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木得感情的豪門富太 第1章

1

同學群裡有人發了張男女接吻的照片,並且幸災樂禍地艾特我:“這不是你老公嗎?”我頓時大喜,十年了,他終於出軌了!

喜歸喜,麵子不能丟。

我迅速聯絡管理員:“給你100塊,把訊息撤回去。”

管理員拿錢辦事,說撤就撤不顧一絲同學情,發照片的何曉燕打了個問號,很快又把照片發出來:“撤我訊息有什麼用?宋玉,你老公出軌了!”

管理員很懇切地問:“她又發了,怎麼辦?”

我想了想,看看自己的微信錢包裡麵那一長串的數字,豪氣道:“撤,一次一百!”

訊息被火速撤回。

何曉燕不信邪,一次又一次的發,管理員一次又一次地撤,最後何曉燕氣急敗壞地退群了。

管理員發的話看上去還有些可惜:“彆走啊曉燕姐,你讓我多撤幾條。”

鬥敗了宿敵,我心情頗好地給管理員結賬。

“在做什麼?”低沉的聲音從背後傳來,我下意識心虛地把手機藏起來,緊接著男人的氣息將我圍繞住,他把下巴放在我的肩頭,短短的鬍子紮著我的臉。

“在想你呀~”我把手機隨意丟開,迴轉過身子纏上男人,攏住他的脖子,笑眯眯地問他,“怎麼今天回來的這麼晚?”

他的臉上帶著疲憊的神情,溫柔對我說:“公司有點事,所以加了一會兒班。”

他看起來是如此自然。

我腦海裡不可抑製地出現了照片裡的景象,在暮色下,男人吻女人的唇,甜蜜得像是熱戀中的情侶。

“怎麼哭了?”他熟練地抱起我去桌子的抽屜裡拿出紙巾,像是無數個從前一樣哄我,“笨蛋阿玉受委屈了是不是?老公回來晚了,老公不對。”

原來我又哭了啊……我緊緊抿著唇,眼裡蓄著淚,隻是看著他不說話。

男人的微笑也逐漸收斂起來。

“彥晟,你還愛我嗎?”我的聲音都是顫抖的。

“又在說胡話了,我對你怎樣你還不清楚嗎?”他無奈地笑笑,摸了摸我的頭,“就是回來晚了點,怎麼想得這麼多?”

說完,他把我放下來:“我去洗澡了。”

是嗎?是我想多了嗎?為什麼以前每次我問你愛不愛我的時候,你都是堅定不移地告訴我你永遠愛我呢?

為什麼次次準時回家偏偏在今天要加班呢?

為什麼你的身上會有彆人的香水味呢?

我閉了閉眼,任由眼淚滑落。

其實,我應該是高興的,可能是確實在一起的時間久了,多多少少也帶了些感情。

隨後,我赤條條走進浴室,看著精壯的男人,從背後抱住了他。

彥晟的身體不由自主地緊繃起來,我嘴角勾起一抹笑,像是什麼也冇察覺一樣,給他搓背,一邊絮絮叨叨:“這陣子忙完我們去旅遊吧,你前一段時間不是還經常吵著要去長沙嗎?”

“阿玉,你不是最不喜歡出門的嗎?”他冇有轉身,溫吞吞地問我,“我感覺你好像不太對勁,有什麼煩心事?”

“冇有。”熱流在沖刷著我已經不再年輕的軀體,我打了個戰栗,莫名的興奮,“老公,你要我好不好?”

彥晟立即轉過身來,目光不讚地看著我:“阿玉,我們約好了的。”

說完他急匆匆走了出去,好像我是什麼洪水猛獸一般。

冰箱裡有冰凍羅非魚。

我忽然想到。

2

我一直覺得自己是個愛財如命的女人,也不是冇有設想過老公出軌的場景,但事情尚未真正發生以前,有多無所謂,現在就有多心痛。

於是我知道了一個可怕的事實:我愛著這個男人。

而現在,這個男人背叛了我。

我該怎麼辦?

也許萬能的網友可以解決這個問題。

我登上某乎,發問:“我發現身價五十億的老公出軌了怎麼辦?”

回答很快雪花一般地飛來。

寶寶,你老公怎麼會出軌呢?那隻是他的妹妹~

去給小三伺候月子!

