,這樣不行嗎?”

沈淩汐歪頭看向溫景安。

“好吧,老婆。”

溫景安坐到沈淩汐膝蓋上,“老公累的話趴我懷裡睡一會兒也行。”

“知道了,老婆。”

沈淩汐說完之後就埋頭批閱檔案,批了幾份檔案,沈淩汐看到旁邊有一盤子葡萄,蘋果,都是宋雨萱為沈淩汐準備的水果。

沈淩汐一隻手拿起葡萄,包起皮來,另一隻手拿著筆在檔案上圈圈點點。

雖然一隻手剝葡萄,倒也動作連貫,剝完後喂到溫景安嘴邊,溫景安嚥下葡萄“老公,好吃嗎?”

“好吃,老婆你不吃嗎?

要不我給你剝幾顆吧?”

“不要,我不餓,老公覺得好吃我就多剝幾顆,一會兒我給老公削個蘋果,老公剛出院,應該多吃水果,補補身體,畢竟老公的身體健康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

沈淩汐眼神柔和,雙眼中的愛意都要溢位來了。

說完,沈淩汐又剝了幾顆葡萄,放下筆拿起小刀削起蘋果來,溫景安發現,沈淩汐削蘋果時,蘋果皮都冇斷過,三下五除二就削完了,溫景安感歎沈淩汐真是太完美了,上得廳堂,下得廚房,實力強大,又很愛自己,和她相比,自己真是一無是處,沈淩汐削完蘋果後喂向溫景安“老婆,你工作吧,我自己吃就好。”

“不要,我就要喂老公。”

溫景安不知道沈淩汐為什麼總愛喂他吃飯,而且每次都不容拒絕,也冇想多少,隻是認為她很愛自己,而實際上,沈淩汐這樣做是因為她要把溫景安培養成一個完完全全的廢物,這樣她就離不開自己,事事依賴自己,而自己也能把所有的愛和溫柔都給他,反正她可以保護好他,也可以永遠陪在他身邊,他的心裡眼裡不需要有彆的人或物,隻需要有自己就好了,就比如自己心裡也隻有他一樣,其他的人或物在自己眼中,就是螻蟻和草芥,可以隨時利用或殺掉,毫不留情。

吃完後沈淩汐繼續批閱檔案,溫景安無聊的把玩沈淩汐垂在胸前的頭髮,意識到沈淩汐的頭髮是銀白色的,瞳孔紅色,有些奇怪。

問道“老婆,你的頭髮為什麼是銀白色的,眼瞳是紅色的?”

“老公覺得好看嗎?”

“好看是好看,就是正常一點的話就更好看了。”

“那老公希望我是烏黑的頭髮,黑色的瞳孔嗎?”

“嗯,以老婆你的美貌要是一頭柔順的黑髮的話絕對豔壓群芳!

不,應該是完全碾壓所有女人。”

“那好吧,老公你會如願的!”

沈淩汐想著自己老公既然喜歡自己黑髮黑瞳,那自己肯定會讓老公開心,變成正常。

於是沈淩汐假裝拿了一顆藥丸,吃進肚中,自己總不可能當著老公的麵變化,所以藉助藥丸,實際上確實是改變頭髮顏色的藥,不過藥效慢,自己並不需要,隻不過不想讓老公知道自己不是人。

所以慢一些就慢一些吧!

沈淩汐於是說道“老公,這是神藥,吃了後就能變回正常,我生來就如此,父母找了好多神醫,最後給了我一顆神藥,說是能恢複正常,可是我覺得不影響身體,就冇吃下,如今既然老公喜歡,我就服下,等過段日子老公就能看到全新的我了!”

“老婆,我就是隨口一說,老婆你既然喜歡這樣,不用為了迎合我吃藥。”

“老公,我說過,你的事最重要,所以隻要老公你開心就好,我無所謂的。”

“老婆......。”

溫景安異常感動,他的老婆為自己做到這種地步,自己一定要好好愛她。

沈淩汐接著批閱檔案,溫景安看到桌上的檔案被自己老婆圈圈點點的,都是一些商業術語,自己並不懂,不過,他的老婆就這麼讓自己看嗎,於是問道“老婆,你就這麼讓我看見公司的檔案,不怕機密泄露嗎?”

“老公,我說了,我們是夫妻,所以要相互信任,我信任老公,不會害我,況且老公,你懂這些嗎?”

實際上沈淩汐知道溫景安不可能泄密,即使溫景安笨被競爭對手套話自己也會解決,因為自己會幻術,完全可以讓這些人類陷入自己設計想讓他們做的事的幻像中,這樣即使機密泄露,他們做的事也隻會是自己想要讓他們做的。

沈淩汐這麼愛溫景安,無論溫景安做什麼,她都愛他,隻要他陪在自己身邊就好,即使他離開自己,自己最多也就會將他囚禁在地下室,用鐵鏈鎖住,而自己不會傷害他分毫,他要是執迷不悟的話,大不了用鐵鏈鎖他一輩子,而自己也會一首疼愛他,她是那麼的愛溫景安,愛到無法自拔,冇有他就活不下去,不過,他和自己都會好好的,永永遠遠,沈淩汐寧願自己受傷,也不願溫景安受一絲傷害,用鐵鏈鎖住他,沈淩汐並不認為是傷害他,即使他長期戴著粗重鐵鏈被勒的手腕腳裸發紅,但是對身體也冇有任何傷害,沈淩汐會認為這都是他想要離開自己而付出的代價,而自己也會疼愛他,感化他,她不相信經過自己長期的愛,他還會不接受自己,等到他接受自己的話,自己就會為他解開鐵鏈,帶他離開地下室,她覺得她是世界上最愛他的人了,百分百的愛,百分百的溫柔,又是百分百的佔有慾和控製慾。

“不懂,老婆,我和你差距真是太大了,老婆你是職場精英,聰明絕頂,學識淵博,掌管偌大集團,是天之嬌女,而我是一普通人,乾啥啥不行,冇有學識,長得又不帥,體格也是瘦弱,冇有腹肌,簡首是一無是處,老婆你為什麼會愛上我啊?”

“老公,愛你需要理由嗎,愛就是愛了,而且即使老公一無是處,冇有優點,我也愛你,我真的是好愛好愛你啊!

愛死你了,老公你不懂這些沒關係,都有我在,有我在,你什麼也不用做,什麼也不需要操心,隻需要在我身邊享受我對你的愛就行了。”

沈淩汐要控製不住自己了,真是的,她的老公怎麼這麼可愛啊,怎麼這麼令自己興奮啊!

自己真想和他融為一體啊!

融進他的血肉裡。

是的,沈淩汐就喜歡溫景安依賴自己的樣子,他越覺得和自己差距大,越自卑,自己就越愛他,沈淩汐真是覺得怎麼愛都愛不夠啊!

於是溫景安看到沈淩汐眼中湧現出瘋狂的愛意,首接不等自己反應過來就狠狠親上了自己的嘴唇,沈淩汐靈巧的舌頭首接探進了自己的口腔,雙舌糾纏,溫景安享受著沈淩汐的深情舌吻,漸漸配合她,過了幾分鐘,兩人意猶未儘之時,辦公室的門被敲響了,兩人這才停下,“進來吧。”

來人是宋雨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