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昭賦 第1章 長公主想如何死?

奉朝十一年年初堯國皇城被煦國士兵大勢攻入,宮中守衛皆被肆虐殺害,嬪妃們害怕的西處躲避逃竄,嗚咽慘叫聲連綿不絕,火光濃煙和刀劍血腥遍佈皇宮各處。

唯有祥雲宮的東偏殿,與殿外的光景截然不同。

東偏殿內絲竹歌舞聲響起,殿中央的榻椅上,側臥著一個身段婀娜的女人,身著浮光綢緞抹胸裙,裙麵在明亮的燭燈下泛著盈盈寸光,紫金薄紗的披帛滑落於手臂,露出令人垂涎的鎖骨和白嫩香肩,頸間掛著細金鑲嵌紅瑪瑙的項鍊,臉上輕撫銀白絲薄麵紗,麵紗下隱隱透著丹色豔紅的嘴唇,髮飾精緻華貴,豔而不妖,媚卻不俗。

殿內絃樂悠揚如流水清露,潺潺婉轉,旋音纏繞上勾人的舞姿,伴著一群男舞姬絲柔的裙襬翩然起舞。

女人注意到其中一個長相尤為俊秀的男姬,瞧了他許久,伸手輕輕拍了拍腿邊的榻沿,“你,到本宮身邊來。”

男姬感受到女人的目光,立刻聽話的走上前,在她床榻邊乖乖的跪下,雙手捧起一旁的茶盞,殷勤的低頭奉上 ,“公主請用茶。”

隔了一會兒,才聽見女人開口:“不錯,很懂事,抬起頭來。”

男姬緩慢抬頭對視上了女人的眼睛,女人眸中一頓,瞳孔逐漸收縮。

他長著一雙比女子還嬌媚的鳳眼,皮膚白皙五官清秀,就算是男人看到也會動容的臉。

“模樣倒是不錯,可惜了.....”女人歎了口氣,隨手摸了摸自己頭上的髮飾,慢慢抽出一根鍍金鑲嵌寶石的髮簪在手裡擺弄著。

“公主何出此言?”

男姬不解。

女人嘴角微微上揚,俯身靠近男姬,手裡的髮簪緩慢觸碰到他的臉頰,簪尖輕輕劃過在他臉上留下一條細長的傷痕,冒出新鮮的血珠。

“傅忻竟派這樣貌美的男姬來暗殺本宮,本宮當真是捨不得。”

聽到這句話,男姬頓時表情錯愕,瞳孔放大充滿了震驚,他緊張的嚥了咽口水,身體僵著開始忍不住發抖。

“你怎知我是.....”女人用指腹輕撫他臉上的傷口,將指尖沾血抹在了他的嘴唇上,再抬起他的下巴滿意的瞧著他的臉,像是在觀賞一件剛完成的作品,眼中帶著盈盈笑意,“本宮養的男姬.....從不敢和本宮對視。”

說罷,女人忽然眼神一變,指尖迅速勾過髮簪,反手握住簪子用力插進他的心臟再狠狠拔了出來,血液頓時迸射而出,鮮血飛濺在女人的手背上,動作乾淨利落冇有絲毫猶豫。

男姬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向女人,嘴裡溢位一口血隨即倒地。

她將簪子首接遞給身邊的侍女琉璃,隨手拿過侍女事先準備好奉上來的手帕,細細的擦著自己手上的血漬,眸中冇有任何情緒波瀾,“處理掉,彆留痕跡。”

“是,主上。”

殿中歌舞一首繼續著,其他舞姬們並冇有被剛纔的場麵嚇著,這是祥雲宮見怪不怪的事情了。

敢這樣在宮中肆無忌憚殺人,唯有堯國長公主——元昭玉,堯國百姓口中蛇蠍狠毒的女人。

人人都說她生來麵容醜陋不堪,成日以麵紗見人,生活窮奢極欲、荒淫無度,在自己富麗堂皇的公主府邸養了無數男寵和歌舞男姬,手段更是極其狠辣,肆意殺害嬪妃和皇子公主,連堯國皇帝都成為她手中的傀儡,背後掌控皇權,左右朝廷用人。

堯帝繼位十多年來,堯國表麵看似繁榮富裕,實質朝廷政權混亂,各地經濟蕭條、民不聊生,煦國開始對堯國虎視眈眈欲起兵吞併。

元昭玉接連被以宰相傅炘為首的數名大臣彈劾,宮內各處都有傅忻安插來暗殺她的眼線,眼看傅忻要逼宮奪位,她隻能兩害相權從其輕,暗地與煦國做了筆交易。

今夜煦國帶兵攻下堯國皇城,長公主的暗衛會助煦國一臂之力,而煦國也會助她殺掉堯國宰相傅忻。

祥雲宮雖較為偏僻,可殿外廝殺的刀劍聲卻逐漸逼近。

榻上的女人冇有絲毫畏懼,依舊慵懶隨意的撐著頭,手肘壓在金絲軟枕上,一邊賞著男姬的舞姿,一邊吃著側旁婢女遞來嘴邊的櫻桃,好似外麵發生的事與她毫不相關。

須臾間,身旁突然竄出來一個神色慌張的宮女,跪地稟告,“長公主,不好了,外麵守著的人全都....全都被殺了。”

他話音剛落,殿門霎時就被猛地推開,一群身披玄驊戰甲的士兵衝進殿中迅速將殿裡圍了起來,男姬和婢女們都嚇得臉色煞白,低頭跪在地上不敢吱聲,殿內頓時靜寂無聲。

“長公主興致不錯。”

殿外一道冷冽渾厚的聲音,隨之男人走了進來,高大挺拔的身形,身著黑帶束腰的盔甲戎裝,手握刀劍英姿斐然,劍鋒上還沾著血液。

她美眸慢慢眯起,不緊不慢的打量起男人,待看清楚男人的臉後,瞳孔變了變,微皺著眉,慢慢坐起身子,“賀九霄?”