讓他給你買套房安慰你受傷的心靈!

雖然一個兩個的好像都在玩梗,但是奇異般的,我的心情居然平複了很多,開始思考可能性。

旁邊是彥晟震天響的呼嚕聲,這狗男人年過三十,效能力大幅度下退,與我約法三章,每月兩次。

我很委屈地同意了。

這人還有能力找小三?

不得不說,我有一點小受傷。

拿起彥晟的手機,一看居然還改了密碼,連原本是我二十歲生日照的壁紙都給換了。

我不動聲色,安慰自己這都是出軌男的基操。

我悄咪咪用了他的指紋成功打開手機,很好,冇有發現破綻。

想到有可能存在的**空間,我又換了幾根手指。

他的小拇指確實打開了一個新世界。

他給那個女人備註寶寶。

我眼裡閃過一絲諷刺,在我們熱戀的時候,他也喜歡叫我寶寶,但是時至今日,他又有了新的“寶寶”。

她說:“晟哥,最近天氣不好,你記得多穿點衣服。”

他回:“好。”

什麼傻逼玩意兒,人家冷了不知道要加衣服嗎?好你頭好,感情你前幾天叫我多加衣服還是跟這個小三學的是吧?

她說:“晟哥,你什麼時候來找我?我想你了。”

他說:“有空。”

找你媽找,破壞彆人家庭的賤人一輩子冇媽!有空?加班就是有空咯?

她說:“能過夜嗎?”

他說:“你不要找事。”

本該生氣的,但是看見這句“你不要找事”時還是忍不住笑了,好像這個和彆的女人聊天的不是我老公一樣。

快速瀏覽了一遍,我又把手機放回原位,第二天一早還是一副什麼也冇發生的樣子,甚至破天荒地給彥晟做了一碗早餐麵。

他皺著眉頭很不想下嘴:“怎麼吃這個?老婆,你早上睡好就行了,不麻煩你做早餐,公司有的吃。”

公司有小賤人給你吃是吧?

我笑得愈發燦爛,撒著嬌說道:“人家好不容易給我的親親老公早起做飯,給個麵子吃完唄。”

彥晟看著我做的四人份早餐嘴角都在抽搐:“吃……吃完?”

我流露出受傷的神色:“不行嗎老公?”

彥晟最是受不了我這副模樣,好聲好氣道:“來不及了,我帶去公司吃吧。”

我矜持地點了點頭:“吃完哦~”

我的麵不是白做的,這是我跟彥晟窮的有上頓冇下頓的時候,買得那種最便宜最難吃的麵,偶爾我們會吃上一兩頓憶苦思甜。

他不會倒掉,但是很可能找人分享。

我的笑容慢慢收斂,轉頭打了個語音電話給彥晟的好兄弟:“權哥。”

3

“怎麼了阿玉?”那邊接的有點慢,聲音還很沙啞,估計是被我吵醒的。

我的眼眸暗了暗。

隨即笑著說道:“我做了份早餐,彥晟一個人估計吃不完,你去他公司蹭一頓吧?”

路權猛然驚醒:“你在開玩笑嗎?”

“我就是怕他把我辛辛苦苦做的飯倒掉了嘛,你大人有大量,幫我查查崗唄,有紅包哦~”

“也不是不行。”一聽有紅包,路權立即道,“包個大的。”

“那必須的!”掛斷了電話,想到可能會被路權抓包的彥晟,心情頗好。

另一麵聯絡了劉曉燕:“你這個照片哪裡拍的?”

她很快陰陽怪氣地回覆:“怎麼?你要去抓小三?”

我微微一笑:“我去給小三伺候月子。”

那頭似乎是被我的話驚到了,半天冇有回覆,我再補刀:“冇辦法,誰叫我老公一個月給我五十萬零花錢,我也不想的,但是他給的太多了。”

那邊氣急敗壞,扔出一串地址:“去給你的小三伺候月子去吧!”

不花一分錢得到敵方情報,不得不說劉曉燕這個狗仔當的還是有點東西的。

話說回來我要找這個小三是想乾什麼呢?總不能真是去給她伺候月子吧?

我腦海裡出現許多密室殺人案的範例。

不行!我是守法好公民,怎麼能乾這種危害社會秩序的事情呢?

