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後本宮選擇嫁給小侯爺 第1章 1

上一世,姐姐嫁入侯府,我入宮為妃。

結果侯府因為手握重權,功高震主,被皇帝以謀反罪下入大牢。

男的問斬,姐姐被充入教坊司,淪為低賤官妓。

而我卻深受皇帝寵愛,被許以皇後之位。

姐姐含恨在封後大典上,刺殺了我。

可冇想到我們重生了。

這一回,她更改決定說要入宮為妃。

「這一次皇後之位是我的!」

可她不知道,那看似尊榮的後位,也是痛苦的枷鎖。

1

書房,薑明珠一改之前的決定,要入宮為妃。

薑家有兩女,一女薑明珠,一女薑寧。

薑明珠人如其名,深受父母寵愛。

薑家也為薑明珠尋了一門極好的婚事。

大夏國的異姓侯,手握重權的大將軍霍晟獨子霍煜。

待薑明珠嫁過去就是侯門貴婦,當家主母。

聘禮已下,雙方父母也談好了娶親的日子。

現下,薑明珠卻突然改口。

但父親隻是皺眉淡淡地說了一句:「胡鬨!」

一旁的薑母也拉過女兒的手:「明珠,日子已經定下,你不能再這麼任性。」

「父親,母親,霍家現在是好,萬一日後落敗呢?反正我不嫁,我要入宮。」

薑明珠撲進薑母懷裡,撒嬌賣乖。

薑母攬住女兒,然後看向薑父,頗為憂愁:

「明珠不願嫁,那與侯府的婚事怎麼辦?」

薑父見狀也歎了口氣:

「罷了,薑寧,你替明珠嫁去侯府。」

上一世也是這個時候,父親將我叫來書房,讓我入宮為妃。

作為薑家養女,我並無選擇餘地。

薑明珠起身來到我身邊,滿含惡意地俯身耳語:

「妹妹,這一次皇後之位是我的了,你就等著霍家覆滅淪為階下囚吃苦吧!」

2

上一世,姐姐薑明珠剛嫁入侯府冇多久。

侯爺和世子奉旨領兵出戰,生擒敵國皇帝,挫敗敵國大勝而歸。

這一戰直接能保證邊關數十年的和平。

但侯爺霍晟手握軍權,又被封為了異姓王。

哪怕是長子霍煜也已達驃騎將軍的位置,俸祿等於父親霍晟。

霍家父子身上的功勳已經到了皇上封無可封的境地。

慶功宴上,皇上隻好賞賜了大量的金銀珠寶,並直接加封薑明珠一品誥命的身份。

可誰也冇想到,皇上在這場慶功宴上,卻流露出了對霍家的殺心。

我作為寵妃侍奉在側,正好見證了這一幕。

大夏國的皇上趙燁庭,此人心思極深。

如若不是足夠瞭解趙燁庭的人,絕對不會知道。

此時臉上帶著溫和笑意的趙燁庭,纔是最危險的時候。

3

宴會上,趙燁庭還誇讚了薑明珠貌美靈動,和霍煜郎才女貌,一對璧人。

薑明珠見趙燁庭如此和善可親,便向皇帝請求。

要讓我這個皇帝寵妃獻舞一曲,來增添宴會的樂趣。

趙燁庭當即大手一揮,準了薑明珠的請求。

正當薑明珠以為能看我受辱的時候,霍煜卻站出來,讓皇上收回成命。

而我在這時和這位少年將軍對視了一眼,少年眉目清朗,身挺如竹。

薑明珠見狀當即就和霍煜鬨了起來,霍煜隻好努力安撫夫人,甚至還主動扮了鬼臉。

但薑明珠還是背過身,不予理會。

薑明珠從小就不喜歡我,隻因我原本是薑府一個護衛的女兒。

一次意外,薑父回京途中,遭遇山匪。

父親為了保護薑父,被山匪殺死了,臨終之前把我托付給了薑父。

為了表示大度和仁善,薑父讓我改了薑姓,並對外宣稱收我做養女。

一個薑府奴仆的女兒,也配和她平起平坐?

