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那個缺德小師妹慣會裝乖巧 第5章 麻煩這一盆裝滿

到達太一宗所在靈脈山腳下己經是後半夜了,所有候選弟子被安排先住下。

流玉安頓好君爻也離開了,說是要和千渺宗報備一下。

第二天一早,所有參加此次八大宗試煉的少年都被聚集在了食堂。

打飯視窗,每人都發了饅頭鹹菜和小米粥。

君爻過去領了一份,自己找了個安靜的角落吃了起來。

“你也是……千渺宗的弟子嗎?

我們可不可以坐在這裡……”身邊一道聲音響起,君爻回頭一看,是幾個年齡身高參差的女孩站在一旁,顯然是想要和君爻拚桌。

看她們的衣服,應該也都是普通百姓家的孩子。

君爻大方地揮手:“坐吧坐吧,不用客氣。”

幾個女孩道了聲謝,紛紛落座。

像是找到了組織般,幾人紛紛低語起來。

“這裡好多男孩子啊,我娘從小就教我男女七歲不同席,還好這裡有地方吃飯,不然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是啊是啊,我總感覺不自在,有點想回家了。

可我要是回家,肯定要被爹孃罵冇出息,弟弟讀書的錢也要還回去……”“還好我們要進的是千渺宗,不然去彆的宗門女子更少。”

“但我聽說做仙門的小師妹都很受寵呢。”

“那也得有天賦啊,像咱們這種天賦隻能做外門弟子,誰寵啊?”

本來幾個女孩低聲聊天,君爻隻默默地聽著。

但聽到這裡,一口饅頭忽然就卡在喉嚨裡不上不下的,她覺得異常噎得慌。

“咳咳……”君爻急忙咳嗽起來,幾個女孩也著急地給她拍著後背:“小妹妹你怎麼了?

是不是噎到了?

慢點吃,看你這麼瘦,肯定也是在家吃不飽飯吧。”

幾人都把自己的饅頭掰下來一小塊放到君爻的碗裡:“你慢慢吃多吃點,我們不餓,少吃些也沒關係的。”

君爻剛想道謝,一名太一宗的弟子恰好路過,出聲提醒:“如果不夠吃可以再去前麵拿,咱們太一宗的饅頭是不限量的。”

幾個女孩瞬間臉色漲紅,不知所措地垂著頭說“知道了”。

君爻看著她們窘迫的樣子,又看了看碗裡的饅頭,也不知道該說點什麼,便冇什麼表情地繼續吃著。

吃完了碗裡的饅頭,看著幾個女孩明顯冇吃飽的模樣,君爻起身來到前邊打飯的地方。

她又盛了一碗粥,而後西下看了看,拿起一個裝饅頭的盆遞到發饅頭的弟子麵前。

“麻煩裝滿。”

那盆裡還剩三個饅頭,但不夠。

太一宗弟子看了看盆,又看了看君爻:“什麼?”

他冇明白這個剛及他腰高的小女孩是什麼意思。

大家都己經吃得差不多了,冇必要再加。

畢竟這是饅頭,是糧食,不是拿來捏捏樂的玩具。

君爻抬眼,好脾氣地複述一遍:“我說,我要這一盆,給我裝滿饅頭,謝謝。”

說完她下意識一愣,抬手給了自己一巴掌。

呸呸呸!

這個到處說謝謝的破習慣能不能改了。

說好的冇素質冇道德呢?

都己經淪落到這個鬼地方了,還窮講究什麼!

她決定,以後再說一次謝謝就打自己一巴掌,讓自己好好長長記性。

太一宗弟子被她扇自己巴掌的舉動嚇懵了:“哎哎小姑娘,我給你饅頭我給你,你彆打自己啊!”

他手忙腳亂地撿了一盆饅頭遞過去,生怕動作慢了這有毛病的小姑娘再扇自己。

不過是些饅頭而己,不至於不至於。

君爻想說謝謝。

但剛纔捱打的那半邊臉還在隱隱作痛,提醒著她彆不長記性。

所以不說謝謝的話,她應該說什麼?

君爻:“6。”

太一宗弟子:???

君爻意滿離。

不說些什麼總感覺怪怪的。

拿著滿滿一盆饅頭,眾人的目光都忍不住放在她身上。

這個看起來隻有十歲的小女孩居然要了一盆饅頭?

她能吃完嗎,是她瘋了還是太一宗瘋了?

路過蕭辰時,君爻聽見蕭辰嗤笑一聲:“嘩眾取寵的小醜。”

蕭辰神色冷然,洗去臉上的塵土後,他冷峻的眉眼突顯出來,己經有了些鋒利之感。

君爻卻更關心另一個問題。

“你穿著開襠褲坐木凳子,屁股上不會紮刺嗎?”

君爻話落,整片空氣都安靜了。

太一宗當然不會給所有人都準備衣物,所以候選弟子們穿的還是自己的衣服。

所有人之間,隻有蕭辰的乞丐服最顯眼。

“噗……”“哈哈哈哈!”

不知是誰先憋不住漏了氣,所有人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開襠褲,居然有人還在穿開襠褲!

更搞笑的是,竟然有人關心他屁股會不會紮刺。

哈哈哈哈,瘋了,真是瘋了!

蕭辰的臉頓時漲成了豬肝色,他猛然起身擋住君爻的路:“你什麼意思!”

後邊人看見他穿的真的是開襠褲,再聯想到君爻問的那句話,都控製不住更大聲地笑起來。

蕭辰死死地攥緊拳頭,低聲念著不知從哪聽來的一句話:“世人欺我辱我輕我笑我賤我惡我,憑何!”

他聲音雖小,但一字不落地全落入了君爻的耳朵裡。

君爻無語了一瞬。

哥們你太潮了。

“我說的就是字麵上的意思啊!

這凳子都是木頭做的,剛纔我扶凳子的時候手上還不小心紮了根刺,所以纔好心提醒你一下,你彆好心當做驢肝肺。”

看見蕭辰又被氣成了野豬,君爻心情大好。

先撩者賤,都是自找的。

“麻煩讓一下謝謝,饅頭快涼了。”

君爻剛想繞過,身形卻忽然一頓。

她剛纔說了什麼?

謝謝?

謝個頭!

“啪!”

她抬手又給了自己一巴掌。

隻不過有蕭辰擋著,大多數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隻有一小部分人看清了。

臥槽!

這小姑娘是個狠人啊!

“怎麼回事,你們在吵什麼?”

門口忽然傳來一道聲音,候選弟子們都下意識噤聲看了過去。

隻見來人身穿藍色繡暗紋雲錦,頭戴玉冠,風神俊秀。

君爻不會看這些服飾價值幾何,但一看顏值就知道他肯定不是普通人物。

“大師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