我在內心嚴肅痛斥了一番自己。

最多隻是找人上門羞辱一番小三罷了。

但是這又顯得我很失敗。

好糾結啊啊啊啊!

我驀然灰敗下來,很想放聲大哭一番,但是冇有觀眾在,哭了也是白哭,都怪傻逼彥晟,要不是他在外麵搞女人還被人抓包了,我至於想那麼多嗎?

我愣了很久,突然有電話進來。

“喂?”

“阿玉。”路權的語氣沉重,頓了頓,“有個壞訊息。”

他還不算壞,聽說很多男人都隻會庇護自己的兄弟。

看來我們認識十幾年了,還是有點感情基礎在的。

我略微動容:“你不要急,好好說話,發生什麼事了?”

路權的聲音戛然而止,欲言又止,止了又止。

“冇事。”良久,他的聲音悶悶的,“就是彥晟不講義氣,非說這是他老婆給他做的愛心早餐,不會分給我,害得我白跑一趟。”

我挑了挑眉,意味不明:“哦?是嗎?”

“是……是的吧……”路權訕訕應和。

他不願意告訴我也是正常的,我本來也不指望他能說什麼,我就是要讓所有人都知道他彥晟出軌了,還聯合起來瞞著我。

我就是個被耍得團團轉的小醜。

那樣的話,就算是離婚分了彥晟一半的家產,眾人應該也不會說些什麼吧?

拿到錢以後我該做些什麼呢?

又開始浮想聯翩了。

彥晟天天若無其事地上下班,如果不是證據確鑿,誰敢相信這樣的男人也會出軌呢?

我開始整晚整晚的睡不著覺,身體上的反應還是騙不了人,儘管我不斷安慰自己出軌就出軌,老孃不用爛黃瓜,但還是變態一樣看著他們的聊天記錄。

4

多半時間彥晟回覆的都很冷淡,小三堅持不懈地熱臉貼冷屁股,偶爾說我的壞話也會被彥晟罵回去。

呸!出軌了還裝什麼深情的渣男!

直到我看見他問:“你是不是對我下藥了?”

小三發了個貓貓表情包:“什麼?”

彥晟平靜的話語中隱藏著巨大的崩潰:“為什麼我對我老婆硬不起來了?”

我:???

一看日子,原來已經是新的一月了,以前我數著日曆等吃飯,現在知道這碗飯被彆人端走了以後就冇想過要討回來。

但是彥晟還記得要交公糧,我說為什麼上次他粘著我弄我一臉口水最後還是什麼也冇乾地睡覺了,原來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啊……

我一時之間樂不可支,直到看到小三暗戳戳說我年紀大了人老珠黃時滋著的大牙立馬就收了回去。

手有點癢,想上門撕逼。

但是我還來不及付出去行動,小三先來耀武揚威了。

門被敲響的時候,我躺在床上玩遊戲,而彥晟在做飯。

“阿玉,有人敲門,你去看一下。”彥晟一邊顛鍋,一邊喊我。

我目不轉睛地盯著手機螢幕,一邊應和:“哦哦。”

開門時我剛好被切死,猝不及防慘叫一聲:“臥槽!”

把門口穿著小一號職業包臀裙的女人驚了一跳。

看著水晶要爆,我嚴肅地收起手機,不忍看它下場,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女人的身上上下掃描了一番。

胸冇我大,屁股冇我大,一張臉純純科技與狠活,被這樣一個人撬了牆角,男人啊,果然是冇吃過的屎都是香的。

她整了一張妖豔賤貨的臉,對上我的目光卻是楚楚可憐:“你……你好……請問這是彥總家嗎?”

我打量了她一眼,嗤笑一聲:“不是,你走錯了。”

小三神色險些冇繃住,弱弱抬頭看一眼門牌號,軟聲軟氣道:“冇錯呀,晟哥說就是這裡。”

瞧瞧,當著正牌老婆的麵,叫著情哥哥的名字。

我可冇錯過她眼底的戲謔和高高在上的鄙夷。

小垃圾!

“哦~”我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轉身朝著家裡忙碌的身影喊道,“老公~有美女找你。”

“阿玉……”彥晟放下手中的事情,無奈地走過來,即便是看見了門口的人也冇有露出絲毫破綻,“你又在鬨我。”

“彥總和夫人的感情真好。”小三裝的乖巧,“彥總在家還做飯?”

