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若無情我便休 第2章

它笑著答好。

它說,苦儘甘來,我是有福氣的人。

我也笑,因為我也覺得我天生就該是有福之人。

夢中,我彷彿看見無數的金色朝我湧來,一點點融入我的骨血,全身暖洋洋的,舒服極了。

6.

辰時,林紹已經不在,可我房裡卻多了一人。

「林煦,滾出去。」

「你瞧你,又凶我。你說你是怎麼想的,還和林紹睡一張床,也不膈應?」

他無賴的看著我,插著腰。

明黃的流蘇在他腰間晃呀晃,晃的我心煩。

「嗬!你床上的女人從來就冇少過,何必管我!」

他被我一噎,氣得坐下直直灌了幾盞涼茶。

「本皇子隻是逢場作戲!那些個女人,我壓根就瞧不上眼!」

我順著他就張了口:「什麼樣的女人,你才瞧的上?」

他的耳根通紅,支支吾吾的答不上話,最後隻恨恨說至少不是我這樣的。

他離開了,我無奈聳肩。

洗漱完後,我在院裡打了一套拳。

以前打拳,是為了強身健體,但總不能超過一盞茶,不然心臟就會鈍痛。

如今,便是一整套拳打下來,也不見多累。

丫鬟遞了毛巾給我擦汗。

「王妃的身子越來越好了,王爺定會高興的!」

是嗎?

他會高興嗎?

從前我身子弱,若是我要打他的卿卿,自己至少也要疼上三疼;現在我想打幾個巴掌都不是問題了。

林紹該害怕纔對,怎麼會高興呢?

徑直去了他的書房,我打開了他的暗格,那裡麵豁然藏著他的卿卿。

畫像上的美人立與梨花之下,明媚張揚,身材窈窕。

一看我就知道,這幅畫出自林紹。

他給我畫過很多幅畫,他曾說:「從前不知學畫有何用,見了瑤瑤才知道,原是冥冥之中註定了的。」

他還說:「從今往後,我隻為瑤瑤作畫。」

瞧,海誓山盟什麼的,不過是一句屁話!作不得數的。

我把畫平鋪在桌上,又在一旁撿起乾淨的紙,提筆就寫:休書。

冇錯,我溫瑤,要休了林紹。

有句話不是這樣說的嗎?你若無情我便休。

腳步聲一響,我就知道,林紹來了。

我冇理他,一筆一劃的寫。

「瑤瑤……這是……作何?」

何必問呢?

是桌上的畫不明顯,還是紙上的字不明顯呢?

都不是,是我麵前的男兒郎啊,敢做不敢當!竟妄想腳踏兩條船!

他的手指已經觸到桌上的休書,顫顫微微的。

正好我也收了筆,我提起畫一撣,就捲起了畫。

「林紹,你該擔心的,是你的卿卿呢~」

他眸子一縮,裡麵映著的是我皮笑肉不笑的臉。

這表情我實在太膩了,索然無味,所以我把畫直直拍進他胸前。

他下意識抱住,收緊手指,卻抓爛了畫。

「瑤瑤……你聽我解釋……」

我打住他的話。

「林紹,一次不忠,終生不用。」

我兩指撚起休書,狠狠砸在他臉上:「從今往後,一彆兩寬,各不相乾!」

「不!瑤瑤……彆離開我!」

林紹丟了手裡的畫,隔著長桌要抓我的手。

我輕易躲開,看著躺在他腳下的畫譏笑。

「林紹,人不能什麼都要的。你看,現在的你既抓不住我,也冇護住你的卿卿姑娘。」

他嘴唇蠕動,說不出話。

氣氛焦灼著,他突然抱頭蹲下,聲音哽咽。

「瑤瑤,我愛你,我為了你放棄了父皇的偏愛,放棄了太子之位……我後悔了。看到你,我就會不自覺的想:是你讓我放棄了一切……瑤瑤,你不能不要我的……」

嗬。

你看,眼前的人啊,還是如此執迷不悟。

總把一切怪在彆人身上。

若是他坦陳的告訴我,他後悔了,他想要那個位置,我自會為他拿下一切,可他冇有。

他既冇有去付出心血去努力爭取那個位置,也冇能擺脫心魔,最後隻把不甘化成怨恨,找了其他的女人,享受著報複我的一絲畸形的快感。

「林紹,你可真賤。」

7.

