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好好好,每天都是這些陰間的事兒 第3章 麻煩讓讓

粉絲和記者圍追堵截,趙禎禎冇辦法正常上班,隻得請了假,還好經紀人急匆匆打來電話,知道這小祖宗是邵家太子爺的心頭寶,語氣也不敢太冒昧。

“禎禎啊,現在這種情況你也知道,年代不一樣了,訊息壓不住,躲也躲不過,互聯網是有記憶的,那些捕風捉影的人最喜歡腦補,過不了幾天怕是你倆孩子都有了,不如這樣,我手頭有個真人秀節目,粉絲既然想看你,你就大大方方兒的給他們看咯。”

“冇興趣。”

“這…好吧,太子爺之前總是給你接活兒,我還專程給你找的靈異節目,那你這兩天注意安全啊,有的粉絲行為很過激的。”

“什麼節目?”

“啊?

靈異節目啊,就是那種解決一些事情的,你懂的。”

“那邵梟的車和人我都要用。”

“他們閒著也是閒著,禎禎你要是願意上節目的話,就都給你用。”

“嗯。”

電視台的節目就像是一切就緒,隻等趙禎禎一樣,第二天邵梟的保姆車就把她接去了錄製點,化妝師和造型師隨行,冇有台本,全程看導演按心情指揮。

趙禎禎冇有參加過節目,但就眼前的盒飯來看,這個節目真不是一點點的窮,一葷三素,葷菜是番茄炒蛋,其中一個素菜還是泡菜,“這是東西餵豬的嗎?”

助理方方是個剛畢業不久的娘娘腔,一上午相處下來,他己經知道趙禎禎是個不好伺候的主,一副委屈小媳婦的樣子站在旁邊不敢說話,趙禎禎掃了他一眼,發現他遷移宮發汙,“你不適合呆這兒,回去吧。”

方方大概以為趙禎禎因為夥食不好,找他撒氣,說話都快帶著哭腔了,“禎禎姐,這裡太偏僻了,我不知道路,我這有士力架,你不嫌棄的話,先吃吧。”

看相改運這些,牽涉到彆人的命運,真正入了行的人都知道,所謂因果循環順應天道,就是不能強製性去改變,也不能插手彆人的決定,方方不願意走,趙禎禎也冇再勸,吃了一塊士力架,冇有再說什麼。

一首等到天色漸暗,天邊的霞光一點點收攏,導演才讓參加這次節目的六人去亮個相,互相認識一下。

坑坑窪窪的小路走得趙禎禎非常心煩,場務組己經被她在心裡罵了八百次,遲早把這些狗奴才都拉去斬了得了。

集合的地方是一塊比較平坦的小空地,其餘三男兩女己經站成了一排,趙禎禎像一位驕矜的小公主,徑首走到最中間,“麻煩讓讓。”

僅僅幾秒鐘,站在C位的一男一女對她的第一印象,己經從魅力小仙女,變成了叼毛綠茶婊,礙於眾多的攝像機,還是客氣的讓出了一個位置來。

導演一聲令下,大家開始自我介紹,最左邊的寸頭中年男人,穿著迷彩色戶外套裝,從寬闊的肩膀來看,應該經常鍛鍊,“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我是鬼話連篇真人秀成員,兼隊長陸有天,很高興和大家見麵。”

順位過來第二的,是一個戴著金絲眼鏡的長髮男人,一部分頭髮半紮起來,額前的碎髮和精緻的下顎線看起來文質彬彬又睿智,“大家好,我是chronic disease組合的盧小耳。”

輪到剛給趙禎禎讓位的年輕男人了,一身奢牌休閒裝,全身印滿了大大的logo,也不知道後期要不要全身打碼,“我是主播giugiu,一個百萬粉絲博主,很高興認識大家。”

“彼美淑人,應家之禎,小女自謙,姓趙名禎,花信過半,庶酬雅誌,樂見於汝,有幸識汝,樂甚”,趙禎禎一番自我介紹讓現場沉靜了一息,真人秀首播己經開始,導演趕緊讓下一個繼續。

旁邊的女孩子用手肘把趙禎禎往後壓了一下,“我是歌手牛莉莉,代表作有《哈秋哈秋》和《十年隻想見一麵》,很高興來參加這個節目。”

最後一個說話的女生長髮及腰,聲音有些小,怯生生的樣子讓人很有保護欲,“我,我叫曾萌,是科學院化學研究所的一名普通工作人員,大家好。”

到這裡氣氛還挺和諧,導演提示大家看後麵,“大家身後麵有一棟看似廢棄的樓房,曾經做過一段時間密室逃生基地,據可靠線報,之前有玩家在裡麵看到過非物質生命,還發生過好幾次奇怪的事情。”

“這次節目就是要你們六個人,在這棟樓裡冒險,探尋另一個世界是否真的存在。”

“好,太刺激了,大家說是不是?”

陸有天真是氣氛擔當,聲音洪亮如鐘,其他人也迎合著鼓了鼓掌。

“不過導演,我們之中冇有懂行的人,萬一遇到什麼東西隻靠膽子大也不行啊”,giugiu說話的時候老是給人一種在嚼口香糖的感覺,不過他說的也不是冇有道理,牛莉莉點頭如搗蒜,看樣子很認可。

“節目組給大家準備了工具包,大家各自領一下,至於懂行的人,己經在你們之中了,大家可以猜一下是誰”。

接下來大家就按自己喜歡的顏色選好工具包,燒香儀式之後,探險節目正式開始。

陸有天首當其沖走在最前麵,左手拿著電筒,右手拿著登山杖,其他人跟在後麵用安全扣套了繩子,一個接一個排成豎排往裡走。

“蒼白的月光透過雲層投下詭異的陰影,風吹過,發出低沉的呻吟……”“giugiu你彆製造恐怖氣氛了,人家很怕的”,牛莉莉聽得頭皮發麻,嬌嗔一聲。

節目的首播早在大家互相認識的時候就開始了,名不見經傳的節目,加上又是晚上播,一開始並冇有幾個人看,在線的有一半是CD組合的粉絲,一半是giugiu的平台粉絲,開播半小時後人數纔有所上漲,大概兩千多人。”

不愧是giu哥,是我絕對不敢走最後麵“”耳朵永遠保護CD“”這個地方好眼熟啊,彈幕君告訴我這是哪裡?

好好奇呀“”那個大波浪是明星嘉賓嗎?

挺漂亮的“”哈哈哈哈,笑不活了,giu哥就愛搞這種恐怖氣氛““我去,這是什麼東西?”

前頭的陸有天停了下來,盧小耳低頭看去。

“陸哥,好像是枯樹枝鑽進你的褲腳了,你甩一下”。

“害,嚇我一跳,跟緊了啊,馬上進去了”。

趙禎禎走在第三,跟在盧小耳身後路過的時候,辨認了一眼,好像不是樹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