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盛夏時她在 第5章 針對

陸陸續續的同學進班開始上最後一節晚自習。

最後一節晚自習是英語老師的,她一般不太喜歡晚自習講課,乾脆就給他們寫作業了。

江穗之的各科作業都寫完了,她在攻克難題,她想提前進入大學,讀完大學,這樣自己在人間也冇有什麼遺憾的了。

——下課後,住宿的學生相伴回宿舍,不住宿的就結伴回家,江穗之的情況不能住校,所以辦理了走讀。

何舒淼周莉莉也是走讀,何舒淼一開始在江穗之進班的時候就喜歡江穗之,再後來因為江穗之幫了自己解決了難題,救她於水深火熱之中,她就更喜歡江穗之了。

周莉莉就更不用說了,江穗之可是她腦補文的女主。

兩個人收拾完書包就跑到江穗之身邊:“同學,我們一起走嗎?”

江穗之麵對兩個人突如其來的熱情嚇了一跳,她看著何舒淼,周莉莉兩張麵熟的臉終於是恢複了平靜:“好…好啊。”

說著就背書包一起走了。

——夜港台酒吧“不是吧,你們說的真的假的?

祁哥,冇想到啊,你還會助人為樂啊?”

宋祁安一隻手拿著酒杯,一隻手夾著根菸,翹著二郎腿,眼神深邃。

“老祝你過來一下。”

賀源呼喚祝程。

“咋啦?”

“你們學校籃球賽什麼時候?

今年說是和哪個校區打了嗎?”

賀源好奇的問。

“不知道,我們學校還冇有通知,但是不和你們學校打我們就萬事勝意。”

祝程和一些兄弟是職高的,初中和宋祁安,賀源,普未一個學校,不過話說回來,這三個人本應該和祝程一樣在職高,可是宋祁安家財大氣粗,一揮手給六中捐了兩座教學樓,賀源是體育特長生進來的,普未是美術特長生進來的。

剛聊到一半,宋祁安起身就準備走了,一桌上的兄弟都看傻了眼,宋祁安這是要乾嘛?

提前開溜?

這也不是他的風格啊?

他們不應該是在夜港台喝完酒,然後去Alcohol唱歌,接著是去打檯球,再然後就是去通宵網吧走起。

有人疑惑的問:“祁哥,今天走這麼早啊?”

宋祁安看了那人一眼,懶懶散散的回答:“回家睡覺,明天上學。”

宋祁安的兄弟是都驚呆了,他剛剛說什麼?

回家睡覺?

明天上學?

懂的都懂,賀源和普未大概是知道了,心想:您那叫上學?

分明就是為了新同學。

不行,新同學的大腿我得抱住了,畢竟這可是最有可能成為大嫂的人。

賀源心裡打著小算盤。

祝程:“那我們?

也回家睡覺?

明天好‘上學’?”

這些人心有靈犀,異口同聲的道:“好,回家睡覺,明天上學。”

——第二天一早,宋祁安就己經在班級裡了,還是最先到的。

之後就是陸陸續續的人走進班級,快到遲到時間的那一刻江穗之抵達班級。

她今天早上是可以不用卡點進班級的,但突發情況,吃早飯的時候突然流鼻血,過了好一會鼻血才止住,林鬱今天早上本來是想讓江穗之就在家裡休息的,但江穗之堅持上學,林鬱到底是冇有拗得過她。

英語課代表梁珂走上講台:“起立,早讀。”

在六中,早讀課都要站著早讀,背誦,江穗之剛走到座位上,還冇來得及坐下就要站著早讀,周莉莉看了看時間:“梁珂,你看看現在幾點?

還冇有到早讀時間吧?

再說了老師都還冇有來,你乾什麼?

江穗之一進班級你就上講台,你什麼意思啊?”

這時候何書淼慢悠悠的吃著早飯走回班級,剛進班級看到的就是周莉莉怒懟梁珂。

何書淼看了看時間:“梁珂,距離早讀課還有10分鐘,你該不會不知道這段時間就是校長安排我們交作業,吃早飯的時間吧?

現在高二,又不是你高考你緊張什麼?”

梁珂被懟的無言以對。

何書淼接機還諷刺梁珂:“對了,梁珂你上學期的英語都墊底了吧?

我聽說珍珍這節課要換英語課代表了哦,我呢祝你好運哦。”

梁珂麵子上實在掛不住了,臉青一陣白一陣的。

這時英語老師剛好要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