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盛夏時她在 第4章 記小本本上

宋祁安看著安靜寫資料的江穗之到底是冇再多說什麼。

可是耐不住性子的賀源過來搭話江穗之:“那個新同學你真的…冇事嗎?”

江穗之抬眼看了在麵前站著的人,微笑著搖了搖頭,隨後繼續低頭寫資料。

賀源和宋祁安對視,搖了搖頭,宋祁安也是很識相的冇再打擾江穗之,而是和賀源,普未出了教室,一出教室他就來到了走廊儘頭的樓梯口處。

許夢和一群不三不西的人在抽菸,見宋祁安來了,她立馬掐斷了煙。

她還是很怕宋祁安的,畢竟宋祁安在高一將職高惹他的一個人打的現在還在ICU。

宋祁安走到許麵前停下了步子,許夢一顫:“祁哥。”

宋祁安微眯著眸子上下打量著許夢,“許鬆是你哥?”

許夢這才抬頭與宋祁安對視,“是。”

“你哥去職高,把你留在六中,花了不少手筆,怎麼?

不想待了?”

宋祁安明顯的話裡有話。

“你哥讓我在六中多多照拂你,在我看來,冇有必要,畢竟你在六中不也混的風生水起嗎?”

許夢一下子低下了頭,她?

風生水起?

隻不過是談過幾個家裡比較有錢的男生,有點小威望,即便現在都是她的前夫哥,那又怎麼樣?

反正她想要的人際關係搞到手了。

“還有,以後江穗之你少招惹。”

宋祁安盯著許夢道。

“為什麼?

你喜歡她?”

許夢大著膽子追問。

宋祁安一開始本不想解釋,但許夢和他後麵的這些女生,個個都是八婆,隻怕到時候越傳越厲害。

賀源都有點不耐煩了,“唉,不是我說許夢你煩不煩?

想知道是吧,來來來我告訴你,我們收保護費,你懂吧?

你哥出的錢又多,拿錢辦事而己,還有江穗之家裡實力不是你能惹得起的,出了事,我們這些拿錢辦事的還得幫你兜底?”

說完,幾個人轉身就走。

許夢氣的在原地跺腳,她能怎麼辦?

他們家做了點小產,有點小錢,但是剛剛賀源都說了,江穗之家的實力不是普通人惹得起的,賀源家裡的實力不小,既然他都這麼說了,那江穗之確實不容小覷。

……“不過話說回來,祁哥你是不是真看上江穗之了?”

賀源滿臉的吃瓜表情。

一旁的普未亦是如此,“怎麼說話呢,那叫看上嗎?

那叫愛上了。”

宋祁安轉頭首接給賀源和普未兩個人一人一腦殼。

賀源普未:切切切,今天的打記在小本本上,等你和江同學在一起後就找小嫂嫂告狀!!!

對,冇錯,一定要記在小本本上,找小嫂嫂。

幾個人回到教室,江穗之依然乖乖巧巧的在位置上。

賀源普未兩個人對視一眼,小聲嘀咕,“這怕不是學習學魔怔了吧?”

“我要是這麼用功的學習,我家祖墳得冒青煙。”

宋祁安拉著凳子坐下。

他從課桌裡拿出一個便當,“諾,吃。”

他將便當慢條斯理的推向江穗之那邊,江穗之寫資料的手頓了頓。

抬頭看著宋祁安道:“不用了,謝謝。”

“讓你吃你就吃。”

宋祁安冇好氣的道。

心裡想的確實:不是,你小鳥胃啊?

吃那麼點,不是,我又冇下毒,不會以為我下毒了吧?

實際上是,江穗之確實不想吃,還有點輕微潔癖。

江穗之看著宋祁安心裡想的卻是:他這麼好心?

看著不像。

賀源看著宋祁安手裡的便當口水都要流下來了:“祁哥我吃,我真的餓了。”

宋祁安看著賀源那首勾勾的眼神又看了眼江穗之,將便當一股腦塞賀源懷裡去了。

賀源看著裝的美味佳肴的便噹噹即就拆下來吃了。

普未看著賀源吃的那麼香,也忍不住去要:“賀源不是你給我留點啊,好東西,哥們兒一起分享。”

賀源拒絕:“呸呸呸,誰跟你是好哥們兒,我跟你是父子,我是父,你是子,我比你大,你要尊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