所以看到霍煜維護我,必然會和霍煜大發脾氣。

慶功宴上,除了我和薑明珠的這一點小插曲之外。

總體來算,可以說是非常愉快。

宴會之後,霍家在未來長達半年的時間裡,可謂是鮮花著錦,烈火亨油。

除了宮裡的賞賜如流水一般不斷進入霍家之外。

就連在朝堂之上,皇上也會詢問大將軍霍晟的意見。

而薑明珠在這段時間,更是出儘了風頭,成為了京城世家貴婦之首。

但好景不長。

4

錦衣衛突然在侯府搜出了謀反的證據。

很快侯府滿門就被下入大牢,不到一個月就火速結案。

男的問斬,而薑明珠作為女眷之流則是被衝入教坊司,淪為官妓。

從世家貴婦一下淪為階下囚,薑明珠可謂是吃儘了苦楚。

好不容易想儘辦法,從這地獄中逃脫出來。

卻得知了我因為深受皇上寵愛,被許以皇後之位的訊息。

這一下,就激發出了薑明珠內心無限的恨意。

明明她纔是薑家的掌上明珠,而我不過就是薑父收養來的小雜種。

憑什麼她落到這樣的境地,而我卻能成為皇後。

懷揣著對我的恨意,薑明珠扮成薑母身邊的丫鬟入宮。

由薑母帶著向我請安的時候,突然衝過來殺了我。

所以重來一世,薑明珠必然不會再嫁入侯府,而是更改決定選擇入宮。

如她所願,我代替薑明珠嫁入侯府,而薑明珠則是入宮為妃。

誠然,侯府被皇上所忌憚,但皇宮也不是什麼錦繡花叢,相反那裡纔是無儘地獄。

5

洞房花燭夜,霍煜掀開蓋頭,發現人並不是薑明珠,倒是一點也不驚訝。

早在之前侯府派去商量成親細節的人回稟中,就已經發現,新娘被掉包了。

而這位薑家養女,薑寧倒是有點意思,主動傳遞出了這一訊息。

雖然不知薑府為何要這麼做,但薑寧也確實是無辜的。

思及此,霍煜主動寬慰道:

「婚事已成,那你就是我霍煜的妻子,霍家也不會因為這件事責怪你。」

說完霍煜看了眼外麵的天色,也不早了。

於是便打了個招呼,準備去其他房間睡覺。

在霍煜即將踏出房門之前,我喊住了他:

「世子有冇有想過,侯府的未來的下場?」

霍煜腳步一頓,停留了一會兒,然後關上門離去了。

我並未多說,點了一下,在霍煜心裡埋下一個引子。

6

嫁入侯府之後,和我想的差不多,霍家人確實很好相處。

洞房那晚,霍煜主動去了彆的房間。

霍家人反而還安撫我,讓我就把霍府當成自己的家。

霍夫人因為不能再生育的原因,更是把我當親生女兒看待。

我在薑府雖然名為養女,但實際上的待遇和丫鬟差不多。

薑父當初收養我,隻不過是為了自己的名聲。

而從霍家人身上,我感受到了家人的溫暖。

可這樣一家人,卻在前世落了一個無比悲慘的結局。

霍夫人自縊而亡,霍家父子被當眾砍頭。

為了確保霍家雙戰神是真的死了,皇上趙燁庭還刻意帶著我去參觀了行刑台。

行刑台上,為大夏國立下赫赫戰功的帝國戰神之一,曾經意氣風發的少年將軍狼狽地跪在地上。

劊子手準備行刑的時候,我偏過頭,不忍看。

但趙燁庭卻掐住我的下巴,硬生生將我掰過來,親眼見證霍家父子人頭落地的這一幕。

現如今的大夏國皇帝趙燁庭,上有太後分權,下有霍家父子。

便覺得自己是一個傀儡皇帝,於是為了拿回權力,他的心思都用在了怎麼扳倒太後和霍家上麵。

我至今還記得,趙燁庭說的那句話:

「他霍煜少年天才又如何,不還是像條狗一樣死去。」

既然有重來的機會,那我必然要改變霍家的結局。

7

霍家父子上朝歸來。

隻是兩人一回來,就要往書房裡麵鑽。

霍夫人上前擋在了二人麵前,「站住。」

為了不讓霍夫人擔心,霍父和霍煜隻要是商量有關於邊關的事情,都會去書房談論。

霍父湊到霍夫人身邊說道:

「夫人,我有些事和煜兒談論,等談完了,我再來陪你。」

霍夫人依舊不動,反而語氣加重著說道:

「有什麼事,是我不能聽的,還要去書房說?」

霍父連忙賠笑道:

「當然冇有夫人不能聽的,是吧,煜兒?」

說完之後,還朝霍煜使了使眼色。

但霍煜壓根不為所動,反倒是直接把話說穿。

「回孃的話,父親和我商量過兩日回邊關的事情。」

霍父聽了這話,抬手就要往霍煜身上招呼。

霍煜拆了一招之後,竟直接躲在了我的身後。

霍父氣憤道:「臭小子,你給我出來!」

霍煜一臉悠哉,借我當靠山說道:

「爹,你每次瞞著娘有什麼用,到了那天不還是得走,我不想再大半夜偷偷摸摸地走了。」

霍夫人聽到,這纔剛成親,又要回邊關,當即就抗議道:

「老爺,我就煜兒這麼一個兒子,好不容易纔成親,怎麼又要去打仗?這國家難道就冇有其他會打仗的人了嗎?」

霍夫人說著說著,情緒激動起來,呼吸急促。

我連忙扶著人坐了下來。

霍父趕忙上前安撫霍夫人,然後說道:

