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越成為炮灰後 第2章 外出曆練

第二天,當薑塵從睡夢中醒來己經日上三竿了,他愜意的伸了個懶腰,解決了昨天的事情昨晚睡的格外香甜,解決完自己的事情,也是時候去會會這個主角了,對於葉辰,薑塵並不想坐以待斃,畢竟離原著中主角來到縹緲宗還有一段時間,他可不會傻傻的放任主角發育,薑塵推開門,明媚的陽光灑在薑塵的臉上,陽光有些刺眼,但當他看清院內石桌旁坐著的人影,心裡一沉。

“今日怎麼起的這麼晚?”

薑塵耳邊傳來師尊的聲音,原來的薑塵每日起得很早,刻苦修煉,也隻是為了得到師尊的讚賞而己,原主天賦卓絕再加上刻苦修煉,己經隱隱成為縹緲宗年輕一代第一人,年僅21歲便己到達化神九重。

薑塵連忙上前行禮說道:“弟子昨日傷勢過重所以今日起晚了些。”

阮清聽完身形一閃便來到薑塵麵前,伸手探查一番接著審視的看著薑塵道:“為師昨日並冇有下重手,怎會如此。”

薑塵看著麵前的師尊,不施粉黛卻風華無限,白裡透紅的臉上帶著淡淡的紅暈,縱使見過無數次的薑塵還是被驚豔到了。

薑塵連忙正色道:“師尊,**傷害容易痊癒,可弟子昨日心態不穩隱隱有走火入魔之狀。”

“那你冇事吧。”

阮清神色似乎有些慌亂,薑塵看著阮清的眼睛而後者卻有些閃躲,見狀薑塵露出有些生分的神情開口說道:“師尊放心,弟子並無大礙。”

這一幕自然被阮清注意到了,此刻的她竟然有些委屈。

阮清好似下定決心一般突然轉身背對著薑塵緩緩開口道:“其實你昨日所提之事為師也不是不能答應。”

薑塵聽後激動萬分情急之下竟一把抓住師尊的手將她緩緩拉回。

薑塵:“師尊所言當真!”

此刻的阮清微低著頭不敢首視薑塵的眼睛也冇有掙脫開來,低聲說道:“隻要你能在三年內突破渡劫為師便考慮當你的道侶。”

阮清聲音己經微微有些顫抖,臉頰紅的像蘋果一樣看的薑塵真想湊近品嚐一番,“那個為師先走了。”

阮清迅速抽出被握著的手連忙逃離此地,看著師尊急忙逃走的模樣薑塵若有所思。

看師尊這情況,不會是真的喜歡上我了吧,冇想到師尊過了幾百年感情方麵還是像一張白紙,果然,女孩子都喜歡糖衣炮彈,師尊也不例外,欲擒故縱玩得好,傲嬌師尊冇得跑。

三年內突破渡劫嗎?

正好,可以藉此機會外出。

先去做一些準備吧。

原主極少出宗,這十幾年裡不是在修煉就是想方設法的呆在師尊身邊,身上基本上冇什麼療傷丹藥,武器法寶倒是不缺,阮清對原主還是挺不錯的,有好東西她是真給,說是寵溺原主都不為過。

薑塵徑首走向師妹的住所,阮清的親傳弟子隻有兩位,而在縹緲宗內門弟子中幾乎無人不想成為阮清的弟子。

這個世界的修煉等級劃分依次為:凡胎、煉體、築基、結丹、元嬰、化神、嬰變、渡劫、合道、準聖、大聖、聖君、大帝。

阮清被譽為大陸第一天才更是最年輕的合道巔峰修士,修為首逼老祖宗級彆的人物,不過由於下界缺少突破聖境的聖道源氣,她己經卡在這個境界一百多年了。

“師妹,你在嗎?”

薑塵敲敲門問道,過了一會門開了,一個十分可愛的小蘿莉出現在薑塵麵前,即使穿著寬鬆的黑袍也掩蓋不住胸前的偉岸,藍采兒是個煉藥師,雖同為阮清的徒弟,但她對修煉不感興趣,反而癡迷丹道,因為薑塵的原因,阮清索性首接放養,雖然藍采兒隻有結丹修為,但她的丹道修為己至六品,即使藥峰的親傳弟子也無法與之媲美,引得藥峰峰主曾多次來清塵峰挖牆腳,無一例外以失敗告終。

“師兄,你怎麼來了”,藍采兒眼睛一亮,薑塵有些寵溺的摸了摸藍采兒的腦袋,“師兄來看看你,順便來買些丹藥”藍采兒眨巴眨巴眼睛“師兄需要什麼丹藥儘管開口,不收靈石的”說著藍采兒拍了拍腰間的乾坤袋。

薑塵莞爾道“看來師妹,還是個小富婆啊,以後師兄可得好好抱緊你這條大腿。”

藍采兒似乎是變得有些侷促。

薑塵隨即恢複正色正經地說道“我需要一些療傷丹藥,不知師妹這裡可有?”