我離開了林紹的府邸,誰也攔不住我。

那天,他跪在地上,雙腿在地上磨出兩條血色的線。

丫鬟小廝也跪成一片,企圖攔我。

他說:「瑤瑤,你明知道我是愛你的。」

可林紹,你明知道,我眼裡揉不得沙子,不然你怎麼會那麼小心的藏她呢?

林煦聽聞我一紙休書砸開了林紹困住我的一方天地,高興的策著高頭大馬,就提著珍饈閣的「春江花月」酒就闖進我的府邸,我的閨房。

「溫瑤,你總算在他麵前硬氣了一回。」

少年清潤的嗓音,和著門上珠簾碰出的清脆響聲,清脆悅耳,當真是大珠小珠落玉盤。

眯著眼睛,我又看見那明黃的流蘇在眼前晃。

「林煦,把那晃人的流蘇給我丟了。」

一聲輕笑,半分繾綣。

「好。」

林煦還是一如從前,麵對我總笑著,要他作什麼都聽,乖巧極了。

「林煦,我還做你的謀士,如何?」

「求之不得。」

現在的溫瑤,有智多近妖的智慧,更有一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的好身體。

現在的溫瑤,是涅槃重生的溫瑤。

林紹日日跪在府邸外的台階上,訴說著他的愛意。

京城的婦孺們傳頌著他的愛,替他抱不平。

年長的婦人們為他哭泣,恨自己年輕時冇有遇見林紹郎;年輕的姑娘們遣小廝踢我的門,更有甚者當街拉著林紹哭,說她願替我嫁林紹郎。

有人傳我薄情寡義,辜負了林紹郎;有人傳我半路出軌,愛上了彆人。

瞧,林紹郎裝得多麼像,所有人都知道他的情深意重,卻不知他藏在桃花院子裡的卿卿姑娘。

皇帝坐不住了,傳我入宮。

皇室威嚴,不可褻瀆。

我給林紹休書,欺他當街下跪,是把皇帝的臉踩在地上。

不過三言兩語,皇帝儘然妄想杖斃我。

我隨手抓了一個侍衛的佩劍,三步化作兩步就走向他,他嚇得哇哇亂叫。

周遭的侍衛卻無動於衷,我咧開嘴。

「真是不好意思,這裡全是我的人呢!」

他目眥儘裂,摔下龍椅爬滾著後退。

「大逆不道!大逆不道!」

我一劍斬至他兩股之間,他嚇得驚聲尖叫,昏黃的液體流出。

「何是道?是我的哥哥為你守住江山卻死在你的陽謀之下?還是我的爹爹鞠躬精粹卻白髮人送黑髮人?哥哥忠,爹爹義,下場照樣慘淡!可我溫瑤不同,我隻知道:有仇不報,非人哉!」

「哈哈哈!瑤瑤說得對!有仇不報,非人哉!」

林煦來了。

皇帝病急亂投醫,大叫林煦救他。

「皇兒!皇兒!你快殺了她!殺了她!朕立你為太子!」

林煦笑著就拿過我手裡的劍,斬了他的腦袋。

汩汩鮮血從皇帝喉管湧出,他不可思議的看著林煦,眼神迷茫。

「父皇,您忘了,我的母親,就是死在您的劍下啊。」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一環扣一環,一報還一報,這纔是因果。

林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坐上了皇位,其他皇子王爺目瞪口呆,回頭一看,才發現不知何時,大半的朝臣早不是他們掌控的那批。

我溫瑤也終於浮出水麵。

林紹找到機會,攔下我的轎輦。

「瑤瑤,為什麼?你明明能把我送上那個位置,你卻冇有,你選擇了林煦。」

我當然冇有回答,侍衛架走了林紹,留了不甘無能的吼叫在空中迴盪。

為什麼呢?

因為林紹自己無動於衷不做努力,我不知他想要。

因為他最後輕易的背叛我,所以我不給。

就是這麼簡單,林紹想得到,但他從來不敢想。

從前他敢怪我,現在他卻不敢怪自己。

多雙標啊,林紹!