「夫人,我向你保證,再給我半年時間,我和煜兒就能肅清邊關問題。」

霍夫人雙手握拳,不住地捶在霍父身上,一臉痛苦地說道:

「你每回都這麼說,邊關問題哪有這麼好處理的,就不能換其他人去嗎?」

過了好一會,霍父這邊,好說歹說,總算是把人給安撫住了。

安撫完夫人,霍父又想來收拾霍煜。

但奈何,霍煜鬼靈精怪一樣,躲在我身後,死活都不出來。

我冇忍住,噗嗤笑了一聲。

霍父當即嘲諷道:

「你看你,兒媳婦都笑話你了。」

霍煜當即回懟道:

「那也比爹惹娘哭了要好。」

這下又把霍父氣得夠嗆,但又打不著他,隻能惡狠狠瞪了幾眼霍煜。

8

聖旨已下,無法改變。

但倘若霍家父子病了呢?

我知道一味可以讓人暫時呈現虛弱狀態的藥。

隻要吃下去,未來七天內都隻能臥床不起。

我適時插話道:

「既然夫君和父親要去邊關,那我去廚房準備膳食,為夫君和父親餞行。」

霍煜一把拉住我,說道:

「你嫁過來,就是霍家的一份子,不用這麼做。」

我點頭,回道:「夫君放心,我隻是儘一些心意,不會親力親為的。」

霍煜這才鬆開了手。

當天晚宴,一家人吃得十分開心。

第二天,霍家父子便像是生了重病一般,臥床不起。

這一下,直接嚇壞了霍夫人。

霍夫人坐在霍父床前,眼淚止不住地在流。

雖然有些對不住霍夫人,但為了能讓人信服,我也隻能瞞著霍夫人了。

宮裡麵聽聞訊息,也派了禦醫過來,但仍舊查不出原因。

又賞賜了一波物品。

而邊關戰事緊急,皇上也隻好換了另一位將軍。

9

七天過去,霍家父子奇蹟般的好了。

而邊關也已經派了人過去,所以霍家父子就留在了京城。

霍煜見我身子瘦弱,便問我要不要習武健身。

霍父在一旁直接戳穿霍煜的心思道:

「寧寧,你彆聽他的,他這是想拐你去西北邊關。」

霍煜當即就回擊霍父也想這麼做,隻是有心無力罷了。

堂堂大夏國的雙戰神父子,簡直宛如冤家一樣。

霍煜和霍父過了幾招,然後又躲到我的身後。

「好了,我不和爹你打了,我還要留著力氣教世子妃呢。」

這一下又把霍父氣得要死。

然後霍煜問道:「你願意和我去邊關嗎?世子妃。」

我頷首應道:「願意。」

霍煜當即高興地抱起我轉了個圈。

我扶著霍煜的肩膀,看到了他眼中的無限柔情。

之後,霍家父子發現我不僅肯下苦功夫學武,還在學習上有天分。

更是請來了前太子太傅教我學習。

原本霍父是想讓霍煜從文,畢竟霍家就這麼一個獨子。

不僅霍夫人擔心霍煜在戰場上的安危,霍煜也同樣擔心。

但霍煜死活也學不進去,小的時候,霍父棍子都打斷了好幾根,也冇用。

反而在戰場上,霍煜展現出了極高的天分。

十六歲首戰,便直搗敵**營,生擒敵國大將一名,搗毀敵方大本營的一個重要據點。

自那之後,霍家父子便以收複西北邊關作為終極目標。

10

半年過去正好趕上皇宮的中秋晚宴,作為世子妃的我,一同陪伴入宮。

晚宴還未正式開始,我便遇到瞭如今風頭正盛的薑明珠。

作為宮裡最受寵的妃子,薑明珠更加耀眼奪目了。

珠釵堆砌,繁複的宮裝將人襯得跟朵花一樣,好看極了。

反觀我,隻是穿著一身素色長裙。

薑明珠撞見我,還以為看走眼了,停下來確認了一下。

「喲,這不是妹妹嗎?怎麼嫁入侯府,也還是這麼窮酸。」

「還是聽說妹夫快死了,所以妹妹這是提前披麻戴孝了?」

薑明珠說完,捂著嘴笑出了聲。

而我神色淡然地迴應道:

「侯府對我很好,世子身體也已好轉,勞煩姐姐惦記了。」

可薑明珠不信,宮裡的太醫都過去了,說是霍家父子身患重病無法治療。

能提前看到我倒黴,薑明珠高興極了。

「妹妹不用強撐,若是妹夫冇了,無處可去的話,姐姐身邊倒是缺妹妹這樣勤……」

但薑明珠話還冇有說完,一道紅色身影疾步過來,抬手就給了薑明珠一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