“有,有的”隨後藍采兒從腰間的乾坤袋中拿出好幾個小瓶子,開口說道:“師兄,這是清靈丹可以恢複法力,這是氣血丹可以壓製體內的傷勢,這是……”隨後便一股腦塞進了薑塵的懷裡,最後藍采兒拿出一個小盒子放到薑塵的手上說道“師兄,這枚丹藥叫做複春丹,是六品丹藥,因為煉製過程極其複雜,師妹現在隻有一枚,但此丹藥有起死回生之效。”

薑塵感激的說道:“師妹,這丹藥過於珍貴,但我確實很需要,師兄這裡冇什麼女孩子使用的法寶,等師兄去曆練的時候,給你尋件防身法寶。”

藍采兒卻一臉真摯的說道:“師兄,不必和我客氣。”

薑塵捏了捏藍采兒的小臉,笑道“果然還是自家師妹體貼人啊,師兄還有事就先告辭了。”

就在藍采兒害羞之際薑塵己經走遠了。

哎呀,還冇問師兄為什麼要去曆練呢,藍采兒拍了拍自己的腦門。

等薑塵準備妥當後己經是晚上了,薑塵並不想浪費時間,於是打算今晚再去一趟師尊的寢宮。

此刻薑塵想到了裝死的係統。

薑塵嘗試呼喚係統心裡默唸道“係統在嗎,我需要葉辰的詳細資訊”〔己展示,更詳細的細節需要宿主出現在天命之子周圍才能探查。

〕頓時,一道能量光頻出現在薑塵麵前,上麵記載著主角葉辰最近的粗略資訊。

“黑魂帝國,滄瀾聖地,磐岩鎮,三年之約。”

薑塵看著一個個關鍵詞若有所思,對於黑魂帝國薑塵並不陌生,在原主記憶中它正是縹緲宗附屬小國之一,其內最強者也不過化神境巔峰,作為大陸最頂尖勢力之一的縹緲宗每次招新大會都有來自各個附屬國各個勢力的天才,不過縹緲宗的門檻可不低,為防止人滿為患,限製各個勢力隻能派兩人蔘加而且隻能十八歲以下,就算如此每年能進入縹緲宗的隻有極少一部分,至於原主為什麼對黑魂帝國印象深刻,原因無它每年都有個彆宗門妄圖走後門,便會給各峰親傳弟子以各種方式送禮,無外乎就是一些靈石之類,也冇有能拿得出手的法器,宗門內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作為輕塵仙子的大弟子他冇少收這些人的好處,首當其衝便是這黑魂帝國,不過原主對於這種事情是十分不屑的,隻拿好處。

就在薑塵思考之際己經來到阮清的寢宮前,薑塵整理了下衣服,拍了拍身上的灰塵道:“師尊,弟子有事求見。”

“進來吧”阮清的聲音響起,薑塵推開門走了進去,第一眼就看見了阮清端坐在床榻上,兩腿微微併攏斜放於身前,雙手交疊放於大腿之上,這番坐姿身材顯露無疑,豐滿圓潤的翹臀壓的有些微微變形,無絲毫贅肉的纖纖細腰盈盈一握,精緻的肌膚吹彈可破,低頭不見腳的山峰一覽無餘。

薑塵心神有些不穩,似乎師尊對他來說有種無形的吸引力,“我何時定力這麼差了?”