8.

早上我還未起,林煦就闖進我的院子,說要帶我看一場好戲。

「林煦,君王不能這麼亂跑的。」

「溫瑤,我冇有亂跑,我隻是往你這裡跑。」

少年郎眼裡是細碎的星辰,我被吸引著,被他拉入馬車。

馬車晃盪就到了西郊。

我皺眉,林煦就撫平,他說:「溫瑤,你會喜歡這場戲的。」

桃花院子裡。

林紹瘋了,他溫柔的抱著他的卿卿姑娘,嘴裡喚的卻是「瑤瑤」。

他的卿卿姑娘畏縮著裝作我的樣子,學我的聲音叫他。

可她才一張口,林紹就把她狠狠摔在地上,用腳踩她、攆她。

「都怪你!都怪你!若不是因為你,瑤瑤不會離開我!現在坐上皇位上的也會是我!」

卿卿姑娘疼的哭嚎,疼的猙獰:「你有什麼資格怪我!是你自己要找上我!是你薄情寡義!是你虛偽自私!若我是溫瑤,我也不要你!我也扶彆人上位!」

林紹雙目赤紅,怒不可解。

桃花院子裡,林紹親手掐死了他的卿卿姑娘。

桃花的紅,血的紅,混在一起,美不勝收。

我和林煦駐足看著。

你看,果然如我所言。

林紹抓不住我,也護不住他的卿卿姑娘。

他就是個懦夫。

禁衛軍闖進桃花院子,林紹被押出來。

經過我時,他淒愴極了。

「瑤瑤,一切都是我的錯,對嗎?」

「對。」

可林紹,現在才明白,已經晚了啊。

我心裡很不好受,倉皇鑽進馬車回了府。

9.

撰著玉佩,我回顧我與林紹的一切。

我本是要借他的氣運讓自己得到一副健康之軀,後來卻迷失在這場自己編織的大網裡。

我愛上他,放棄了奪取他的氣運;他愛上了我,放棄了帝王的資格。

我們若是堅守這一切,就能一生一世,可他冇有。

他怪我,因為他後悔了。

我也怪他,因為他背叛了我。

思來想去,這世間之事,終是一個空字。

……

天子與庶民同罪,林紹殺了人,要償命。

遊行的時候,那學些婦孺姑娘們又是一個嘴臉,所有人都知道,林紹郎在外養了一朵嬌花,最後還掐死了她。

我在最高的酒樓上,看菜葉砸在他身上,看午時的利刀斬在他的脖子上。

林紹死了。

……

林煦帶我站在皇宮的高樓之上看了一場朝陽。

他說他喜歡我,想要我做他的皇後。

恍惚間,我好像聽到林紹的聲音,那年他說:「瑤瑤,做我的王妃吧,我願予你一生熱枕。」

「不。」

我看著林煦的眼睛。

「林煦,你是愛我,還是不敢放開我?」

他眼神裡明明滅滅,最後化做無奈的笑。

「溫瑤,你總是那麼聰明。」

我也笑。

林煦現在不是從前的林煦,他是一個帝王,而帝王最不需要的就是情愛。

他也許現在對我有那麼幾分情誼,但高處不勝寒,他也會慢慢的怕我,像他的父皇怕我的爹爹和哥哥那樣。

他現在的羽翼未滿,不敢動我;可待他羽翼豐滿了呢?

「可是……溫瑤,我可以許你皇後之位。」

「林煦,現在的我變得貪心,妄圖真心實意。」

不歡而散。

10.

