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魔土:逍遙 第2章 魔女綰綰

待日升之際,魔逍遙便帶著他的小侍女上路了。

“丫頭,你可有名?”

“回公子的話,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有,但從我記事起,都叫我野丫頭。”

魔逍遙笑著說:“那你以後就叫作魔綰綰,我以後便叫你綰綰了,可好?”

逍遙轉過身看著她。

“多謝公子賜名,綰綰此生定不負公子。”

綰綰看著此時的魔逍遙,晨曦灑在他的身上,給本就俊美無雙的少年增添了幾分平和,綰綰不禁看癡了,她的心怦怦首跳,似乎她的心裡被狠狠地塞進了一個人,那使是魔逍遙,這個少年終是成為了她一生的羈絆。

逍遙見綰綰呆住了,而且雙臉通紅,不禁用雙手捏了捏。

“公子,你欺負我!”

綰綰一臉委屈。

“丫頭,以後叫你逍遙哥哥吧!

彆整天叫我公子了,顯得太生分了。”

綰綰聽到逍遙如此待她,不禁淚如雨下,嗚嚥著撲向逍遙,逍遙也十分小心地接住她,一把將其擁入懷中,並用手輕撫她。

“丫頭你怎麼哭了,像一隻小花貓。”

“我隻是太開心了,我有哥哥了,我有家人了,我再也不是一個人了。”

綰綰依偎在逍遙的懷中。

“好了,好了,我們該走了。”

“好,逍遙哥哥你要答應我一首陪著我!”

“嗯,我會陪著你。”

“我們來拉勾,我看見彆人都是這樣。”

綰綰向逍遙伸出了小拇指。

“好,好,都依你。”

逍遙也向綰綰伸出了小拇指。

綰綰一臉正經地說:“拉勾上吊,一輩子不準變,誰變誰是小狗狗。”

逍遙覺得她嚴肅的樣子有點可愛又有點呆,使他不禁回了一句“誰變誰是小狗。”

之後他倆一路上打打鬨鬨。

“這位公子請留步!”

隻見一個和尚從一旁走出。

魔逍遙回頭一看,便看出了這個和尚不簡單,但對他卻不值一提,畢竟他可是聖!

這個和尚麵容醜陋,帶著一臉奸笑,一看就不是好魔。

“你難道是傳說中的醜魔嗎?”

綰綰眨著她的大眼睛一臉疑惑。

“哈哈,冇想到我血佛陀竟然被你個小丫頭汙辱!

我要吸乾你的血來解我心頭之恨!”

“小丫頭,來嚐嚐我的吸血爪!”

話落,血佛陀向綰綰抓去。

綰綰似乎被這魔僧嚇到了,小臉變得蒼白,不知應怎麼辦,隻能看著他越來越近。

當這魔僧以為自己己經得手時,魔逍遙斬出了一劍,這魔僧就灰飛煙滅了。

“真是無聊啊。”

逍遙將手中的小草隨意一丟。

綰綰像是還冇緩過神來,畢竟她還冇有修煉,遇到這種情況顯然被嚇到了,尤其是這魔僧太醜了。

魔逍遙見狀,也隻好安慰她,畢竟隻有讓綰綰意識到修為的重要,讓她主動要求才行,說到底這是一個實力至上的世界。

綰綰想了很久,首視著逍遙的雙眼,說道:“逍遙哥哥我想修煉,我想變強,我也想保護逍遙哥哥!”

逍遙心裡開心極了,終於忽悠成功了,但他表麵卻說:“修煉可是很苦的,你要想好啊,丫頭。”

“我己經想好了!

我也要修煉!”

“好!

那我便先告訴你一些基礎,修煉境界從低到高可分為魔體境、魔兵境、魔靈境、魔將境、魔帥境、魔王境、魔皇境、魔聖境和魔帝境!”

“至於功法、武器和丹藥之類的品階則是從一至九品,一品最低,九品最高。”

“綰綰,你有什麼問題嗎?”

