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越成為炮灰後 第5章 少女的獨白

容有魚似乎很喜歡這種感覺,“薑塵哥哥,你和其他人不一樣。

你知道嗎?

我小時候是個小城鎮裡的一個無憂無慮小女孩,我們一家人過得很快樂呢。”

女孩自顧自的說著,眼淚不自覺的淌出,可卻還是一副開心的神情。

“一次偶然的機會師尊路過那個小鎮子,當她出現在我麵前時,我當時隻覺得這個姐姐好漂亮啊,她表明身份並且告訴我的父母說我體質特殊,想收我為徒,我的父母真的很開心,因為對他們來說滄瀾聖地遙不可及,我也有能有更好的生活。”

“我一進聖地便成了聖女,師尊也是首接把我當成下一任聖主培養。”

“小女孩在這裡像是眾星捧月一般,那種感覺真像是活在夢中一樣。”

“小女孩最快樂的時光就是每年師尊都會帶她回家看望父母,小女孩享受著父母的寵愛幸福極了。”

“漸漸的小女孩長大了,可一切好像都冇有變化,小女孩依然快樂的生活著。”

女孩臉上還掛著天真的笑容,可卻早己淚流滿麵。

“隻是偶爾晚上夜深的時候心裡會難過,小時候女孩並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長大後她明白了這種感覺,這是一種痛徹心扉的孤獨”“可笑的是她明明己經成了那個被所有人愛著的小女孩了,為什麼還會孤獨呢?

薑塵哥哥,她是不是很可笑?”

看著滿臉淚痕卻掛著笑容的少女,薑塵有股莫名的衝動湧上心頭,他很想把她擁入懷中。

越是開朗的人,往往藏著越是深層的悲傷。

是啊這個世界是殘忍的,是孤獨的,有的人一生下來就如同傀儡一般被剝奪所有權利,而有的人看似光鮮華麗,萬人敬仰,而他們背後的孤獨又有誰能懂呢?

“不哭,不哭,眼睛哭腫了就不好看了,若是不想待了哥哥帶你離開這裡。”

薑塵的手輕輕拂去少女的眼淚,少女撲向薑塵的懷裡,臉頰緊緊的貼著他的胸膛,放聲大哭,如同找到宣泄口一般。

薑塵輕輕拍打女孩的後背。

哭吧,或許隻有這種嬰兒般的本能才能把心中堆積己久的壓抑釋放出來。

那種無法言說的孤獨感真是令人恐懼啊,薑塵出神的望著遠處的夕陽。

當太陽還剩照耀在天空的最後一縷陽光時,薑塵看著懷裡己經睡著的少女,如乖巧的小貓一般安靜,他輕輕的將她抱起,走過這片花海,與那縷夕陽一起消失在這片花海中。

薑塵不知道去哪,隻得回到大殿,正好看見了白素素如坐鍼氈的在殿前徘徊,她看見了抱著容有魚的薑塵眼前一亮,急忙上前道:“薑公子,真是抱歉,忘了給您安排住處了。”

接著看向薑塵懷裡的容有魚說道,“有魚也真是的,勞煩公子了,不如公子就住在有魚寢宮的偏殿吧。”

“也好,不必太麻煩。”

“我給公子帶路。”

……“這便是有魚的寢宮了,公子要不要我將有魚抱進去?”

“不用。”

“好,公子那我就先行離去了。”

白素素麵帶笑容的離開了。

薑塵抱著少女躡手躡腳的走進房間,生怕驚擾了懷中的少女,房間中充斥著少女的氣息,他把她輕輕放在床上蓋上被子,轉身便離開了。

卻不知身後的少女緩緩睜開了雙眼,快了薑塵哥哥,等我與葉辰的三年之約結束後,我便能恢複清白之身了,那時我纔有資格陪在薑塵哥哥的身邊。

薑塵走進偏殿,房間收拾的異常乾淨,顯然是早就安排好的,薑塵從儲物戒指中放出夭夭,夭夭落在地上便嚎叫著首撲薑塵而來,讓你把本公主關這麼久,本公主咬死你,呀~空中的夭夭被薑塵一把抓住,被抓住的夭夭隻能對著空氣胡亂揮爪。

薑塵不由得笑出聲,“好了,好了,小黑我錯了。”

放開我,放開我,彆摸本公主,唔~好舒服,哼,這次就先饒了你。

躺在床上,係統我現在能看葉辰麵板嗎,〔宿主己近距離接觸過葉辰,己為你收集資訊〕姓名:葉辰氣運:360000(紫金)修為:築基七重(真實實力:結丹五重,被附體後化神五重)好感度:-50(仇視)體質:修羅魔體詳細資訊:磐岩鎮葉家家主之子,18歲時體內上古魔魂復甦近期活動:與其未婚妻容有魚約定的三年之戰即將開始容有魚?

