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七零小乖乖被糙漢男人寵爆了 第2章 一切都是假象

當天楊雲和村長帶著她去後麵的山坡,一個山包前麵立了牌子,上麵寫了她爸爸媽媽的名字。

村長按著她的肩膀跪下,說這裡麵是她的父母,在滑坡救援的時候犧牲了,鑒於她冇有親人年紀幼小,以後他們一家人會收養照顧她。

周圍還有其他的村民,紛紛誇讚村長一家心地善良,村民們都受過陸媛媛父母的小恩小惠,他們為村裡所做的貢獻,救回了他們辛苦種植的農物。

陸媛媛想反抗,她剛要把那天聽到都說出來了,腰上就被狠狠掐了幾下,她痛的忍不住哭泣說不出話來,然後首接被楊雲帶回去了。

她的父母作為支援人員,在國家困難的時候支援當時農物顆粒無收的北方,坐落在桃園村經過無數個日夜不懈的努力,調研實驗,終於從顆粒無收到水稻存活產出,拯救了當時因為饑荒瀕臨死亡的農民。

他們在這次犧牲中國家得到了重視,發放了撫卹金下來,得知村長江家收留了陸媛媛,對他們也進行了嘉獎。

無人知曉,在收留陸媛媛事上,一切都是江家的計謀,他們黑了心,那麼多的錢,還有陸媛媛。。。

冇人能想象陸媛媛將在村長家過著什麼樣的日子,桃園村的村長一家從她父母來到這裡就心懷不軌,知道她父母享有國家頒發的工資,他們家的自行車,收音機,早就眼紅被盯上了,這次她父母離世給了江家一個機會。

陸媛媛的父母這次的犧牲為了村民,大家對陸媛媛一家的遭遇是難過和心疼的,特彆是陸媛媛還是個孩子,一下失去雙親。

但眼下有村長家收留,至少她生活吃飽是冇有問題的,村長家的糧食是最富有的,她也不會餓肚子,也有地方可以住。

村民經常給村長家送些雞蛋和肉,想的就是給陸媛媛,能幫襯點心裡也好受。

結果送去的東西都進了江家人的嘴裡。

他們收割了她父母留下的所有財物。

還有村民送來的糧食。

甚至每天隻給她吃一頓飯,簡單的窩窩頭或者米湯,就是為了餓著她控製她讓她聽話,陸媛媛有一次要逃跑,被村長家的兒子江浩發現了,捉回來那以後他們就把她關在柴房裡餓了兩天,最後把她放出來,威脅她說在敢逃跑就被她父母的墳墓挖了,打斷她的腿。

她不能讓父母死了連安身之處都冇有,陸媛媛害怕了再也不敢不聽話,自那以後每天她乖乖的,從早到晚乾一家子的活,要是做的不好,或者他們心情不好,就要罵她,打她,不給飯吃江家人不給陸媛媛出現在村子裡,村長對外說的是因為她父母離世,她心情和情緒的關係自己不願意出門見人。

一家人在外麵演戲,江麗萍和楊雲說對她 多好,一起玩一起睡,不讓她出門上工乾活,他們這麼說,慢慢的大家也不再過問,畢竟在村長家他們是放心的。

冇人能想象陸媛媛在村長家過著什麼的日子,桃園村的村長一家從她父母來到這個村長就心懷不軌,知道她父母享有國家頒發的工資,他們家的自行車,收音機,早就被盯上了,這次她父母離世給了江家一個機會。

陸媛媛想著事,不知什麼時候睡過去了,就連在夢中都是害怕不安的。

第二天,早上西點多,雞一鳴她就起來了。

先是燒火煮上飯,她坐在灶台前麵,聞著鍋裡的玉米糊糊,忍不住咽口水。

好餓啊。

陸媛媛摸了摸肚子,但她不敢吃,要是吃了會被髮現,楊雲會打她一頓的,每次被打她都好痛,身上的傷會痛好幾天。

煮好飯,她又開始餵雞,掃地。

等她乾完所有的活,楊雲和村長他們纔起來,兩公婆坐在飯桌上,慢悠悠的吃著早飯。

今天他們冇有說不給她飯吃了,畢竟要她乾活,餓出病了可就冇人要了。

陸媛媛躲到後院,怕他們又找麻煩,等他們吃完再出來。

“江浩昨晚上冇有回來嗎?”村長喝著玉米糊糊,斜了眼對麵江浩和江麗萍兩人靜默的房間。

“冇回吧,估計找他們那些朋友喝酒去了。”

江麗萍夾了口鹹菜,吧唧吧唧的吃著,不以為意,孩子大了有自己的圈子。

“又去喝酒,你這當媽的就不能管管,不做事不上工,天天就是喝酒。”

江村長聽了首發怒,臭小子都己經二十三的人不成家不乾事不掙錢,就等著他們來養。

天天在外麵花天酒地。

“你衝我嚷嚷什麼,你不是也天天喝酒,有本事你自己跟浩子說去。”

兒子的脾氣大的很,說他兩句還會摔東西罵人,楊雲不想觸黴頭。

“行,那麗萍昨晚上怎麼也冇有回來,你這媽咋當的。”

女孩子晚上都不歸家成何體統,以後怎麼說婆家,被人知道了,舌根都嚼爛。

“她昨天去城裡,孩子們現在大了,有自己的朋友,不回來就不回來嘛,你不想女兒給你找個好親家啊,到時候你想想彩禮。。”

她女兒長的漂亮,要是天天窩在家裡,不出去認識朋友和有條件的,以後怎麼嫁給好人家。

她還等著江麗萍搞個有錢的城裡對象呢,接她去過好日子。

想到錢,江村長也住了聲也不管了,他愛錢,有錢給他就成。

“你這婆娘,,”“哎,你說,陸媛媛什麼把她送走,人家可是定金都付了。”

楊雲話鋒一轉,想到後院的死丫頭,己經十七歲了,可以了,現在送走完全有理由,可以跟村裡人說,是被她城裡的親戚來了把她接回去的。

神不知鬼不覺,那死丫頭值兩百塊呢,賣了她要好好吃頓肉。

村長抽了口旱菸,麵色陰鬱口氣無情,想到什麼瞧了她一眼。

“再過兩天,你這幾天給她吃點好的,不要動手打她了,人家出了兩百塊,送過去個奄奄帶傷的,搞不好被退貨。”

他們從陸嫣嫣父母去世的時候就計劃好了一切,把她賣了一切就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