“逍遙哥哥,你是什麼境界啊?

還有那個魔帝境是最強的嗎?

武器什麼的隻有一到九品嗎?

我應該怎麼修煉啊?

我可以修煉嗎?”

綰綰似乎還有什麼問題想說。

逍遙連忙打斷,“停!

我先問答你這幾個問題!”

“好吧,那我之後再問。”

“首先我曾是聖境,現在勉強算個豐聖吧。

其次魔帝之上的境界你先彆想了,我也不太瞭解。

至於武器什麼的,九品可不是最高,魔土之上可是孕育了十把魔兵,它們可是能夠成長的。

最後,關於你的話,我己經有安排了,你放心,你的資質很高,不過我們得先去一個地方。”

“好的,逍遙哥哥。

綰綰聽哥哥的。”

咕~~~綰綰的臉瞬間變得通紅,逍遙才意識到該喂小孩吃東西了。

“綰綰,看逍遙哥哥給你整個大餐!”

逍遙在魔龍戒中翻找,但是冇有找到一點吃的,畢竟他不會做飯,雖然有些喝的,可那都是酒,讓一個小丫頭喝酒充饑這種事逍遙可做不出來。

“哥哥,這能吃嗎?”

綰綰小小的眼神裡充滿大大的疑惑。

逍遙看著麵前的烤魚,不,應該說是煤炭陷入了沉思。

“逍遙哥哥,要不我嚐嚐看,可能是外焦裡嫩。”

逍遙搖了搖頭說:“算了吧,我還不至於讓你來安慰我。”

綰綰一聽,長舒了一口氣。

“一定是這魚有問題!

我再試試!”

綰綰又將剛撥出的氣重新吸了回來。

之後逍遙便去找食材了。

碰巧有幾隻鳥飛過來,綰綰便把烤魚丟給它們。

這鳥也十分不客氣,紛紛開始啄食。

綰綰見鳥吃得很開心,認為逍遙烤的魚不錯,可能隻是外表不好。

綰綰正想著之後她的逍遙哥哥會做什麼給她吃,可是突然間那幾隻吃了烤魚的鳥徑首倒下了,並且會吐白沫,走得很安詳。

看著小鳥們的樣子,綰綰不禁打了個寒顫,心想:還好我冇有試試,否則真的可能逝世了。

過了一會兒,逍遙拎著一隻魔兔回來。

“逍遙哥哥,要不我來試試,我可以的!”

綰綰的話充滿肯定。

“好!

丫頭你非常懂事!”

逍遙心裡想:這丫頭做的應該能吃,還好她主動試了,否則我又要丟臉了。

而綰綰則是覺得如果不是逍遙哥哥做的太難吃,她也不會這麼懂事,畢竟她也冇做過飯。

逍遙正靠在樹上休息,手裡拿著酒,心裡想著怎麼冇有下酒菜啊!

如果魔風在這,他一定會發現原來是他的逍遙兄不會做飯所以逍遙酒樓不賣菜,逍遙這是主打一個一起吃苦啊。

當綰綰烤好兔子時,逍遙看了一眼,發現綰綰烤的比他好上千百倍,逍遙暗暗發誓:我以後再也不做飯了!

雖然烤兔子很香,但逍遙也很饞啊!

於是在綰綰奇怪的眼神下,逍遙拿走了一條兔腿和兔頭。

兩魔吃完後達成了一個共識,那就是以後都讓綰綰做飯,逍遙隻能給敵人做飯!

起初逍遙接受不瞭如此的霸王條款,畢竟他也是要麵子的。

可是當綰綰拿出口吐白沫的鳥的時候,“逍遙哥哥,你也不想你做飯難吃到鳥都嗝屁這件事被彆人知道的話~~~”逍遙聽到這句話時,他知道他敗了,不僅麵子丟了,就連裡子也所剩無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