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若無情我便休 第1章

我與他在一起,原是一場計謀。

誰想日久終是動了情。

可當初的信誓旦旦無可挽回,他養了外室,還喚她卿卿。

林紹…… 既然如此,也休怪我不念多年情分了。

1.

「王爺,下官儘力了。」

太醫顫巍巍說出這句話時,我的眼眶一下就通紅了,手指不自覺撰了被子。

眼淚滑入發間,終是我溫瑤對不起這個孩子,叫他還來不及看看這個世界。

「什麼叫儘力了!你說啊!本王的孩子還好好的!誰叫你在本王麵前胡言亂語?!」

林紹掀了桌子,提起長劍就架在太醫的脖子上。

「夠了!林紹,事情到了這一步,難道不是因為你嗎?」

聽到我的話,他長劍落了地,頹然叫太醫下去了。

蹲在床邊,他幾次想握我的手,又縮了回去。

我冷冷看著他的眼睛,最後譏諷的笑。

「林紹,告訴我。那夜,你到底在哪?」

他啞了聲音,隻是哭。

夜裡的燭火又撥了幾次,他終於落荒而逃。

「瑤瑤,孩子還會再有的。」

我和林紹成婚三年,他對我無微不至。

是他拉著我的手,公然和皇上對抗,說此生得我一人足以;是他擁我入懷,說願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是他擔憂我的身體,在妙恩師傅門前連跪三日,換來我的一張溫養方子。

他說他愛我,我怎麼能不信?

我把整顆心交給了他,放棄了奪取他的氣運,換來的卻是他把心分給了彆人。

我同他公然對峙,我逼迫他,揪著他的衣領:「林紹,告訴我,那夜,你到底在哪?」

他卻推倒了我,叫我失去了孩子。

其實,我怎會不知?

那夜,他在東郊的梨花院子裡,柔情喚著他的卿卿呢。

2.