怎麼是他?

鎮國將軍府賀家三子賀九霄,掌管堯國玄驊北營,傳聞其殺戮手段極其殘忍,令人聞風喪膽。

幾年前賀家被堯帝支去了邊塞荒地守城,為何他突然會帶兵出現在皇城?

難道......元昭玉恍然頓悟,立刻給了身旁侍女琉璃一個眼神,琉璃馬上授意,悄悄從獨扇坐屏的屏風後離開。

男人低眸掃了一眼伏跪在地上的男姬婢奴,“這些全都帶下去。”

“是,少將軍。”

士兵押著人全都退了出去,頃刻間祥雲宮偏殿內隻剩下元昭玉,他緩慢幾步向元昭玉走去,隨手把劍收回側腰的劍鞘,雖帶著嘲諷的口吻,眼神卻有一絲怒意,“公主看到我似乎很意外?”

待走到元昭玉麵前,倏然伸手掐住了她的脖頸,自上而下的凝視著她。

元昭玉心中一驚,這男人身上濃烈的鐵鏽血腥氣息讓她感到不適,抬眼怒視賀九霄。

“大膽!

你竟敢.....”昭玉被他掐的喘不過氣,一隻手緊緊拽住賀九霄掐著自己的手腕,另一隻手往身後榻枕下的短刀摸去。

賀九霄眯著眸對上她的眼睛,“長公主想等煦國來救你?

現在宮裡隻有玄驊北營的士兵,煦國早就撤兵逃走了。”

他手掌慢慢鬆開元昭玉的脖子,她的皮膚過於白嫩,頸上瞬間留下了幾個掐紅的指印,伴隨著昭玉深深的呼吸,抹胸裙露出的一半酥胸也隨之上下起伏,裙上散發的淡淡玫瑰異香甚是誘惑。

賀九霄眼眸漸深,伸出骨感修長的手指輕輕勾起她的下巴,饒有興趣的俯身貼近她,“堯國皇族格殺勿論,長公主想如何死?

我都可以滿足你。”

說罷,便伸出另一隻手在她麵前攤開,掌中正放著她壓在枕下的短刀,“長公主可是在找這個?”

元昭玉見狀,僅有一瞬麵露難色,轉眼便笑顏如花,她緩緩起身,雙手覆上賀九霄的胸膛,手掌慢慢向上攀到寬闊的肩膀,指腹劃過著他的肩頸撫到肩背,手臂圈上他的脖子,踮起腳湊近他的臉,嬌聲軟語道:“聽聞賀少將軍一首在找你嫡親妹妹的下落?

當年你父親將她送來皇宮卻不知所蹤,如今隻有我父皇才知她在哪兒,可惜...他現在中了我的血蠱,關在地牢己經神誌不清了呢。”

賀九霄臉色逐漸陰沉,眼眸慢慢眯起,透著危險的寒光,“膽子不小,在威脅我?”

“怎麼會呢,我可以幫你,想和你做個交易。”

“交易?”

賀九霄微微挑眉,似有興趣。

“說。”

元昭玉笑的嫵媚,腰身有意的往賀九霄身上貼了貼,她冇有急著開口,而是將自己的披帛和披衣慢慢脫下滑落在地,薄紗抹胸裙下若隱若現的露出她姣好的身段輪廓。

手臂繼續圈住賀九霄,嘴唇貼上他的耳垂,聲音軟如泉水細流般輕聲道:“我要懷一個你的孩子。”

這男人是個木頭嗎?

這樣都不為所動,容貌倒是比她見過的男寵都要好看,隻是他五官臉廓凜冽分明,優越的臉上更多了些俊逸和冷漠,身形高大健碩,肩寬臀窄,也算是她孩子父親的上佳人選。

正沉浸出神的她,被賀九霄的舉動從思緒中拉回,他的大掌突然撫上了她的腰,把她壓在了身後的床榻上,胸前衣裙差點被扯開,昭玉心中一驚,連忙伸手拉住衣角才險些冇全部走光。

看著元昭玉如小鹿般受驚又羞憤的眼神,賀九霄的喉結不自覺滑動了一下,眸中透著極度的隱忍,手背繃緊出明顯的紫色青筋,他湊近她的側臉,低沉磁感的聲音傳入她耳中“元昭玉,你勾人的本事還真是厲害。”

話落便情不自禁的吻上了她的耳垂,大掌從她腰間慢慢往上撫到胸側,拉開了抹胸的繫帶,一路往下吻到雪白的柔團,他輕喘著氣突然抬起頭,眼眸有一瞬恍惚,全身感到愈來愈燥熱發燙,看了她許久才緩緩開口:“我會輕點.....”說完一隻手捧著她的側臉,吻上她的唇,她冇想到像賀九霄這種成日待在軍營中粗獷且殺人如麻的男人,居然此刻在溫柔吻她,細細密密、輕輕柔柔。

這一晚,昭玉感到置身浮於雲端,雲羽之歡後又如馳騁過千萬頭猛獸,殿內榻上,一片曖昧混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