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超級無敵話嘮係統 第5章 對錯

進入任務前三天。

“係統,我的台詞怎麼這麼多?”

墨詢看到一本厚厚的台詞合訂本,突然間冇了主意。

“由於前任務完成狀態並不完美,導致觀眾大幅度減少,所以係統特意加強了任務難度。”

“他們不滿意又怎麼樣呢,我又不是專業演員。”

“請宿主認真對待,因為這一次的受眾是地球本土居民。”

“我都丟臉丟到外星球去了,你覺得我會害怕丟這個臉?”

墨詢吐槽道。

“正因為丟臉到外星球與宿主間隔遙遠,所以本係統為關照宿主,引導宿主積極向上,所以安排此任務。”

他頭疼的看著上麵連續幾個大感歎號,琢磨語氣該如何上去。

“將士們,我們該……”“現在是生死存亡之際,把我們的本領都拿出來,以命搏天!”

諸如此類激情文字,在這一本中就有幾十頁。

我煽動古代人,應該會很輕易吧。

這裡可以修改點,符合我的身份………………三天後。

“父親,你不是病危了嗎?”

“你覺得我像是病危的嗎?”

戲精上身,墨詢清冷的問道。

這就應當是司馬懿的霸氣了吧。

在三國後期,除了諸葛亮,再冇有任何旗鼓相當的對手。

但是名將消亡,總會讓人想到英雄的時代過去了。

在某種程度上,他屬於舊時代的孤魂野鬼。

鬢邊的青絲己經多的讓所有人都相信他老邁昏聵,無起兵造反之意。

欺騙甚至擴大到他的朋友,親人,憑藉這些曹爽也才終於相信他己不成氣候。

“現在以我的命令,前往太後宮中請旨,曹爽欺君罔上,罪不容誅,擬一份詔,由司馬懿帶詔討賊。”

“請太後,頒下詔令,捉拿曹爽!”

主事的將領傳達著司馬懿的命令。

“你保證,不傷害我和陛下!”

“太後放心,我等不會乾出此等卑劣之事。”

順利拿到聖旨後,司馬懿走下大殿。

每當朝代更迭,主弱臣強,那孤兒寡母就像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如今的魏國朝廷中,司馬氏如日中天,當曹爽意圖向他們求和時,己然墮入無邊的陷阱中。

可憐戰士埋骨荒野中,因為立場不同廝殺,而被當做博弈者的犧牲品。

“司馬懿!

曹氏江山三代君臣的基業,豈是你說拿走就拿走?”

曹爽不甘的嘶吼道,但在這一眾兵士看來。

不過是失敗者的垂死掙紮罷了。

“臣以洛水為誓,不殺曹爽與其族人。”

其實墨詢知道,這些鬼話隻是做做樣子。

高處不勝寒,自然疑神疑鬼,為掃清後路,不留活口。

蔣濟:“臣為太傅擔保。”

陳泰:“願信太傅一言。”

畫麵又一跳轉,在染血的斷頭台上,劊子手在清洗血跡。

他們不敢相信,違背誓言的舉動來的如此之快,蔣濟陳泰更是被光速打臉。

夷三族,簡短的幾句話,死的是成千上萬的人。

有人在痛哭,有人在歎息,有人在握拳,有人在怨恨。

背對著他們的司馬懿依稀隻能看到佝僂的身軀,還有手中那一份聖旨。

三國後期最大的權臣,所做的最後一件事。

就是在青草地上回顧他的一生。

“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許多人在這亂世中如黃沙泥土,人微言輕,連個說話的份都冇有。”

“那我誅滅曹氏,究竟是錯是對,也未可知。”

“殺了,我後世子孫福德用儘;不殺,我也就隻能等待死亡,遺憾而終。”

墨詢將這些話說給那些觀眾聽。

一片寂靜。

對與錯,是與非,本來就冇有絕對可言。

司馬懿,你可曾後悔過,捲入這亂世紛爭?

早在他拿起手中劍的那一刻,怕是心裡就有了答案。

這條路無論颳起什麼樣的腥風血雨,我都要走下去。

這纔是真正的司馬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