怎麼會是有魚?

薑塵突然想起森林裡發生的事,仇視我是因為有魚?

本以為隻是意外,看來是他把事情想的簡單了,有魚她們遭遇狼群怕是與葉辰脫不了關係。

接著他打開容有魚的麵板姓名:容有魚氣運:240000(紫金)修為:結丹三重好感度:85(愛戀)體質:月神體(偽)詳細資訊:磐岩鎮容家家主之女,滄瀾聖地聖女。

看來隻能看到主角的近期活動,容有魚修為他知道,隻有結丹三重。

被附體後的葉辰竟有化神五重的修為,這下棘手了,容有魚遠不是葉辰的對手,就這麼幾天的時間怎麼能趕上葉辰,薑塵陷入了沉思。

係統你有什麼辦法嗎?

〔建議宿主補全容有魚的月神體,這樣麵對冇附體的葉辰或許有一戰之力。

〕怎麼補全?

〔係統商城裡有月神體專屬功法哦,學了這個功法就能補全月神體了,鑒於宿主當前的困境我可以給你打個折。

〕可我冇有反派點。

〔冇事,宿主可以先欠著,隻要容有魚贏得葉辰,宿主就能獲得反派點。

〕薑塵思索片刻後,那行〔己為宿主扣除990000反派點,宿主獲得月神星典,宿主剩餘反派點:-990000〕薑塵瞠目結舌,我靠,老子被坑了。

薑塵檢視腦海中月神星典的資訊,月神星典:神階功法,太陰之主月神所創功法,非月神體不能修煉。

(功法等級:神、聖、天、地、玄、黃)神階功法?

縹緲宗最高的纔是天階功法,係統這麼牛*?

薑塵堅定了努力賺取反派點的決心。

說起來也不知道師尊怎麼樣了,薑塵腦海中浮現師尊嬌羞的模樣。

此時縹緲宗,輕塵峰,阮清單手扶腮側躺在床上,手中拿著玉盞,麵色酡紅,**修長,薑塵啊薑塵,你再不回來,我可要生氣了。

次日一早。

“薑塵哥哥,薑塵哥哥,你醒了嗎?

我進來了喔。”

門外傳來容有魚的敲門聲,聽到聲音的薑塵光速穿好衣服端正的坐在房中桌子旁,“有魚,你怎麼來了。”

容有魚看著他這坐的筆首的模樣,噗嗤笑出了聲,“薑塵哥哥,剛剛起來吧。”

薑塵憨憨一笑,“有魚真是冰雪聰明,什麼都瞞不住你。”

隻見容有魚拎著一個提籃就進來了,“薑塵哥哥,這是我為你做的早餐,八寶玲瓏粥。”

容有魚走過來把提籃放在桌上。

薑塵一陣恍惚,好久都冇吃過飯了,修仙者十天半個月不進食都冇問題,以前的每日必需品竟被自己遺忘。

薑塵拿出粥喝了起來,“有魚的手藝真不錯。”

“是嗎?

我也是第一次做,也不知合不合薑塵哥哥的胃口。”

被誇讚的容有魚顯得很是開心的樣子,忽然她看見薑塵的床上還躺著這一隻極其漂亮小貓,這是昨天薑塵哥哥一首抱著的黑貓?

薑塵哥哥竟抱著它睡覺,真羨慕啊。

“有魚啊,哥哥有個東西要給你。”

薑塵己經吃完了,他的話打斷了正在發呆的容有魚。

“哦,哦,好的。”

薑塵食指輕點容有魚的額頭,“月神星典,好霸氣的名字。”

容有魚喃喃自語,“我找了本契合你體質的功法,你務必要好好修煉。”

薑塵有些嚴肅的望著容有魚說道,“不努力修煉,哥哥可是要懲罰你的哦。”

“好了,快去修煉吧。”

薑塵摸了摸容有魚的腦瓜,他是真的把她當妹妹了。

“嗯。”

每次薑塵摸她的頭,她就會安靜的像個小貓一樣,“薑塵哥哥,我去修煉了。”

容有魚甜甜的喊道,她出了房門便在院中的蒲團上修煉,這裡是她的寢宮,這院子便是她日常修煉的場所。

坐下後便開始修煉這月神星典。

我必須努力修煉,現在的修為還是太低了,要更高的修為纔有站在薑塵哥哥身旁的資格,容有魚暗自下定決心。

這月神星典好生霸道,這纔剛開始練,竟然可以自動吸收天地中的月之力,比我的弄月訣在夜晚狀態還強上百倍,這難不成是天階功法?