夜裡,我突然夢見爹爹。

我想起爹爹離開京城前的話,他說:「瑤瑤,多看看這天地吧。」

連夜,我收拾了幾件衣服,就跨上了馬。

馬鳴叫、奔騰的時候,野風撲在臉上,我逃出了四四方方的京城。

溫瑤從此歸於天地。

我走過五月的薔薇莊子,跨過六月的溪流,穿過七月的茂林,一路走走停停,我牽著馬到了鄉下祖宅。

小廝恭敬把爹爹的信交給我。

「愛女溫瑤親啟:

瑤瑤,見字如麵。

若你見到這封信,想必終於逃出了京城的紛擾。

四海之大,爹爹曾答應孃親要帶她看看。

半生戎馬,爹爹終是食言了。

如今爹爹放下了一切,便帶著你孃親去四處看看吧。」

我把信捧在懷裡,孃親死後,最傷心的就是爹爹。

他總說他對不起孃親,現在,他終於可以去完成曾經的遺憾。

大漠黃沙,草原牛羊,海域浩瀚。

我牽著馬,走過一個又一個地方,我的心從未如此寧靜。

我不過是滄海一粟,林紹也是。

我們總不能困頓自己於方寸,而忘了這天地之大。

11.

林紹番外:

京城的溫將軍家,有個病弱的姑娘。

聽說她極漂亮,又極溫柔,我突然想看看這位姑娘。

父王要一位皇子替他微服下江南督察的時候,我腦子裡想到的就是那位素未蒙麵的姑娘,我接下了這個任務。

她真的很美,叫我一不留神就踩空了,掉進她的院子。

我羞紅臉,丟給她一塊玉佩。

有意無意的,我開始接近她,製造許多巧合與她會麵。

我們相愛了,她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像是為我量身定做,我如此想得到她。

掀她蓋頭的那刻,她巧笑魘兮,我那時真的想和她一輩子。

可我冇想到,父皇想除掉將軍府。

我不忍她傷心,公然違抗了父皇,護住她的爹爹。

可往後的每一天,我都在煎熬。

看著朝堂上其他兄弟越來越得父皇的歡心,看著其他兄弟娶得妻妾家族強大……我後悔了。

我找了彆的女子,把她養在梨花院子裡。

像是泄憤一般,我把愛從溫瑤轉移到卿卿身上。

可溫瑤最後發現了。

她試探我,我都知道,可我看著她傷心的樣子,心裡莫名的快樂。

直到她一紙休書下來,直到她扶林煦上位……

我都做了什麼?

我放棄了溫瑤,放棄了與我擦肩而過的皇位。

我錯的離譜!

林煦到牢裡看我的時候,他說:本來你什麼都有,可現在你什麼都冇有。

對不起啊瑤瑤,下輩子就彆遇見我了。

12.

林煦番外:

一張草圖,我就知道,溫瑤是個奇女子。

我是宮女誕下的孩子,母親在我五歲那年被皇帝一劍刺死。

直到遇見溫瑤,冥冥之中我就有一種直覺:她能幫我得到一切!

我纏著她,死皮賴臉。

她問我:我憑什麼幫你?

是啊,憑什麼幫我?

我什麼也冇有,但她最後還是答應了我。

她改變了我的一生,我們以信鴿為介,她遠在江南卻為我籌謀一切。

我愛上了她,寫信的時候,我要先焚香。

信裡我要偷偷加一點私事,我要她記著我。

直到有一天,信鴿帶著一張紙回來,上麵寫:你已有一爭之力,餘下我不再助你。

一瞬間,天旋地轉。

我不明白,為什麼她突然不要我了。

線人傳來訊息,說她愛上了林紹。

大婚那天,我灌了無數酒。但見林紹與她眼裡的光,我隻能默默祝福。

林紹負了她,我故意製造線索讓她發現。

我承認我自私,但我不後悔,尤其是她一紙休書丟了林紹的時候。

我高興極了!

後來皇帝召她入宮,我慌忙趕到時,她一劍插到父皇兩股之間。

我不願她染血,親手殺了父皇。

後來我要她做我的皇後,她冇同意,我知道,她怕我在那個位置會變,她怕她的心再次被傷。

我想,等我為她廢了後宮,她就該信我了。

可讓我萬萬想不到的是,她居然連夜跑了!

我就這麼嚇人嗎?!

我委屈!

大臣讓我娶皇後,我不娶;讓我擴後宮,我不擴。

溫瑤總說,這世間就是一場空,可我纔不管空不空的呢!我要溫瑤!

皇位被我傳給彆人,我也連夜翻出了四方的宮牆。

四海之大,我要去找我的溫瑤了。

聽說她在南城看花海,不知道我趕到的時候,能不能牽她的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