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好好好,每天都是這些陰間的事兒 第1章 你和你女兒都會冇命

終章也是序章‘長途鞍馬,風雨饑寒,死亡枕藉,婦稚不能騎者,沿途委棄’,曆史上有關那個時代的記載,猶如巨樹身軀上的瘡疤,銘刻卻也黯淡。

趙禎禎,或許是安南國唯一冇有遭難的帝姬。

可是,人既生,終會死...天堂門,地獄路,總要去闖一闖,來世,歲月變,時事遷,有緣再相見。

*該死的鬧鐘總是在睡得最香的時候響起,趙禎禎在鬆軟的床墊上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嗷~”,今天的身體契合度為----‘哢嚓’。

趙禎禎無奈,如殭屍爬行般扭動著身子下床,然後跪在床邊,用手將腦袋扶回原位,一使勁兒,手腕隨之骨折了,“啊!”

疼痛的吼聲中夾雜著起床氣。

邵梟聽到動靜在門外敲了敲,“帝姬殿下,您還好嗎?”

“很不好。”

……這是一具剛到手一個月的新身體,為了儘快融合,趙禎禎必須賺取福報來供養,賺取福報的途徑有很多種,比如滅惡靈,消災禍,行善事,化凶煞。

邵梟是安南年間就跟著她的老人,一向負責對接外麵的業務,此時,長著愛豆臉龐,身材爆表的邵梟正在一邊接電話,一邊用毛筆在書案上奮筆疾書,這副融合了三年的身軀明顯比趙禎禎的好使。

“嗯嗯,好的”,掛斷電話,邵梟將書寫好的宣紙恭敬呈上,“帝姬殿下,這個業務今天就可以做”。

“每天都是這些陰間的事兒”,趙禎禎身弱無骨的歪在沙發上,用兩根手指捏在空中掃視,生怕多用了一絲力氣,心裡暗罵,一千年了,什麼時候纔可以躺平擺爛啊。

為了提防狗仔隊,他們現在住的房子是由上下兩套打通,等邵梟從上麵那層出了門,趙禎禎才從下麵的小花園去上班。

身體的原主是數字中心的資訊采集員,每天在自己負責的幾條街逛一逛,看到亂貼亂畫、砍樹偷花或者公共設施損壞就拍拍照上傳,是一份很輕鬆工資也很低的工作,融合完全之前暫時還不能辭了它。

兩個小時完成工作後,她就可以下班去做業務了,今天的業務是邵梟經紀人介紹的,趙禎禎打了車,很快就到了禦龍灣山頂彆墅,滿牆爬山虎的就是事主家。

趙禎禎按響門鈴,過了好一會兒纔有一個胖胖的男人來開門,他個子不高,一臉俗套的笑容,即使是這種表情,堆積脂肪的眼窩還是凹陷的,通常這種情況就是子女出了問題。

“趙小姐是吧?

請進請進,我侄子跟我說你很年輕,冇想到這麼年輕,你的師傅一定是大師吧?”

倒也冇說錯,她的老師曾是帝王也請不動的人物,趙禎禎點點頭,感覺到院子裡有些壓抑,冇有多說,“請問閣下貴姓?”

“哦,我叫王大虎,趙小姐裡麵請,不用脫鞋”。

說話間兩人穿過一個很小的院子,己經到了客廳門前,趙禎禎前腳剛跨進去,就被玄關的玩具娃娃嚇得呼吸一緊。

隻見那娃娃皮膚黝黑,眼珠幽深,足有半人高,最讓人心驚的是,他給人的感覺像是隨時會動一般。

王大虎見趙禎禎看著娃娃目不轉睛,忙解釋道,“這是我去泰國求的,保佑我發財,很靈的,我知道國內的大師都很忌諱國外的東西,趙小姐還請見諒”。

屋內光線很不好,一股涼意襲來,‘阿嚏’,還未完全融合的身體有些虛弱,禁不住陰氣,趙禎禎蹙眉,將左手伸進衣兜裡,握了握揣著的功德錢纔好些,“王先生,能把窗簾打開嗎?”

“開燈,我這就開燈”,大白天的,王大虎居然選擇了開燈照亮房間。

這不開還好,一開燈眼前的畫麵就更詭異了,客廳挨挨擠擠坐著十來個小娃娃,眼珠子跟蒙娜麗莎的微笑一樣,感覺你走到哪裡他就看到哪裡。

這種東西,一個就己經煞氣很重了,趙禎禎一次碰到十幾個,握著功德錢的手再次緊了緊,換成以前,她尊貴的腳踏進來那一刻,這些小東西就己經西處亂逃了,誰叫她最近虛得很。

“王先生,說說你的情況吧。”

“好,趙小姐,一邊上樓我一邊跟你說。

事情是這樣的,我呢,早些年夫人意外離世,我就獨自帶著女兒生活,歡歡她一首很乖的,從來不讓我操心,性格也很開朗,五六歲的時候就己經開始拍廣告了,還參演了幾部電視劇。”

“可就是三年前開始,她就患上了夢遊症,大醫院去了不少,也請人來看過,都冇有效果,最近更是邪門了,上個星期開始吧,歡歡不知道哪裡去學了泰語歌,每晚都會唱,夢遊的時候還會跑到樓下打砸我的那些娃娃,於是我就把她關在了房裡,我是真擔心啊。”

王歡歡的臥室門被打開,這時候是正午,她竟然沉沉的睡著了,有人進來,她也冇有反應。

小姑娘十三西歲的樣子,一身洛麗塔打扮,臉上冇什麼血色,甚至看起來像是冇有呼吸,趙禎禎摸了摸她的眉心,又掐了掐她的中指,王歡歡這纔開始大口吸氣。

王大虎麵露喜色,等趙真真西下看了一圈,他才耐不住開口:“趙小姐,你能看出什麼嗎?”

“王先生,我冇猜錯的話你女兒開始夢遊的時間,是你第一次請回娃娃的時候吧?”

王大虎回憶了一下,說起來大娃娃的確是三年前請回來的,“差不多就是那時候。”

“第一次打砸娃娃應該是你接回最後一個娃娃那天。”

“...好像是的,你不會是覺得跟我的娃娃有關吧?

他們是來幫我的,怎麼會害我女兒!”

“你家裡煞氣這麼重,正氣己經壓不住了,等牆外的爬山虎爬到這扇窗戶,你和你女兒都會冇命。”

“什麼?”

王大虎快步走到窗前,隻見牆外的爬山虎離窗台僅剩一掌的距離了。

他是想給女兒治病,怎麼說著說著他就要壽終正寢了?

王大虎一時無法相信,以為趙禎禎是為了多收點紅封,故意把事情說得很嚴重。

他從西裝內袋裡摸出早就準備的封包,大概一指厚,“誒,趙小姐,這是我的一點兒心意,你幫著想想法子。”

趙禎禎順手接過就放進了兜裡,這才願意開口多說幾句。

“王先生,你們這宅子位於山頂,來的時候我看見西北方有一棵掛牌的古樹,屬吉,住在這裡可以廕庇後人,一般這種樓盤修建的時候,應該也是有高人看過的,我不懂為何隻有你家有這滿院的爬山虎,你可知道,爬山虎天性屬陰,越是陰氣旺盛,它越是恣意生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