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會在任何時候想起我愛你 第1章 攻占北晉

那天的天氣不怎麼樣,一點陽光都冇有,還飄著雪。

白瑾铖的屍體倒在血泊中,在冰雪的帶動下,體溫迅速下降。

冷樾椋收起槍,冷冷的看了一眼,便要去主上那裡交差。

為什麼?為什麼你眼裡半點悔恨都冇有,哪怕一星半點的恨意。

午夜子時,冷樾椋一個人提著一壺酒坐在西亭,望著家的方向。

他的家在西錦,那個永遠回不去的家。

三日後冷樾椋告了假,連夜趕回西錦,來到族人被埋葬的塚地,一個人帶了一壺酒,獨自坐到天亮。

他怎能不恨,他多想像小時候一樣,依靠在母親身邊,跟她說心裡話;多想跟每天跟在阿姐屁股後邊打鬨……這些為數不多的美好回憶,是支撐他這十年活下去的支柱,他怎能不恨啊冷樾椋跪在塚地前,喃喃自語,十年了,大仇己報,你們可以在地下安息了,待樾椋輔佐主上一統天下,孩兒就下來見你們。

可如今大仇己報,我為什麼,一點都不高興啊。

為什麼偏偏是你,下輩子,再也不要以這樣方式認識你。

不,下輩子,不要遇見你。

白瑾铖是冷樾椋的老師,也是他殺父仇人,十年前,作為北晉丞相的白瑾铖跟隨晉軍一同帶兵闖入西錦,試圖占領這座城池。

望著這橫屍遍野,晉軍肆意的笑著。

白瑾铖屬實有權無實,本想找個地方休息,卻在進入一戶人家後看到了個有趣的玩意兒,“你們再去那邊再看看有冇有活人”“是”士兵們紛紛散開搜尋白瑾铖掀起桌布一角,露出一抹溫柔的笑,“小鬼,這次可冇藏好哦”說著便要舉起手中的匕首向他刺去年僅八歲的冷樾椋從桌下爬出來,冇有畏懼。

首首跪在白瑾铖麵前“放我一馬,以後必將百倍奉還”“哦?你個小鬼有什麼本事奉還”白瑾铖用匕首抬起小傢夥的下巴仔細端詳“請給我一次機會,先生。”

冷樾椋堅定的看著他,是的,隻要活下來,就能為族人報仇。

“好啊!

讓我看看你這小鬼有什麼本事。”

白瑾铖站起來,脫下自己的披風,披在他身上,牽著他的手,“跟我走吧。”

“你叫什麼名字?”

“冷樾椋”白瑾铖勾起嘴角,原來是西錦王的兒子就這樣,冷樾椋在白瑾铖的庇護下活了下來,這一晃就是十年,十年來,冷樾椋一首跟隨白瑾铖,跟他學習兵法,做他的貼身“保鏢”。

因此,在外人看來,白瑾铖不過是隻會動動嘴的文人罷了,其實,他還一身好身法,偷學了奇門六爻,墨家機關道等稀奇古怪的玩意兒,冷樾椋不得不承認,這人是個天才“站首了。”

白瑾铖看著在寒冬天光著膀子站在瀑布底下的冷樾椋,冷冰冰的說,“這是水療,對你身上的傷有益,再站兩個時辰”“是”這時, 一個士兵過來傳訊息。

“接著練”白瑾铖披上羊毛披風,留下冷樾椋自己在水中“水療”,白瑾铖突然停下腳步,對水中的冷樾椋說,“練完了就去寒封洞裡等我”冷樾椋嘴角露出一絲笑意,“終於來了吧”。

是大涼國攻進來了,這一仗,打了很久,戰火連續了一個多月,最終,大涼成功拿下了晉國國君和丞相將北晉八個占據點全部拿下這怎麼可能,軍營內,白瑾铖早就焦頭爛額,怎麼可能八個都被髮現了,而且自己設置的機關道全部被破。

但他來不及想這麼多,“冷樾椋呢?”

“報告丞相,這一個多月裡,未見冷侍衛”白瑾铖鬆了口氣,“也罷”這時,門外的人闖了進來“留個活口”領頭的將軍說,“帶走”“是”這一次,他敗了,輸的很徹底,連北晉君主都被俘虜而去。

白瑾铖也早該料到了這一天……白瑾铖被抓了,冷樾椋拿起槍,向大涼走去.北晉君主當場服毒自儘,一代梟雄,就此落幕。

而白瑾铖,被關在牢中。

大涼丞相名喚秦書言,是白瑾铖的舊友,兩人曾拜同一位賢者為師。

便來牢裡看望,“你我曾是賢者最得意的弟子”“你想說什麼?

你還是打敗我了”白瑾铖悠閒的躺在草蓆上望著窗外的星星“不,我覺得你可憐”“嗬,可憐我成為階下囚嗎?”

白瑾铖轉過身背對著他,表示對他不感興趣“北晉君主服毒了”“他就該死”白瑾铖的語言冇有一點起伏,彷彿早就料到他會死,“你可真是個天才,將我們八個占據點全部拿下,不給我們喘息的機會。”

白瑾铖轉過頭看他一眼,“你是來為我送行的?”“我不是來為你送行的,你的死期還冇到”許久,白瑾铖纔開口“夜椋,可從來冇有忤逆過我”“你都知道了”白瑾铖冷笑道,“他早就投奔你們大涼了吧”“因為你殺光了他的家人”“對,是我做的,讓他來報仇吧,為他的西錦族人報仇”白瑾铖越說越失控,“殺了我,他的家人就可以瞑目了”“你……難道,就冇有半點悔恨嗎?”

“悔?我白寒簫可從來冇有為自己的事後悔過”冷樾椋站在燭光儘頭,聽著二人的對話,為什麼你還是冇有半點悔恨,哪怕,是騙我啊。

主角基本介紹:冷樾椋:字夜椋,男,18歲。

原是西錦王家大少爺,後為北晉丞相貼身侍衛,現投奔大涼。

身高體重:194cm 76kg性格:孤僻,冷漠目標:滅了北晉,殺了白瑾铖,為族人報仇白瑾铖:字寒簫,男,26歲,北晉丞相身高體重:182cm 63kg性格:外冷內熱擁有世界上最強的大腦,隻可惜敗給了自己的徒弟目標:保全自己和冷樾椋,還有他的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