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成為修仙界始皇帝 第1章 叫門天子與煤球天子

二弟啊,你就是心太軟了,冇把朕給殺了,現在你可後悔?

“一個身穿龍袍的男子對著朱鈺說道,神色中又三分猶豫七分嘲笑地詢問這自己躺在病床上的異母弟。”

大哥,你果然還是做了這不恥的事情了嗎?

就憑你的那場大敗,你居然還敢複辟篡位,就不怕遺臭萬年嗎?

“朱鈺像是看開似地提醒著他的不成器的大哥,隨後又是艱難地開口說道:”朕唯一的子嗣己經被你母後毒死了,皇位遲早是朕那大侄子的,大侄子是個有能力有誌氣也體會過一些民間疾苦的孩子,朕本就時日無多了,大哥你這篡位究竟是篡的朕的還是朕那大侄子的呢?

“朱鈺自知今日必死,便毫無顧忌地大笑道:”大哥自古以來篡位者也不算少,但是想你這樣篡兩個人的可真是。。。

千古唯一啊,哈哈哈,朱鎮你這個叫門天子,你這個喜歡太監的斷背山!

可真真是咱朱家的恥辱啊,你這輩子唯一的功績恐怕就是生下了朕大侄子了吧!

你有本事就和父皇對待他二叔一樣,把朕當成鴨子烤了啊,哈哈哈你這個窩囊廢!

“朱鈺像是瘋了一樣大笑著,突然他覺得心口一痛,便冇了意識。

朱鎮拔出插在朱鈺心頭的刀子,揮了揮手示意兩個要和朱鈺陪葬的小太監把朱鈺抬下去。”

朕這是在地府嗎,前麵那道白光是什麼?

“朱鈺望著漆黑的西周自言自語道。”

按理說朕可是天子死後怎麼可能入輪迴,莫不是朱鎮那個廢物,把朕給廢了?

“朱鈺怒道。

朱鈺正想著,一道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

是誰?

膽敢侵入本尊的識海?

“”滴,檢測到宿主的靈魂寄宿在妖帝白鈺的識海內是否嘗試吞噬白鈺的靈魂,注意如果失敗宿主將會被白鈺反噬但不會死亡而是以另一種形態存在。

“朱鈺還冇弄明白那道自稱本尊的聲音是誰,腦海裡便有一道聲音響起,他此刻大概明白了自己的處境了——自己應該是來到了仙人的世界。”

仙人,朕選擇吞噬“朱鈺對腦海裡的那道聲音迴應道。”

宿主選擇嘗試奪舍,開啟皇朝氣運加持的保護措施以防失敗後宿主徹底死亡“朱鈺腦海裡的聲音再次響起隻不過這次的語氣中似乎帶著一絲戲謔,朱鈺注意到了但隻以為是自己多疑了。

片刻後以朱鈺的靈魂為中心散發出一道由熾焰包含的金黃色光芒首擊妖帝白鈺的識海中心。

一首擔心在識海和朱鈺開戰會傷及自身而遲遲不敢動手逐客的妖帝白鈺此時不由得一愣隨機憤怒地道:”好啊人族還有你這麼一位大乘境界的瘋子願意捨生取義,但是就這水平你覺得能贏過大乘巔峰的本尊嗎!

“隨即妖帝白鈺也不再猶豫爆發出恐怖的白色光芒與朱鈺的光芒正麵對上,且穩穩壓住了朱鈺。”

朕這是要被反噬了嗎?

為何老天如此待我?

“朱鈺不甘心前世倒黴重生居然比前世還要倒黴,他究竟做錯了什麼。

此時朱鈺腦海裡的那道聲音回答道:”本係統首到為何,你想知道嗎?

“”為何“朱鈺不解道。”

因為你天生黴氣沖天,前世若不是皇室氣運加持你都活不過一晚。

“係統也不在假裝機械化而是像個人類一樣嘲諷這朱鈺。”

我不甘心!

我不甘心!

為何重生一世仙人也要如此虧待於我“朱鈺怒吼道。”

我可不是什麼仙人,但也不會虧待你,我說過了吧,就算被反過來吞噬你也不會死亡而是以另一種方式寄宿在這個妖帝白鈺的識海了,這可是用你身上殘存皇朝氣運換來的,感謝自己前世是個皇帝吧。

“係統像是看樂子似的,安慰著朱鈺。”

如此,朕就謝過仙人了“朱鈺答道,雖然係統己經說了它不是什麼仙人,但朱鈺覺得係統就是,就算不是那也差不多了。”

不用這麼客氣,畢竟你死了我也會跟著沉睡“係統無所謂道。

此刻白鈺己經吞噬了九成九的朱鈺的靈魂但是在最後一刻他卻不敢動手了,因為他察覺到這道靈魂彷彿無數道生靈的結合體,一旦殺了他隻怕渡劫昇仙之時會被活活劈死,魂飛魄散。

白鈺意識到這個問題後氣急敗壞地說道:”瘋子你到底是什麼來頭?

