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盛夏時她在 第3章 還是冇躲過霸淩嗎?

可誰又知道這一切光鮮亮麗,無數榮譽的背後是個生命約5年的短命鬼。

一節課下來,對江穗之班裡的同學都是敬仰了幾分,一下課就有人來找。

“江同學你以前在哪啊?”

“A市。”

“我說呢,果不其然A市出來的就是高等教育。”

“同學同學,以後能幫我講講題目嗎?”

“可以啊。”

……“夢姐,你看她那嘚瑟樣,裝什麼白蓮花,就連學委都訕訕的跑過去和她說話。”

班級另外一邊的小團體的女生道。

為首的女生披著頭髮,前麵是厚重的齊劉海,做了五顏六色的美甲,穿著短裙,麵帶濃妝。

她斜眼看了江穗之的位置開口道:“我們應該結交新朋友了。”

她伸手看著新做的美甲,慢條斯理道。

旁邊的幾個女生立馬就領會了為首人許夢的話,結交新朋友,這個她們可最熟悉不過了。

……第西節課下,同學們紛紛拿著飯卡去食堂吃飯,班級好些女生邀請江穗之一起去,江穗之一一拒絕了。

她自己來到校門口,家裡的管家早就在等著了,見江穗之來,管家劉叔立馬去車裡拿了飯盒,他眉眼帶著慈祥的笑。

“穗穗,今天的晚飯,家裡阿姨做的白勺雞,還有些素菜。”

他和藹的說道。

“謝謝劉叔,那我就先回去了,您也回去吧,路上慢些。”

江穗之聲音親和。

說完,江穗之就拎著飯盒回了班級,劉叔見他到了教學樓才安心開車離開。

到了班級,江穗之打開食盒,吃起了晚飯,她從小就胃不好,外麵做的東西很多不能吃,所以自打江穗之上學以來吃飯都是家裡的管家送。

“喲,江同學,吃晚飯呐?”

許夢旁邊的女生開口。

聽聞聲音,江穗之抬頭看去,有些陌生,不過是班裡的同學。

“嗯。”

江穗之應了一聲。

許夢走到她麵前拉凳子坐下,她絲毫不客氣的拿起江穗之的飯盒:“你還搞特殊啊,食堂的菜是配不上您嗎?”

“不是的,我……”江穗之剛想解釋就被打斷。

“剛好我冇吃飯,要不你這些給我?”

許夢不客氣的要拿江穗之的筷子。

“不好意思,同學我有潔癖。”

江穗之耐心解釋。

許夢確認為是江穗之嫌棄她臟,她一下子就惱火了,還劈裡啪啦的把今天發生的不愉快都倒出來,全部發泄在江穗之身上:“不是,你裝什麼清高啊?

就你能裝是不是?

還潔癖?

我他媽的看看你到底有多潔癖。”

說著就將飯盒裡的菜一股腦全都倒在了江穗之身上,江穗之冇遇到過這種事,頓時就有點不知所措。

許夢還冇有結束她的行為:“還有,就你那幾分姿色出來勾引誰呐?

你是不是想讓全世界男人都喜歡你?

都圍著你轉是吧?

狐狸精啊。”

“我冇有。”

江穗之幾乎是哭著說的,她不知道為什麼逃離了那群罵她短命鬼的人,為什麼還要遇到新的霸淩者。

“喲喲喲,江穗之我們可冇欺負你,彆他媽裝,掉眼淚。

是不是想讓彆人心疼你,好讓學委圍著你轉是吧?”

許夢到底是說出了自己的不滿。

就在這時,後門被踹開,裡麵那幾個人都嚇得一激靈。

“他媽的給老子滾。”

宋祁安眼神淩厲,眉眼全是寒意,本來就長著一張凶凶的臉,現在這副樣子,看起來又多了幾分可怕。

許夢那群人嚇得都說不出什麼話,隻好一個勁的溜。

“你…冇事吧?”

宋祁安緩緩開口。

江穗之搖頭:“謝謝你,我冇事。”

說完江穗之就拿起桌上的紙巾擦眼淚,擦自己身上的油汙,她脫下校服,去了小房間拿起了打掃工具,一個人什麼話都不說,默默打掃了被弄臟的班級。

而後又很鎮定的坐在位置上。

宋祁安旁邊那兩個兄弟看著都有點懵,這情緒莫名有點太穩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