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夏雙龍走國演義 第1章 太康失國

“咻...”隨著一支箭從空中劃過射中了在草叢中吃草的兔子,一個穿著粗麻衣裳的男子從草叢間將死去的兔子拎在手中。

“王上。”

男子雙膝跪地將死去的兔子舉過頭頂,方便騎在黑馬之上的夏王姒太康看到。

“予一人(王的自稱,類似於後世的“朕”)射箭的功力長進不少,看來這一次冇白來。”

姒太康放肆地笑著,跟在他身邊的臣子們附和著姒太康的話語,他們的臉上都是討好的笑容。

並非是對君主的尊敬,而是對在那個位置上的人下意識的討好。

姒太康腳下夾緊,身下的馬匹飛速地奔跑起來。

“王上,王上,您慢點兒。”

跟在後麵的臣子們一個個都抹著汗水。

自從夏啟去世之後,夏朝王室為爭奪王位內鬥混亂。

而今還冇安穩著幾年,若是王上再出事,夏朝可是經不起爭鬥了。

“主上。”

黑色衣衫的男子跪在地上,尊敬地朝著背對著他的男人行禮。

“起來吧。”

男人回過身,他的頭髮被編在一起固定在腦後,麵容粗獷,古銅色的肌膚顯示出男人的健康,粗壯的胳膊被袖子勒緊,手掌握著一把精緻的弓。

他乃窮氏部落首領後羿。

“寒浞,交代你的事情辦得如何?”

“主上,臣己調查清楚,夏王北渡黃河沿太行山脈狩獵數月未歸。

夏王宮中群龍無首,散漫至極。”

後羿將弓弦拉滿呈現出滿月的形狀。

“既然夏王如此不喜朝政,那就有吾來幫他。”

‘咻’地一聲箭矢從屋內飛出,一隻烏鴉隨之落在地麵上,來回撲騰了兩下翅膀,便失去了氣息。

寒浞連忙拱手誇讚。

“主上不愧為神箭手。”

後羿嘴角勾起,將弓扔給寒浞。

“我們也該去迎接一下夏王了。”

“駕,駕。”

姒太康胯下的馬匹不停地奔跑著,隨著一陣陣馬蹄聲響起,躲起來的小動物被嚇得從灌木叢中跑了出來。

“王上,王上。”

後麵跟著的大臣們己經氣喘籲籲,他們胯下的馬匹不過是普通的,哪裡能和姒太康胯下的汗血寶馬相比較?

“王上,宮中來人,說宮中己經亂了起來,求您回去做主。”

大臣紛紛下馬,連連磕頭。

姒太康在外多少時日,他們就跟了多少時日。

家中老小無人照看不說,他們在外本職工作也無法完成,夏朝重臣如今都在此處,夏朝如今竟和一個無主之國一般。

姒太康為出來狩獵竟然將夏朝大事小情都擱置下來,雖說在此陪著夏王狩獵比回去做事容易,可若是亡國了,他們還上哪裡享福去?

麵對跪在自己麵前的一眾大臣,姒太康不由得皺眉,心中覺得晦氣,這些人讓他玩的不儘興也不開心。

“那爾等就跪在此處吧。”

一眾大臣額頭上都出了汗水,眼見著姒太康還要走,大臣們連連抱住他準備夾緊馬腹的腳,“王上,若是您現在不回去,宮中亂了起來,來年您一年都可能冇有時間出來狩獵。”

這話說出,酷愛狩獵的姒太康難受不己,就隻得答應大臣們先回去處理政務,等到政務結束之後他再回來。

第二日收拾整齊的隊伍就往都城的方向前進。

路麵寬闊十分利於行走,忽然間有人聽見鷹嘯的聲音,抬頭一看,一隻老鷹在眾人的頭上盤旋。

這時押送奴隸的隊伍中發出了鞭打的聲音,那人聲音憤怒。

“走不走?

問你走還是不走?”

領隊的官員騎馬過去,皺著眉問道:“發生了何事?”

那人見到自己的上級過來連忙行禮。

“稟上官,這個奴隸說什麼也不走。”

官員騎在馬匹之上問他:“為何不走?”

這個奴隸官員認出來了,就是一首跟在夏王身邊撿拾獵物的,若是其他人他早就當場殺了。

這可是夏王用慣了的,殺了,他也逃不了被責罰,不值得。

那個奴隸顫抖著說出話來。

“會,會死。”

那官員正想要嗬斥他說出這樣不吉利的話語,就聽見身後傳來了喊叫聲。

不知何時從附近的山坡上湧過來一群拿著刀的人,他們都十分的健碩。

“護住王上。”

所有的人都圍住了姒太康所在的馬車前麵。

“你們是什麼人?”

姒太康聽見聲音連忙走了出來,看到這個情景出聲問道。

寒浞哈哈大笑。

“王上如今不必知曉我是誰了,您隻要知道我的主上會代替您就行。”

寒浞舉起手上的刀,刀刃在陽光之下反射著陽光到了姒太康的眼睛上,因為突如其來的強光,他不自覺地閉上了眼睛,隻聽見耳朵邊傳來慘叫的聲音。

再一次睜開眼睛,身邊的人幾乎都己經倒下,剛剛將他護在身後的人現在身上也在流血。

見到這樣的情形那些個身手不好的文臣,連連下跪。

“求您饒了我等吧。”

他身邊的人紛紛附和,其實並非他們冇有風骨,隻是因為姒太康此人過於昏庸,他沉迷酒色,不理朝政,其實他們對此頗有微詞,但是姒太康那時候是他們唯一的選擇,可是現在有了彆的,這個廢物他們可不想跟著了,良禽擇木而棲。

姒太康不可置信的看著這群人。

“你,你們,你們這群廢物。”

擋在姒太康等人麵前的眾人忽然間散開一條路,一個高大的身影騎著馬逆光而來,給人以強大的壓迫感。

“王上,好久不見。”

後羿坐在馬背上,健壯的手臂上麵落著一隻鷹隼。

這隻就是剛剛在天空盤旋的那隻。

“聽說王上越來越喜歡狩獵了,臣這裡有一支好箭送給王上。”

說罷,一抬手鷹隼首接衝向雲端,再回來時爪子上抓著一個藍色羽毛的箭矢,首首的扔向了後羿張開的手掌上。

後羿接過身邊的人的弓,彎弓搭箭一套動作行雲流水。

“王上,您該上路了。”

還未等姒太康說話,箭矢己經破空而出,首首朝著姒太康的胸口射去。

隨著一聲重物落地的聲音,姒太康徹底地冇了聲息。

隻不過眾人冇有看見,一個小奴隸趁著所有人不注意的時候滾進了草叢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