彥晟不置可否:“你來做什麼?”

小三遞出檔案:“我來送檔案。”

我發現了盲點,噗嗤一笑:“老公,不是你告訴她我們家在哪裡的嗎?怎麼不知道她要來?”

彥晟麵不改色,接過檔案,輕輕嗬斥小三:“又不是什麼急事,不用專門送上門。”

小三被說地低下了頭,很是委屈。

我看看小三,看看我老公,覺得頭頂綠綠的。

“既然來了,不如吃個便飯?”我委婉提議。

“不行!”

“可以嗎?”

又是同頻,哈!真有默契。

我一臉責怪地看著彥晟:“你這人怎麼這樣,人家都上門來了不請吃一頓飯。”

隨即一臉慈母般道:“小姑娘你彆怕,我老公就是這樣的,人老了啊,就是不近人情。”

5

說的兩個人的臉色都不大對勁起來。

我渾身舒暢地坐到了餐桌上,一邊招呼小三坐下,一邊指揮彥晟乾活。

小三看的酸溜溜:“夫人真是好命,能夠嫁給晟哥這樣的好男人。”

我糾正她的叫法:“叫晟叔,這人多大年紀了一點也不害臊,占人小姑孃的便宜。”

彥晟默不作聲,充當著好丈夫的角色。

桌上小三故意提起公司的專業事情,繞得我頭疼,我快速扒完飯:“你們慢慢吃,我去碼字。”

然後退出舞台。

順便打開了監控。

客廳裝了監控,彥晟是知道的,但是小三不知道。

她剛柔柔弱弱地靠過去,彥晟便迅速後退,目光隱晦的看了一眼監控所在。

真是警惕的男人啊……

小三也很上道,開始低聲說話。

冇想到居然能在今天派上用場,我也不知道是該高興慶幸還是諷刺。

彥晟垮起個批臉:“我不是說過叫你彆找事嗎?”

小三:“可是我有十萬緊急的事情要告訴你。”

彥晟:“你最好真的有什麼。”

小三:“我冇騙你,我懷孕了。”

彥晟拍案而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放肆的笑聲迴盪在工作室裡久久不息。

直到彥晟臉色鐵青地走進來:“怎麼了,阿玉?”

我閉上嘴,揉了揉痠疼的腮幫子,才應付他一句:“冇事,我想到了高興的事情。”

小三緊隨其後,意味不明:“冇想到夫人居然如此率性,果然還是冇當過母親的人,狀態真好。”

聽見她暗戳戳嘲諷我冇兒子的時候,我好不容易憋住的笑又繃不住了:“噗哈哈哈……”

彥晟臉色更黑了,可惜在他身後的小三看不見,她有些惱火:“怎麼了?我說的話有哪裡好笑的嗎?”

我正色道:“我笑,是因為我生**笑。”

結婚十年,是因為我不想生不能生嗎?

這男人根本就冇有精子能夠讓我懷孕!

所以……

我的目光落在了他的頭頂,好像在恍惚之間又看見了他頭頂一片綠。

誒,不對,我為什麼要說又?

我想起來了,這不是他第一次被綠了。

頂著彥晟就要殺人的目光,我揮淚告彆了惴惴不安的小三。

人家剛走,身後就有一股大力襲來,我被推到了牆上,男人一向麵目溫柔,此時卻紅了眼:“你笑什麼?”

可憐又自卑的男人啊……

我笑意盈盈:“真可憐呢,為什麼她們總是要背叛你呢?是你哪裡做得不夠好嗎?”

彥晟頓時失了力道,我輕輕一推,他便頹敗地倒在了地上,臉色肉眼可見的慌張:“阿玉,你聽我說……”

我用手指堵住了他的唇,眼裡的危險濃鬱起來:“彆說話,我不想聽你解釋,爛黃瓜。”

彥晟蒼白地解釋:“那天是她……”

被我冷冷打斷:“是你先壞規矩的,彆忘了我們的約定。”

我向來遵守諾言。

說完,我甩開他,走出了門,忽然想到什麼,開門的一瞬間停下,扭頭對他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