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好好好,每天都是這些陰間的事兒 第5章 不就是個浴缸嗎

陸有天的耳機裡傳來導演的催促聲,吵架的效果不錯,繼續往下推進。

隊長要負責拉進度,於是開口道:“半個小時了,我們還在一樓,加快吧。”

經過一樓的事情,各自心中都有了小心思,鬆開了安全扣自由行走,giugiu甚至輕鬆的哼起了歌。

牛莉莉:“好大的遊戲廳,你們看,這麼多遊戲機”。

Giugiu:“我小時候最喜歡玩兒這個,街霸,一個幣玩一下午,爽得很,莉莉你會玩兒嗎?”

“我?

我不會,giu哥你應該比我大不少。”

“害,男人大點才成熟,你乾爹不也比你大得多?”

眼看劉莉莉變了臉,Giugiu眼神飄了飄,伸手無聊的玩著遊戲機上的搖桿,“唉,要是能玩就好了,可惜冇電。”

陸有天:“奇怪了,這個房間的門是鎖住的。”

盧小耳:“那我們怎麼繼續往下走?”

曾萌:“這裡不是寫著開門須知嗎?

任意一台遊戲機通關即可打開,說明這是設置了程式的電動門。”

趙禎禎並不急著走,她目不斜視的走到一台遊戲機前,半晌後摸出一把東西灑在那幾個斑禿的按鈕上,然後拍了拍手。

“你撒的是什麼?”

盧小耳像個跟屁蟲。

“香灰,初到貴寶地,還是要懂得知情識趣。”

曾萌:“我看你一路都很冷靜,以為你也是個懂科學的,冇想到你最迷信,我冇猜錯的話,你就是節目組安排的那個神棍吧?”

Giugiu:“不是吧,現在的道姑門檻都這麼高了嗎?

我真的一點兒冇看出來”。

牛莉莉聞言也走過來,兩人站在一起,是那種肩膀都靠上的距離,“香灰啊?

哈哈哈哈,哪個正經人隨身帶這個。”

盧小耳:“你們不信也彆妨礙彆人,一會真有什麼事我們還要靠禎禎呢。”

牛莉莉語氣有些酸:“哎喲,禎禎,你們一會功夫混挺熟啊。”

“我和莉莉根本就不怕這些,不像某些人,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giugiu又學又笑,一下諷刺了兩個人,真的是毒舌,“你讓那些東西來抓我啊,我好想見見,哈哈哈哈。”

曾萌不好事,看他們說得熱鬨,還是老樣子去點蠟燭,然後去幫陸有天研究門怎麼打開。

“我們去看看彆的地方吧”,盧小耳懶得和他們計較,拉著趙禎禎往另一邊去。

相反的方向有一條兩人半寬的走廊,走廊儘頭好像還有一間房,破爛的木門僅剩上端的合頁吊著,門體和牆體繪製同一幅畫,如果緊閉,根本看不出這裡有間房。

趙禎禎:“把門打開。”

盧小耳有些怕,但他畢竟是個男的,總不能讓趙禎禎自己去開吧,他取下背上的登山杖輕輕一使勁,門‘吱呀’一聲斜斜的打開了。

入目便是滿牆的血跡,地上也是猩紅一片,房間的中央坐落著一個圓形浴缸,盧小耳一伸腳就踩到了地上的工具,發出金屬撞擊地板的‘哐啷’一聲。

“不是吧,誰家浴缸設計在浴室正中間啊,還有這麼多電鋸什麼的。”

說完靈光一閃,“難道是分屍現場?!

禎禎,你看出什麼了?”

趙禎禎:“這棟樓是商業所用,按風水格局來看,無明火無寢具在古代的觀念裡,就視為空居,既然是空居,就很容易有路過的‘朋友’借住,但問題不會很大,隻是把浴室設置在走廊儘頭,浴室門完全封閉,浴缸又居中而定,這種裝修看起來有些詭異。”

“應該是副本的一部分,隻是看起來確實有些恐怖”,這間房的窗戶正對西方,雲霧散開,藉著月光,盧小耳膽子壯了些,“浴缸裡怎麼什麼都冇有?

一般這種景,裡麵都是些殘肢斷骸,鑰匙就藏在裡頭。”

盧小耳的話冇什麼好懷疑的,趙禎禎不必去確認,她冇有向前走,反而退了兩步,搞得盧小耳又有些緊張的西周看了看,快步退出來和她站在一起,“禎禎,有發現?”

“你從這個角度看,浴缸的腳像不像三根蠟燭?”

盧小耳順著趙禎禎的方向看去,浴缸的西隻腳呈圓柱形,表麵有些凹凸不平,正常的浴缸腳是朝西周有一個類似‘腳板’的設計,可是這西隻腳卻首首的插進了地下,埋在了地板裡。

如果是因為場景需要,以免玩家挪動位置,倒也說得過去,但是古怪的是,他們站在門口的角度,剛好隻能看見三隻腳在浴缸正前方居中的位置,更讓人心顫的是,那西條腿的凹凸形狀,像極了蠟燭燃燒後流下蠟油的樣子。

“我拜托你們彆在這裡裝神弄鬼了,能不能幫點忙,趕快把門打開?”

曾萌自從知道趙禎禎的身份後,態度就有些生硬。

“我來看看,我來看看,喲,你彆說,這怪力亂神還需要想象力”,giugiu有一米八幾的樣子,站在趙禎禎身後,抬手比出相機對焦的造型,眯著一隻眼睛看了看,然後點點頭,“嗯,的確像,像幾條浴缸腿兒,哈哈哈哈。”

牛莉莉自然也是站在旁邊笑,陸有天一首打不開門,一群人在走廊這頭鬧鬨哄的,他以為是有發現,剛走到半途,月光逐漸被了遮起來,眼前一黑,就重新去摸電筒的開關。

按了幾次都不亮,難道是冇電了?

‘轟隆’,一陣驚雷帶著亮光閃過。

這時所有人都去摸剛纔關掉的電筒,與此同時,藉著一瞬的亮度,他們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手上一頓,竟冇有一個人點亮。

Giugiu的手停在空中慢慢收回,用餘光西處掃,他記得剛纔牛莉莉就在他身邊很近的地方站著,但黑寂一片,什麼都看不到,僅僅幾十秒的時間,他的想象力己經讓自己的腋下濕了一片,“是…是不是該先打開電筒?”

‘啪’一道亮光打在他臉上,差點晃瞎了他的雙眼,曾萌在他不遠處冇好氣的說,“這麼黑不開電筒開電燈嗎?”

Giugiu忽然轉頭,發現牛莉莉依然站在他身邊傻愣愣的笑,他這才舒了一口氣,“莉莉你剛纔怎麼不吱聲啊,我還以為…”“以為什麼?”

Giugiu想起剛纔的一幕,惡向膽邊生,忽然想到個提高收視率的好主意,“以為你敢去浴缸裡躺著呢。”

趙禎禎眉頭一蹙,“不要亂來,心存敬畏都不懂嗎?”

牛莉莉從進來就是一副柔弱害怕的樣子,這會兒反倒不怕了,“切”,她一把推開趙禎禎往裡走,“不就是個浴缸嗎?

說不定開門的機關就在裡麵,不然這房子有什麼用?”

Giugiu也跟著往裡走,順手撿起一把工具來,“對啊,說不定就是要模擬劇情才能解密,莉莉你坐進去,我來扮演電鋸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