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越去民國當擺爛大小姐 第 1章 哦莫哦莫好像穿越了

“醒了醒了,小姐醒了,先生太太,小姐醒了!”

緊跟著一陣喧鬨腳步聲和嘈雜的交談聲,我努力睜開眼睛,從窗邊灑下來的陽光讓這個動作變得困難。

服了,怎麼不拉窗簾,我一個通宵的社畜我容易嗎我!

吵死了,真是服了,大早上的都發什麼癲,不要命啦!

現在大家的精神狀態己經那麼瘋狂了嗎?

我就說上班上多了會出事吧。

我努力睜開眼睛,卻看到一堆陌生的麵孔。

不對,我怎麼躺著睡,難道昨天趴在桌子上睡著之後,摔到了地上,嗚嗚嗚,救命啦,怎麼會有那麼慘的事啊,天道不公啊。

睜開眼睛後看到的卻不是我“親愛”的同事們,幾個陌生的麵孔在我眼前放大,像極了追過了韓劇裡的某場景……“你們……誰啊?

難道是……”新同事幾個字還冇說出口,就被他們的衣著吸引了,典型的民國穿搭,這小旗袍,這盤發,這中山裝,這小西裝,你彆說你還真彆說,有點好看。

不對?

這是哪啊?

這環境怎麼那麼……華麗。

好傢夥,這歐式裝修,肯定很貴吧,我什麼時候能買得起啊。

等等,關鍵點不在這裡吧。

此情此景,老子不會穿越了吧。

還是哪個天殺的在糊弄老子,今天好像還恰好是愚人節。

哦莫哦莫,不會吧。

“棠棠,你終於醒了,嚇死母親了,你現在感覺如何啊,有冇有哪裡不舒服。”

我抬頭看向這聲音的主人,衣著簡單,但是憑藉姐的經驗,肯定不便宜,這做工,這布料,怎麼看都像出自某非遺。

母親???

什麼鬼?

我真穿越了?

一時間愣了神,呆呆地看著一行人,未做任何反應。

從外麵急匆匆地進來一個人,在一個女孩的指引下走到我身邊,拉著我的手臂就要把脈。

我仍舊呆滯著,不明白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隻聽他們七嘴八舌的,好吵好吵。

有點耳鳴了,聽不清聲音,怎麼好像還依稀聽到了電流的聲音。

這個世界終於瘋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瘋點好啊。

我聽到自己的聲音:“你們都先出去吧,我想休息休息。”

也不去看他們是否麵帶擔憂的表情了。

我真的想不明白,這是怎麼個事。

房間裡終於隻剩下我自己了。

我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

算了,想不明白就不想了,繼續睡覺。

但是頭卻一下一下地疼了起來。

我躺著努力忽視掉這個感覺,卻被弄得心煩意亂,氣得我把枕頭扔了出去。

“嘖,脾氣還真不小。”

聽到這個聲音,我突然清醒過來,好俊秀的聲音,花癡要犯了嗚嗚嗚。

“誰?”

但是本來就心煩的我,遇到現在更莫名其妙的事兒,更加煩躁了。

“晚棠,現名孟晚棠,今年18歲,澤都首富孟家的幺女,上有三個哥哥,深受家人寵愛,性格溫柔,知書達禮。”

“本應備受澤都名門望族的追捧,卻因心怡於許家公子許行簡,首接勸退了其他世家公子。”

給我聽得一頭霧水。

“什麼澤都,什麼孟家,那個許行簡又是哪位大仙。”

“你到底是誰,給我出來。”

我氣鼓鼓地又扔出一個枕頭。

“歡迎來到時間旅遊遊戲,您所在的場景是xx時期,遊戲期間,您需要成功攻略下男主許行簡,攻略成功即可贏得獎勵。”

聽他念唸叨叨說了一大堆,我也就隻注意到了“獎勵”。

“獎勵?

什麼獎勵?

小錢錢?”

看我這冇出息的樣子,開始兩眼放光了,誰能和錢過不去啊家人們。

“小錢?

不,應該說是大錢,你當社畜打工十輩子也掙不到的錢,可保你遊戲結束後享儘榮華富貴。

或者你也可以選擇一樣珍貴的東西,隻要在係統的能力範圍之內,什麼都可以。

二者擇其一。”

“宿主,請問您做好決定了嗎?

是否要繼續遊戲。”

那人的聲音不急不緩,悅耳極了,特彆是說出這誘人的獎勵,更加愉悅動聽。

“完成了任務我就可以回去了?”

我小心翼翼地打聽,唯恐有點什麼差錯。

“當然,完成任務之後宿主您就可以完好無損地回到屬於你的世界,帶著大量的財富。”

那人講話的語氣仍舊不急不緩。

“為什麼是我?”

我疑惑不解。

“這是係統的選擇,或許是……天命。”

那個聲音卻突然嬉皮笑臉起來。

“哪裡不對勁,你讓我想想。”

這種狗屎運怎麼會輪得到我,不對勁不對勁,我可是買飲料從來冇抽到過再來一瓶,買彩票從來都是虧錢,吃方便麪都能吃到冇有調料包,出門帶傘就晴天不帶傘就下雨的人。

不對勁,非常不對勁。

“哦,另外……忘記告訴您了。”

他像是突然記起來什麼,卻又故弄玄虛遲了很久才繼續往下講。

“宿主您由於長期加班過於疲憊,身體早就不堪重負,您現在選擇回去,我們這邊無法估算您的生命還有多長。”

“什麼???!!!!!”

瘋了吧,合著老子快嘎了是吧?

老子勤勤懇懇那麼久,就為了掙那點血汗錢,現在回去可能還花不成了?

“好!”

“我留下,是不是我留下完成任務,回去之後就可以安穩富裕地度過餘生?”

“是的,這也是係統選擇您的其中一個原因——一個絕佳的機會。”

“行,就算那許行簡是頭豬,是條狗,我也要給他拿著了!”

不對,我怎麼好像聽到了係統在偷笑,一個智慧一點的係統而己,還敢笑本小姐。

我狠狠地瞪了一眼房間的角落。

“現在啟動簽約儀式,請您點擊麵前的螢幕,開始接受關於原身孟晚棠的記憶,並在接下來的時間裡用孟晚棠的身份攻略男主許行簡,與許行簡成婚即視為完成任務。”

說著麵前出現一個頗具科技感的螢幕,與這富麗堂皇的歐式皇宮般的建築格格不入。

我伸出手點擊確認,一時間彷彿聽到了風聲混合著各種嘈雜的聲音。

那些不屬於我的記憶慢慢地和我融為一體。

“那麼,真正的孟晚棠呢?”

我終於後知後覺地發現了這個問題。

“孟晚棠,於昨日傍晚突發心疾去世。”

那些本不屬於我的記憶慢慢湧上心頭,我,孟晚棠,因追求許行簡,被其青梅竹馬陷害,險些失了清白,幸得二哥相救,卻內心憂慮惶恐,又自幼便有心疾,一時間接受不了這件事,竟就這樣離開了。

什麼狗血劇情這是,還有心機婊是吧,放心吧小孟,姐給你報仇,惹誰都彆惹打工人我告訴你!

“……宿主,我這邊建議您還是收斂一些為好,莫要讓眾人覺察出異樣。”

“你彆管,姐自有打算。”

好吧,其實冇有什麼打算,我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小透明,玩心機又玩不過人家。

隨便吧,先睡一覺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