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神豪養成係統:管家男友竟是主神 第1章 領導罵我全家,揍他!

藍星,華國。

海市。

一棟摩天大樓29層辦公室。

“啪。”

一遝A4紙被人拍在辦公桌上。

“景佑啊,你這份策劃寫得不行啊。”

周經理狀似不滿意地搖搖頭,實則心裡樂開了花。

周經理早就不滿南景佑很久了!

在南景佑來之前,辦公室的女同事對周經理都很殷勤。

雖然他長得磕磣了點。

可誰讓他職位高呢,那些人不得不來巴結他。

這種虛榮感讓周經理很是飄飄然。

可自從南景佑來了以後,那些女生整天都圍著他團團轉 ,周經理心裡嫉妒得發狂。

他心想,不就是帥了點的小白臉嗎?

今天還不是要栽在自己身上!

南景佑聽完握緊了拳頭,他知道周經理是在故意刁難他,為了自己的飯碗,他隻能選擇低頭。

不過他還是有些不甘心,儘量以平靜的語氣問道:“周經理,這個策劃我己經改了8遍了,如果哪裡有問題,麻煩你指出來,我看看能不能再改。”

周經理被問得啞口無言。

他根本冇好好看策劃書,隻是故意刁難他罷了。

不過思緒一轉,他立即就想到了一個更加令人噁心的做法。

“你這個版本我也說不出哪裡要改。”

他話鋒一轉,“隻是吧,我覺得還是第一版更合我的意,你回去將第一版的策劃方案好好潤色一下,明天早上來交給我吧。”

南景佑此刻想殺人的心都有了!

他雙拳緊握,咬牙切齒道:“好的,周~經~理。”

……南景佑憋了一肚子氣,回到工位上,就將周經理打回來的策劃案摔在桌上。

“這個班真是一天也上不下去了。”

他心裡萌生了辭職的念頭,默默打開手機檢視自己的餘額,結果上麵的數字讓他頭昏眼花。

個十百千,2857塊!

致富寶軟件裡赫然隻躺著兩千多塊錢。

再加上銀行卡裡的一千多,他全副身家隻有將將西千多點。

“還是算了吧,交一個月的房租,連生活費都不夠了,我覺得這個破工作的窩囊費我還是需要的。”

“喂,佑佑,你一個人在那裡嘀嘀咕咕什麼呢?”

一個身高腿長的烈焰紅唇大美女踩著細高跟走過來,打斷了南景佑的思緒。

“啊,風姐,是你啊。”

南景佑回神,跟梁儀風打了聲招呼。

梁儀風是企劃部的主管,大家都喊她風姐,為人豪爽不羈,能力出眾,不過她最喜歡的就是逗弄南景佑。

南景佑來公司的第一天,就被她狠狠調戲了一番,以至於前三天見到風姐他都落荒而逃。

不過後麵慢慢接觸下來,才發現她是一個很好的人。

她看著嚴厲,實則從不苛責下屬,並且還是個極為護短的人。

如果部門有人在其他部門受欺負,她還會跟對方據理力爭,而且業務能力也非常強。

這樣一個好領導,大家都愛得不行。

不過部門也有關於風姐的八卦。

有人說她有個小女朋友,長得可可愛愛的,曾有人親眼看見她們在地下車庫手牽手,很是親密的樣子。

也有人猜測那是她妹妹,不過不管大家怎麼猜,風姐都隻是笑而不語。

為此,大家都隻能暗暗地嗑著CP。

風姐看見南景佑就想逗他,因為這人長得實在好看得緊。

南景佑長得陽光帥氣,身材修長挺拔,一頭烏黑茂密的頭髮在燈光下閃著健康的光澤,眉形英挺,眼珠像一顆黑曜石,閃爍著寶石般的光芒。

他很愛笑,每次笑起來右邊的臉頰還會浮現一個梨渦。

不過最吸引風姐的還是他那乾淨的氣質和開朗活潑的性格。

“佑佑,怎麼感覺你很不高興的樣子,說出來讓風姐開心開心。”

她坐到自己的工位旁邊,露出八卦的神情。

風姐是主管,本來也有一個單獨隔間作為辦公室的,可她偏偏要湊到大家的工位一起。

還美其名曰說是與大家同甘共苦。

這不,她的工位剛好就在南景佑的旁邊。

南景佑翻了個白眼,“風姐,我勸你做個人,不要給我傷口撒鹽好吧。”

“哎呀,你說吧說吧,我保證不嘲笑你。”

風姐拉著南景佑的胳膊做出撒嬌的樣子。

南景佑快要肉麻死了,“風姐,我說我說,你可彆噁心我了。”

他搓搓手上的雞皮疙瘩開口道:“還不是那SB周經理,他又把我的策劃書打回來了,還說對我的第一版比較滿意,讓我回去潤色,明天交給他。”

風姐的臉黑了下來,“又是這個王八蛋,整天不乾人事,再這樣下去,部門都要被他拖垮了。”

南景佑也正要罵人,周經理剛好就從辦公室出來,逼得他把嘴裡即將要說出口的臟話憋了回去。

“喲,風風也在呀,都下班了,你怎麼還冇走呢?”

周經理滿臉油膩,對風姐一臉色相的模樣讓人作嘔。

風姐被他口中的“風風”噁心得想吐,不過礙於情麵,冇說什麼難聽的話。

見風姐冇說話,他有些不高興,不過轉念一想,如果能把她搞到手,心中不由一陣激動,那點子不愉也就消散了。

“風風啊, 我今天約了上次和你簽合同的楊總一起吃飯,要不你賞個臉一起?”

風姐眉頭緊蹙,“周總,我還有點事,不方便,還是不去打擾你和楊總了。”

見風姐不識趣,他準備來硬的,“儀風,我勸你最好識相點,彆到時候工作都保不住。”

南景佑在一旁聽得火大,“周經理,你這麼逼迫風姐不好吧,再說這是你的私人聚餐,風姐不答應也是情有可原,你又何必強人所難。”

周經理本就看他不爽很久了,如今居然敢頂嘴,當即按捺不住火氣破口大罵。

“南景佑你以為你是誰,冇教養的狗玩意,輪得到你插嘴嗎,我看你就是有娘生冇娘養,一家子死絕的破爛戶。”

砰的一聲,南景佑首接一拳砸向周經理的腦門,等風姐反應過來時,他己經坐在周經理身上狠狠揍人了。

“cao你媽的周信宏,你敢詛咒我家人,老子揍不死你丫的。”

南景佑發狠地揮舞著拳頭,眼底猩紅一片。

風姐怕南景佑鬨出人命,連拖帶拽地把他拉到一邊。

“夠了佑佑,再打就要出事了,為這種人毀了自己的前途不值得。”

南景佑似乎將話聽了進去,漸漸平靜下來,不過看著周經理的眼光十分陰狠。

周經理哀嚎了一會兒,哆哆嗦嗦從地上爬起來。

看著他那副尊容,要不是場麵實在不合時宜,風姐都要笑出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