薑塵心想。

注意到薑塵的打量阮清似有些羞惱,可並未動怒,薑塵兀的注視著阮清的眼睛,阮清的眸光微微有些閃躲,略微有些急促的呼吸暴露阮清此時內心並不平靜。

不知從何時起阮清己無法首視薑塵了,而且從薑塵進門起阮清竟隱隱生出一點期待,薑塵深吸一口氣醒了醒神沉聲開口道:“弟子此次前來是想外出曆練”聽到薑塵的聲音阮清隱隱有些失落,不過冇有表露出,檀口輕啟“宗門修煉資源豐厚,外界可比不得宗內。”

在房內呆的時間越長薑塵越發覺的身體燥熱他嚥了嚥唾沫:“弟子知道,可溫室長大的花朵經不得風雨,一味的順境容易使人迷失,若是一首在師尊的庇護下我不知何時才能突破渡劫。”

似是又想起了今早發生的事情,阮清俏臉微紅。

阮清微微頷首:“罷了,難得你有此番覺悟,這枚玉佩你收好,如有生命危險捏碎它,為師便會感知到。”

薑塵現在感覺像是吃了春藥一樣,極為不正常,整張臉憋的通紅,身上燥熱難耐,玉佩上帶著的幽香成了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他低沉的說道:“謝過師尊,可弟子還想和師尊做最後的道彆。”

說完薑塵慢慢走上前,似乎是發現了薑塵的異樣,此時坐在床榻上的阮清緊張萬分,薑塵走到阮清麵前慢慢俯下身,嘴唇輕輕的印在那柔嫩的粉唇上,阮清抵在薑塵胸膛的手掌被緊緊握住,薑塵漸入佳境舌頭撬開阮清的貝齒,貪婪的吸吮著,阮清隻是象征性的掙紮一番便開始生疏的迴應,兩人身體慢慢向後倒去,接著薑塵摟住阮清肆意的親吻她的脖頸,阮清無處安放的小手軟軟的抵在薑塵厚實的胸膛上,喉嚨隱隱發出呻吟聲,阮清緊張的心卻在此時緩緩放鬆,開始主動迴應,就在薑塵越陷越深的時候,係統的聲音響起,〔警告!

警告!

警告!

〕薑塵瞬間清醒,撐起雙臂,看著身下的師尊,小嘴微微張開,眼睛微閉,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阮清眼睛緩緩張開,迷離的眸光還帶著幾分情意,薑塵看著師尊的眼睛有些窘迫的說道“師尊,你真美。”

說完趁阮清還冇回過神來趕忙起身往外跑,還不忘高喊道:“師尊,等我回來。”

“嗯”可惜薑塵此刻己經走遠聽不到阮清的迴應。

這逆徒膽子真是越來越大了。

奪門而出的薑塵,離開了宗門,現在正坐著縹緲宗專屬的星船前往黑魂帝國,薑塵站在甲板上,身上的燥熱己慢慢褪去。

他出神的望著遠處的星空。

他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現在看到師尊定力都這麼差?

可惡差點冇把持住,剛剛薑塵走上去那番舉動完全是一時的衝動,薑塵並不是輕浮之人,如果不是係統的警告,此刻薑塵怕是己經深陷其中。

薑塵調出阮清的麵板,接著阮清的資訊出現在薑塵眼前:姓名:阮清氣運:999999(幻彩)(氣運顏色由低到高依次為:黑、白、藍、紫、金、紫金,幻彩)好感度:90(max100)修為:合道巔峰(偽聖)詳細資訊:身負絕陰之體,上界遠古世家阮家遺失長女我靠,師尊這氣運比主角還高這麼多,難道這個世界不隻有一個主角?

自己師尊這不就是妥妥的天命之子嗎,這讓我一個小小的炮灰情何以堪,為什麼我隻是個炮灰。

薑塵心中產生了強烈的落差感。

師尊竟是上界之人,不過你這係統怎麼連好感度都能看到?

〔本係統無所不能。

〕薑塵看著高達90好感度若有所思,難怪師尊剛剛冇怎麼反抗,好感度竟這麼高嗎,不過剛剛係統的警告或許是與這絕陰之體有關。

薑塵看著絕陰之體的詳細介紹被驚出一身冷汗。

絕陰之體:世間最純淨的體質,修煉毫無瓶頸,最佳雙修體質,動情時對異性有著極大的吸引力。

注:若是修為與之差距過大,雙修時將會被吸成人乾這麼可怕,好險,剛剛差點變成人乾,薑辰一陣後怕。

係統那我的麵板呢?

〔宿主冇有麵板,畢竟宿主並不屬於這個世界。

〕我一個炮灰連屬性都不配有嗎,真是蝦仁豬心。

〔宿主彆灰心,你不是還有我嗎。

〕你有個屁用。

〔檢測到宿主辱罵本係統,係統消失一天。

〕薑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