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風起波瀾時 第1章 不太美妙的初遇

天邊晚霞初現,樹邊人影浮動,可以看見一個身著綠色錦袍的,紮著雙丫髻,繫著小鈴鐺的小姑娘坐在山上從邊,在哪裡搖頭晃腦,好像在思考什麼家國大事一樣。

許涴瀾正坐在山崖岩石邊托腮思考,今天回家該怎麼跟爹孃交代自己早上辦的壞事,她又搖搖小腦袋,覺得這不是什麼大事,畢竟之前她可是連爹孃定情信物打碎,都冇有被動毫毛的人。

但這又不一樣,爹孃定情信物多如牛毛,可能自己都嫌放在家中占著極大空隙,早就不值一提了。

這次可真的是不一樣。

“我都看見爹悄摸摸拿出來好幾次欣賞了,我就是好奇嘛,誰叫爹不給我看一下,又不是什麼真正不正經的東西,不就是一塊好看的石頭嗎,打碎就打碎了吧,實在不行就當小秘密告訴娘,應該冇事吧,躲著也不是辦法,先回家吧。”

小聲嘀咕完,彷彿想到了絕好的辦法,許涴瀾拍拍下身緞青裙襬的灰塵,便準備踩著夕陽慢悠悠地回家接受父母的審判。

穿過小徑時,竹林清香西溢,竹葉隱隱被風浮動,光影交錯,耳邊除了自己的腳步聲和鈴鐺聲,還有就是鳥叫聲,相互交錯,安靜又和諧。

剛走出竹林,仍站在坡上,但耳邊傳來一陣嘈雜,抬眼就看見一輛馬車快速向這邊駛來,駕車之人一看有些凶神惡煞之像,眉頭緊鎖出川字紋,,許涴瀾心中有點小緊張,“鎮上什麼時候來了長得這麼難看的人啊”,小姑娘想還是等馬車走了再下去吧,要不這天乾的,全是灰塵。

許涴瀾站在略高處,靠在竹子上等馬車過去,突然看見馬車一側簾子被掀起,就是一個渾身帶傷小孩從車窗處義無反顧地往路旁跳了下去,然後就撒腿開始跑。

駕車男子似乎感到不對,轉頭一看,大罵道:“臭小子,還敢跑。”

然後立馬向他追去。

但在調轉馬車間,男子似乎也瞥眼注意到了路旁山坡上的頗為不耐煩站著的小姑娘,或許心中有鬼,看見不尋常之事總是疑神疑鬼,便仔細想看兩了眼。

男子慢下速度看了兩眼,發現小姑娘著實長得不賴,大概十一二歲,看著還冇抽條,但是也是水靈靈,一點點幼稚的圓潤感,也是很多大老爺喜歡的小姑娘,心想肯定往哪裡都好賣,肯定是一筆大單,於是想著一箭雙鵰,都抓來再說,男孩反正受了傷,肯定跑不遠。

心裡還想,“今天真是好運氣,先是撿了一個長得萬裡挑一的男娃,又是在送貨路上,這麼窮鄉僻壤的地方,看到一個長得不賴的女娃,看來自己的老婆本和以後的青磚房今天都能一併實現了,嘿嘿嘿。”

許涴瀾一見這個男子望過來,而且還扭頭跑過來就知道這鐵定不是個好人了,“我這看麵相的功力不去擺攤都可惜了喲”,嘴裡還嘀咕著,利落轉身也開始跑起來。

雖然男子體力不弱,但是許涴瀾畢竟也是在這土生土長,而且經常跟娘一起采藥,還真冇這麼容易追上,但是小姑娘體力有限,差距很快被拉小,男子心中喜悅越來越大。

就在這時,許涴瀾轉身就是一把粉末撒過來,男子一時不察,全部吸入,開始咳嗽,最後暈倒在地了。

許涴瀾這才停下來喘氣,邊喘邊往男子走過去,狠狠地踹了好幾腳,才解氣,“真以為我怕了,要不是怕你忌憚我不跑,迷藥吸入不夠,萬一發揮不了作用,我纔不跑這麼賣力呢,一看就不是個好人,哼,踹你幾腳都算便宜的。”

罵完人,解完氣,許涴瀾這才慢悠悠往小男孩跑的方向走去。

“這小孩受了傷,肯定跑不遠。”

許涴瀾心中想,結果小男孩比她想的更弱,在不遠處的路邊的草叢裡麵正暈倒著,“還挺聰明的嘛,知道倒在草叢裡,就是太弱了,這纔多遠啊,冇遇上我,你肯定早被抓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