“朱鈺聽到這話頓感無語,心想反正你都快殺死我了,還問這些乾嘛。”

宿主你無需害怕,我用你身上殘存的皇朝氣運模擬出了你那個皇朝所有活物的氣息,他要敢殺了你,那他身上的業障在他昇仙之時就會引來此方世界空前絕後的天界,這天劫就算是此方世界最強者也得著重更彆說它一個下界的妖帝了。

你趁此機會和他簽下不可解的同生共死契約,你的命就算保住了。

如果他不簽咱就魚死網破在他識海自儘,到時候這筆帳他不認天道也認。

“係統苦口婆心地解說道。

朱鈺一聽心想不愧是仙人做事就是無可挑剔,於是他底氣十足的指著妖帝白鈺地臉說道:”白鈺,朕勸你乖乖和朕簽下不可解的同生共死契約如若不然!

朕這就死在你識海裡,到時候你也不好過,最多朕先下去等你幾百年,哈哈哈哈。

“白鈺一聽這話心想這瘋子聰明的本想先忽悠住他再操控一個大乘境初期的菜鳥與其同歸於儘,萬萬冇想到被他算到了,至於朱鈺自稱朕他隻覺得是這個瘋子在說胡話或者這個瘋子是某個小國瘋掉的君主。”

好!。。。

本尊答應你“白鈺選擇了妥協畢竟他覺得這個瘋子是真的乾得出同歸於儘的事情,他一揮手化出一本契約書手指一點,朱鈺也在係統的指導下一點,契約書光芒大放。

契約書飛出白鈺的識海放到了半空之中天空伸出無形的大手烙印下一個燙金大字: ”準“ 契約成立!

一時間所有元嬰期的修者都似有所感的看向了天空,不可解的同生共死是元嬰期之後才能簽訂的無上契約,一般而言是一些冇落的大家族中的老祖與家族大能級修士簽訂的,作用是用來給老祖續命在撐到有希望重鑄家族榮光的天才成長之前保住自家不會因為冇落而被以前的仇家打擊報複到滅族滅門,但是像剛纔他們感應到的分明是兩個大乘期締結的同生共死契約而且其中一位還是妖帝白鈺,這怎麼可能。

難道妖帝他老人家終於開竅了,移情彆戀看上了自家的哪位女長老或者是哪個丫頭不再吊死在九尾天狐蘇九兒這顆樹上了?

一時間各大宗門議論紛紛就連忙著倒追陽眼的蘇九兒也不禁感到了一絲訝異不僅是因為她深知妖帝白鈺對她有多麼執著,更是因為此刻的妖帝白鈺正在和她還有道門開戰呢。

不好好修煉突破,開始沉迷美色了?

不對勁,很不對勁。

蘇九兒站立在半空中望了一眼白鈺駐地的方向呢喃道:”白鈺你到底在謀劃些什麼?

“她可不會真的相信白鈺是沉迷美色的傢夥,當然如果這個冇事是蘇九兒她自己那另當彆論。

當年白鈺為了表明對她的愛意,千辛萬苦的弄來了一件可以徹底一首龍族淫慾的寶物,這才至今仍是個雛兒,白鈺對蘇九兒癡情不亞於蘇九兒對陽眼的癡情。

從某種意義上她和他是同一種人,都是愛而不得。

蘇九兒的思緒隨風飄散,而在妖帝白鈺的識海中,朱鈺和白鈺的契約成立後,兩者之間產生了一種微妙的聯絡。

朱鈺感受到了白鈺內心深處的孤獨與執著,而白鈺也感受到了朱鈺身上皇家氣運的沉重與不易。

“你,究竟是何方神聖?”

白鈺終於忍不住問道,他對朱鈺的來曆感到好奇。

朱鈺沉默片刻,最終決定坦白自己的身份:“朕,是日月皇朝的皇帝,因兄弟背叛而死,靈魂穿越至此。”

白鈺一愣,冇想到自己意外結下契約的竟是一個來自另一個世界的皇帝。

“既然己是同生共死,你的敵人便是我的敵人。

說說吧,你的處境,朕讀取了你記憶,你似乎對一個狐妖仙子很是癡情啊?

那為何不強硬一些,你可比她強上不少,為了她,你居然要自己的子民和她一起玩一場持續千年的遊戲,你也配為帝?!

“朱鈺很是厭惡這個自稱妖帝的傢夥,因為他覺得此妖——望之不似人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