我是京城裡出了名的病美人。

十二餘年,我常常因弱症溫養在江南水鄉,直到遇見了奉旨微服督察的林紹。

那夜他飛簷走壁時不慎摔進我的院子,與我初見。

他扯下身上的玉佩丟與我,說是賠償。

不曾想,玉佩在夜裡入我的夢,說他是有大氣運之人,若我能得到他的愛,就能奪取他的氣運,治好這一身的病。

我不信神佛。

但是自小我就渴望有一副健康的身子,我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

我動用家中遍佈京城的暗棋,迅速摸清他的一切。

名字、身份、喜好……

我收斂了自身的性格,再略施小計,幾次相遇、幾分羞澀、幾點相知……

他很快愛上我,發誓非我不娶。

大雁和嫁妝抬到將軍府,婚書很快就做了交換。

他親自握住我的手抱我上了婚轎,鮮衣怒馬,才子佳人。

而在他的愛意值不斷上升的同時,我的身體也真有了好轉。

我徹底相信他的氣運能讓我得到健康的身子,因此我為他編織了一場愛情的美夢。

最終,他掉入陷阱,我也亦然。

那是在深冬,哥哥死在北方與匈奴的戰爭中,更被赤身掛在城牆之上。

爹爹當庭跪下,求皇帝允他出征奪回城池以及哥哥的屍體,而代價則是爹爹手上的半塊虎符。

兵馬未動,糧草先行。

哥哥就是敗於冇有糧草供應,林紹怕我擔憂,自請替爹爹押送糧草。

誰都知道,哥哥的死,就是皇帝的授意。

林紹的請求,無疑是對皇帝公然的反抗,雖然皇帝允了,但林紹徹底被排除在太子行列以外。

爹爹打了勝仗,帶回了哥哥的屍骨。

半塊虎符一交,溫家瞬間就成了人人都可踩一腳的末流家族。

皇帝把匈奴獻上來的舞姬賞賜給林紹,林紹卻寧願挨幾十個板子也不肯收。

他笑著對皇帝說:「父王,兒臣此生,有溫瑤一人,足以。」

滿京城的人都在宣揚著林紹對我的愛,我也徹底動搖。

看著他背後血肉模糊,狼狽不已的樣子,我心疼的直掉眼淚。

他卻替我一點點揩乾,擁我入懷。

「瑤瑤,願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

那夜,玉佩再次入我的夢。

「溫瑤,林紹已經徹底愛上你,你是否要奪取他的氣運?」

我愣住,多年來,為了治好這先天的病,什麼藥我都吃,什麼事我都做。可如今我離我最渴望的東西隻有半步之遙,我又猶豫不已。

「否。」

玉佩沉默了,最後隻哀歎:「世人愚鈍,總溺與情愛。」

大抵是情之一字最難解吧,我冇有反駁。

那時,我過分相信林紹的一番情誼,過分相信我們真的會白頭偕老。

我暗自替林紹籌謀著一切,培養了大量的死士、暗樁、新臣……

我想,林紹若是想做個王爺,我就要讓誰也動不了他;若是想要那個位置,我就親手取下來送予他。

這一切,爹爹全知道。

他告老回鄉前,隻給我留了一句話:「瑤瑤,多看看這天地吧。」

3.

身子本就不好,又意外流了一個孩子,我更加虛弱了。

坐月子這段時間,我吃了吐,吐了吃,身子幾乎是瘦脫了形。

林紹著急的嘴上冒泡,又一次跪在妙恩師傅門前,京城眾人再次感歎他的情深意重。

連三歲小兒都唱:「要嫁就嫁林紹郎。」

妙恩師傅被他打動,破例又給他一道方子。

林紹親自熬了藥,端到我麵前餵我喝。

「瑤瑤,我親自給你熬了藥,知道你怕苦,蜜餞也備好了。」

他眼角含笑,像誘哄一個孩子一樣誘哄我。

可我隻打翻了碗。

「這等小事,怎敢勞煩王爺。」

在我冷冰冰的眼神下,他溫潤的笑維持不過三秒,就僵硬無比。隨即傷心的問我:「瑤瑤還在怪我嗎?」

他總是那麼會避重就輕,他隻說我還在怪他,卻不願說他東郊梨花院子裡的卿卿姑娘。

他將他的卿卿姑娘藏在梨花之中,把春天和愛捧到她麵前,隻留給我一片狼藉和滿腔不甘。

出了月子,我要求去踏青。

「林紹,陪我去東郊看看梨花吧。」

他眼神躲閃,以公務為由同我說:「瑤瑤,近日我公務繁忙,過兩日再去可好?」

我直直盯著他,盯著他頸項的那點紅印,最後撇開臉。

「好。」

夜裡暗衛來報,告訴我林紹連夜安置那位卿卿姑娘去了西郊的桃花院子裡。

嗬!

好一個梨花院子!好一個桃花院子!

他的卿卿姑娘,便是他最嬌的花了吧!

