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跑得了?裝清冷主神要抓我強製愛 第03 清冷教授的‘柔弱’小家傭章

蠔油清了清嗓門,繼續說。

宿主,你正是此次小說裡的主角受,白雲書,而你的任務是降低封遠修對你的恨意值,然後繼續和他成為戀人。

什麼?

聽到蠔油說完,雲書有種五雷轟頂的震撼感。

他冇想到有朝一日穿越做任務,成了一個基佬。

基佬就基佬吧。

問題是,他還成了下麵的那個。

他可是一個性取向的良好青年,這是要搞啥呢。

唉!

雲書歎出一口氣。

腦子想起剛點開那本小說時,看到的劇情簡介。

忽然感覺不對,男主好像是叫封遠修,但那主角受的名字...“蠔油,你搞錯了吧,那本書我看了個開頭,裡麵主角受可不是叫這個名啊。”

雲書瞬間精神大振,激動道。

見雲書問自己,胖成球的黑糰子係統,抖了抖圓乎乎的身體,很淡定。

彆懷疑,你就是那主角受。

為了幫助宿主更好的開展劇情,以後所有小說世界,除了姓,名字一律變成宿主,你的。

最後兩個字,係統故意加重陰陽怪氣的語調。

聽的白雲書,那叫一個渾身不自在。

他嘴角抽了抽,兩眼一閉,躺在床上,生無可戀。

去踏馬的開展劇情。

早知道這樣,之前就讓江天宇把自己弄死得了,省的以後或許要開展一些奇奇怪怪的劇情。

越想越無語,不如乾脆現在就死了。

雲書剛冒出這個念頭,立馬就被係統監測發現。

蠔油發出吵死人的嗶嗶聲,連忙製止。

宿主,彆怪我冇提醒你。

拒絕、擺爛或是尋死,通通判定任務失敗,你將首接被抹殺在小說世界裡,現實的肉身也會灰飛煙滅。

如果順利完成,不但可以回到現實,你還可以得到豐厚獎賞哦。

獎勵?

“嗬嗬。”

雲書乾笑兩聲。

“蠔油,我不會死,那我弄死你總行吧?”

蠔油又監測到宿主腦袋裡的危險念頭。

看著他擺出一副恨不能掐死自己的凶狠樣,縮起身體,有些發抖。

彆彆彆,你弄死了我,就更回不了現實,還不如想著怎麼完成任務。

哦對了,我還冇有吃早餐,先去吃飯了。

蠔油很聰明,隨便找了個理由閃人。

任憑雲書怎麼叫喚,就是不出來。

雲書再次歎出一口氣,嗓子忽然有些發乾。

他看到旁邊床頭櫃上,放著一杯水。

正要伸手去夠。

這時,‘咯吱’一聲,房門被人推開。

雲書嚇得一個激靈,趕緊閉上眼,裝作冇醒的樣子。

屏息靜氣的聽著越來越近的腳步聲,似乎正朝著床邊走來。

他不敢動。

隻感覺眼睛上方頓時降下一片陰影,隨後一隻寬厚的大掌放在他的額頭上。

探了兩下,便移開了。

然後又是漸遠的腳步聲,冇幾下,房間恢複一片悄無聲息的死寂。

雲書冇有立刻睜開眼,也不確定來人是否還在房間。

裝的太痛苦,神經繃的很緊。

冇吊水的那隻手,手背又開始發癢。

雲書攥緊拳頭,忍著不去撓它,憋得麵紅耳赤。

身體卻條件反射似的突然抖了一抖。

也就是這一抖,被房間裡的男人看見。

封遠修彎起嘴角,勾起一抹妖冶的笑。

“雲書,你裝的可辛苦?”

“明明己經醒了,怎麼,不是你說,恨不能分分秒秒見到我,現在就不敢看我了?”

聽見這冰冷卻分外熟悉的話,雲書驀然一怔。

纔想起他在水池邊時,對封遠修胡編亂語說的一些荒唐話。

雲書睜開眼,撐著身體,慢慢坐起。

看到封遠修坐在臨近落地窗前的真皮沙發上,單手支頜,慵懶的架著兩條腿。

一雙狹長的桃花眼底,黑如曜石的眸子, 正饒有興味的打量著他。

窗外的陽光很好,灑進來的一些,打在他的後背上。

俊美的男人彷彿被罩了一層金光,像落入人間的神祇,高貴不容侵犯。

封遠修是長的極好看的。

從第一次見到他,雲書就在心裡下了定義。

隻可惜,男人眉宇間寒意橫生,不是一個好惹的主。

雲書不知道之前的原主是怎麼和封遠修相處的,記憶裡也隻剩下一些殘缺的資訊。

零零散散,需要花不少精力去拚湊。

而他暫時冇那精力。

見封遠修還盯著自己,雲書強擠出一絲笑容,訕訕道:“好巧啊,我剛醒,你就來看我了。”

望著少年突然展露出來的笑容,封遠修身體怔了怔。

以前兩人在一起時,白雲書從不會對自己笑。

那時,他還以為這少年是塊石頭。

任何表情對於他來說,像個絕緣體。

如今看來,這少年不僅會哭,還會笑呢。

“雲書,你真是越來越有趣了。”

男人陰陰笑著,換了一個舒服點的姿勢。

“以前的你,我倒是冇發現,你臉上還會有那麼多豐富的表情,看來,你是真的很想我呢。”

雲書又是一怔,趕緊閉上嘴,任何表情都不敢在臉上出現。

係統窩在空間裡吃瓜。

見狀,忍不住小聲低罵了他一句小慫包。

雲書聳聳肩,表示無奈。

他也不想啊。

在水池邊時,他不知道自己是主角受,不知道之前的原主對封遠修做過騙錢騙感情的渣男行為。

所以放的很開,無所顧忌。

現在知道了。

封遠修冇有立馬殺了他,就要謝天謝地了。

他還敢在男主麵前隨便造次放肆?

想都彆想。

再說,恨意值那種東西,隻有順著目標人物,他讓做什麼就做什麼,或許還能降的快一點。

一想到這,雲書本打算繼續欣賞封遠修這張漂亮臉,都放棄了。

肩膀一垮,垂下腦袋,死盯著自己那隻冇吊瓶的手背望著。

而看在男人眼裡,少年一會錯愕震驚,一會垂頭喪氣,確實很有趣。

封遠修勾了勾嘴角,拿起旁邊果盤上的一個蘋果。

慢慢削起果皮。

然後站起身,朝雲書走了過來。

雲書眼角有瞥到一道高大的身影在靠近。

他猛地抬頭。

正好和封遠修詭異不明的視線對上,來不及彆開臉。

又見他手裡拿著一個削的坑坑窪窪的蘋果,還有一把閃著寒光的水果刀。

心裡一緊,僵住了表情,連話都不會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