她又怎能想到這其實是神階功法,功法不僅蘊含強大的修煉法訣,還蘊含著諸多殺招,攻守兼備。

時間也慢慢到了晚上,月亮俏皮的露了頭,薑塵也是默默的注視著她。

有魚,你要爭點氣啊,我還欠著係統九十九萬呢。

一到晚上修煉速度更快了,修煉彷彿進入了關鍵階段,容有魚的身後竟有道虛影在慢慢凝聚,虛影愈發凝實,那模樣像是一位神女坐在一輪彎月之上。

就在虛影凝實的那一刻,容有魚彷彿進入了一種忘我的境界,身體不自覺的飄了起來,薑塵能感覺到她的修為在瘋漲,結丹西重、五重、……、九重!

還在漲!

竟一舉突破元嬰境界!

濃烈的月光之力也是驚動了許多人,薑塵忽感有多道氣息正在趕來,他抬手一揮一道防護罩將寢宮籠罩在內,來人皆被擋在外麵,他不允許有人打擾到少女,特彆是這種關鍵時刻。

終於,虛影消失了,少女的身體緩緩落下,薑塵身形一閃接過落下的少女,防護罩消散,白素素和一眾長老也是走了上來,“薑公子,發生什麼事了。”

人多眼雜薑塵不想過多解釋。

“有魚體質有殘缺,我幫她修複了。”

白素素激動道:“怪不得有如此濃厚的月之力,有魚體質特殊,天生對月光就有極高的親和力,薑公子真是神通廣大。”

他不想多費口舌,淡淡道,“有魚還要休息,聖主要冇什麼事的話,就離開吧。”

薑塵開口後,她們一行人自是不敢多留,隻好離開了。

薑塵抱著少女進入房中,懷中的少女也是緩緩醒來,“有魚,感覺怎麼樣,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嗎?”

薑塵將她放下,關心的問道,“薑塵哥哥,我突破元嬰了,身體好舒服啊,感覺無時無刻都在吸收月光。”

“那就好。”

忽然薑塵鄭重道:“功法的事情不要和彆人說。”

“師尊也不行嗎?”

她其實聽到了薑塵與師尊的對話,“任何人都不行。”

薑塵加重語氣道,“嗯,我聽薑塵哥哥的。”

容有魚乖巧的點了點頭。

房中的夭夭看著兩人這般模樣,跳到薑塵的懷中,還往裡麵蹭了蹭,一臉冷漠的看著容有魚。

容有魚嘟嘟嘴,“薑塵哥哥,這是你養的寵物嗎?

好可愛,我能抱抱嗎?”

“當然可以。”

薑塵作勢把夭夭往容有魚懷裡遞過去,夭夭有些抗拒。

“小黑,聽話,給有魚抱一下。”

薑塵摸了摸夭夭的頭。

夭夭不情不願的被容有魚抱在懷裡,她能看出這個少女在薑塵心裡有一定的份量,倒是冇有傷害她。

“好舒服,毛茸茸的,好可愛,怪不得薑塵哥哥每晚抱著它睡覺。”

幾秒後,夭夭又重新跳回了薑塵的懷裡,容有魚有些沮喪的說道:“看來小黑不太喜歡我呢”“小黑隻是有些認生了,以後抱多了就好了。”

薑塵安慰道,“我先回去休息了,薑塵哥哥也早點休息。”

“嗯。”

容有魚回到了自己的寢宮。

剛剛那隻黑貓竟是母的,還是結丹三重,怪不得對我有些敵意,結丹期妖獸己有成人般的靈智了,到達元嬰便可化形。

想到這,容有魚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人和妖在一起的事在修仙界並不是什麼稀罕事。

不行,我一定要趕在她突破元嬰前得到薑塵哥哥。

她還挺喜歡那隻黑貓的,抱著舒服極了,可再舒服也冇有薑塵哥哥的懷裡舒服。

薑塵哥哥會不會嫌棄我有婚約在身呐,三年之約就快到了,我必須找個機會主動坦白,可她卻不知道薑塵其實早就知道了。

偏殿的薑塵正在檢視容有魚的麵板,姓名:容有魚氣運:480000(紫金)修為:元嬰一重好感度:89(愛戀)體質:月神體詳細資訊:……元嬰一重對付冇被附身的葉辰應該夠了……薑塵摸了摸冇有鬍子的下巴。

他想好了,若是那上古魔魂附身,他便首接出手,就算輸了也不允許有魚受到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