我戴了幃帽,去了東郊的梨花院子。

人去樓空,院子裡無比的寂靜,隻帶著清甜的女子脂粉香和林紹身上獨有的青鬆香。

院子中央,有一顆巨大的梨樹,上麵纏滿紅繩。

繩上是密密麻麻的字,但無一例外,字裡行間是林紹對他的卿卿的愛與許諾。

暗衛遞了一張帕子到我眼前,我才發現自己哭了。

我指著一樹的紅綢,問他:「你說這是為何?」

暗衛默了默。

「主子可以殺了他。」

我唇角勾起,是,我可以殺了他。

回到府中,早有人在等我。

「嘖,溫瑤,你怎麼成了這副鬼樣子?」

一個黑袍男子翹著二郎腿,玩世不恭的坐在我的房間,上下打量著我,眼裡是濃濃的不可思議和嫌棄。

「若八皇子來我這裡就是為了奚落我,那就恕我隻能不客氣了!」

暗衛團團從黑暗中湧現,圍住了男人。

他收起取笑,眨眨眼睛。

「切,你這人還是如此小心眼!你瞧你,隻會對我凶,林紹這般對你,你卻還不忍心動手!」

見我不說話,他厚著臉皮湊近我。

「要不你與林紹和離吧,還給我當謀士,如何?」

我指著窗外,危險的眯眼。

「不如何,林煦你給我滾出去!」

「桌上有你最喜歡的杏花酥,記得吃!」

他笑得洋洋得意,一溜煙就鑽出了窗子。

捏起杏花酥,甜膩的味道在口中炸開,我的心瞬間安寧下來。

冇錯,嫁給林紹前,我一直是八皇子林煦的謀士。

那時我幾乎是閉門不出,是八皇子偶然從我為哥哥畫的佈陣草圖中一眼看出我的不同,纏著我做他的謀士。

他日日翻窗,纏我求我。

我問他:「我憑什麼幫你?」

他掂著一張臉,搖頭晃腦道:「憑我這張臉!」

我要打他,他作勢抱頭鼠竄:「姑奶奶我錯了!」

「憑我一眼就看出你的不同!」

這句話鎮住我,人人都知道京城將軍府的大小姐是個病美人,卻無人知這病美人一身的智慧。

如今有個少年郎卻說:他看出了我的不同。

我應下了他,他笑說:「你什麼都不要就幫我,真是太虧了。」

我啐他,指著他笑。

「林煦,你什麼都冇有!而我溫瑤,除了一副病怏怏的身子,什麼都有!」

他默然。畢竟,即使他往後站得再高,也不能給我我想要的。

我們以信鴿來往,短短五年我助他從一無所有到如今的韜光養晦。

嫁給林紹後,我斬斷了與他的所有聯絡。

但如今,怕是要重新拾起來了。

4.

我親自去了西郊,半途林煦鑽進了我的馬車。

我站在桃花之中,看向那個隱於落英繽紛中的桃花小院。

小院精緻極了,連外圍的牆壁上鏤刻的都是桃花。

林紹可真是藏著一朵嬌花啊!

林煦打趣我:「你說你,眼光怎麼如此差!」

我斜他一眼,發出輕哼聲。

此時林紹來了,他撐一油紙傘,摟著一個嬌俏女子的細腰,低頭是化不開的濃濃愛意。

「卿卿。」

「紹郎。」

桃花之下,兩人唇齒相交,密不可分。

好一對有情人!

我的指甲陷進肉裡卻渾然不知,直到林煦抓起我的手,一根根掰開我的手指。

「溫瑤,要麼你殺了他,要麼我殺了他,好嗎?」

「好。」5.

我承認,曾經的我蠢笨如豬,竟貪戀一個男人的愛。

我在他麵前裝作溫柔小意。

我裝作少女懷春般,窩在他懷裡念:「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我彈著琴溫婉唱:「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

那時他攬著我的腰身,烏髮纏綿,十指相扣。

他說:「我的瑤瑤是世間最溫柔可愛的女子。」

可真正的溫瑤,是將軍的女兒,聰慧無雙、殺伐果斷,在戰場可排兵佈陣,在京城可攪動朝廷池水。

我這一生唯一悔恨的,就是在給林紹、給自己織網的時候,忘了我遠在戰場的哥哥。

我院子裡的花早就謝了,因為曾今和我一起嗬護它們的少年郎已經不在了。

林紹回來了,他做著最疲憊的樣子,滿口謊言。

「瑤瑤,今晚我還有事處理,你不用等我,先休息吧。」

他牽著我的手,放在唇下吻了又吻。

大概是他眼裡的深情在他的卿卿那裡用儘了,在我這裡就落得俗套。

我看著他,隻笑。

「林紹,處理完了,帶我去西郊看桃花吧。」

他的嘴角徹底僵硬,眉眼緊張。

而我不依不饒,笑魘如花。

「林紹,你身上的桃花味道,真濃呢。」

他倉惶的解釋:「瑤瑤,我今日隻是和薛大人飲了幾杯桃花酒……」

我用指尖摁住他的唇。

「林紹,不必解釋。」

反正,再怎麼解釋,假的就是假的,不會改變。

我不會再信他。

他彷彿察覺到我的異樣,把我抱的緊緊的。

夜晚,他也冇有去書房處理事務,而是在我的房裡,攬著我的腰。

「林紹,我累了。」

他的手一僵,從我的衣襟裡退出來。

「好。」

玉佩第三次入夢,這次,不待它說話,我就先開了口。

「我後悔了,我要他的氣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