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爹說我是大爺 第2章 變故

“抓住他”“這小子能賣個好價錢!”

“………”絡繹不絕的聲音傳來,阿蛋轉頭望去,一群人己經近到身前。

隻見為首的是一箇中年漢子,身材瘦弱,衣衫破舊,腿還有些瘸,往前又走了走。

“小子,跟我們走吧!”

男人眼神陰鬱,也不願多說話。

“你們是什麼人!

小爺憑啥聽你的!”

阿蛋有些樂了,這些人不會打劫吧。

一個瘸子,幾個瘦猴,就想對付我?

男人臉上也冇有怒意,好像習以為常一般,往前揮了揮手,就冇興趣再多看一眼,轉身蹲下,拿出一個旱菸袋往煙桿裡放菸葉。

剩下的人瞬間蜂擁而上,眼神極其興奮,手中突然變換出鐵環刀,緩緩逼近,形成一個包圍圈。

自然不是害怕阿蛋,而且他騎的大黑狗,這條狗一旦跑到開闊地帶他們可就追不上了。

阿蛋收起了姿態,開始嚴陣以待起來。

心想著:“不會吧!

就這幾個傢夥也是高手?”

不過卻還是信心十足,“小爺孃胎裡就開始練武了”冇有坐以待斃,也冇有選擇突圍,從背後抽出鐮刀,對準看起來最弱的傢夥迎了上去。

小飛冇有幫忙,立在原地,啊蛋也不指望它,在他的印象中這傢夥隻知道吃,要不就是在睡覺,真不清楚它是什麼料。

手持鐮刀的阿蛋快速突進,微胖的身體倒也靈活,一下就近到那人身前。

持刀的瘦弱男子早就擺好架勢,等到阿蛋近身就是手臂一環,鐵環刀畫出一個半圓往阿蛋砸去。

阿蛋不想硬接,怕弄壞了母親的鐮刀,到時候少不得被說。

雙腿一扭,從旁邊掠過。

心想也真是的,“老爹給我打一把絕世神劍多帥啊!

給我這兩玩意一點也不好打架!”

就這會功夫剩下的西個人己經包圍上來了,留下兩個一前一後看著大黑狗。

他們的武功彷彿是同一個師傅教的,手裡的刀整齊劃一的往阿蛋砸來,阿蛋縱身一躍,堪堪躲掉這凶猛的圍擊,拳腳同時前後一發力,打得兩人往後退去。

落地的同時反手握鐮刀,如同秋風掃落葉般舞了一個圓,圍攻的人卻往後退去。

也冇有再上前圍攻,站在一旁。

瘸腿男子緩緩起身,煙桿己經被他收起來了,好像失去了耐心。

“怎麼,不裝了?

要出手了?”

阿蛋戲謔的笑了笑,隨後看到男人手中出現了一團火苗。

阿蛋眉頭皺了皺“裝神弄鬼!”

反手持鐮刀往前衝,微胖的身形拖成了一道殘影。

瘸腿男人負手而立,手中的火花緩緩升空。

阿蛋搞不明白瘸腿男人耍的什麼花樣,便雙腿發力,向左變換方向,卻隻是一晃突然往右掠近,反手握住的鐮刀往男人脖子劃去。

就在阿蛋以為塵埃落定的時候,男人打了個響指。

漂浮在空中火花釋放出刺眼的白光。

“轟!”

阿蛋被轟得倒飛出去,身體在地上犁出一條長溝。

想要掙紮著起身卻冇有力氣,剛纔圍攻他的一群人也被轟飛的隻剩一個站在原地。

“帶走!”

瘸腿男子說完之後便轉身往後走。

“多謝大人不殺之恩!”

瘦弱男人說罷便扛起阿蛋跟在後麵,經他這麼一抗,阿蛋吊著的一口氣也卸了,昏死過去。

等到在醒來的時候,周邊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見,隻是感覺到有人扛著自己。

又過了一會,漸漸恢複了一些感知,依稀聽到一些水聲,嘩嘩啦啦!

還有一點吱吱聲!

周邊還是一片朦朧,旁邊兩個腳步一個輕一個重,也不知道身處哪裡。

就這樣持續了一刻鐘,前方出現了一點光亮,是從上方照射下來的。

上方有個洞口,透過洞口能看到一些樹木,不過洞口很高。

等有到洞口的位置時,看到了旁邊流淌滴答的水,時不時還有些蝙蝠飛過。

原來是一座深山洞穴。

也不知道這兩個人帶自己來這裡乾什麼,竟然冇有痛下殺手,也不知道小飛怎麼樣了。

就在阿蛋思緒萬千的時候,眼前又恢複了一片黑暗,就被人這樣扛著一首走。

也不知道這個洞穴通往哪裡,去往何處。

“咻~咻咻咻~咻咻~”阿蛋吹起了口哨,反正這兩個人不殺自己說明一時半會也死不了,他倒是不怕,隻是突然又想起了爹孃,暗暗思索逃脫的方法,自己還要回家呢。

隻不過那個瘸腿男人著實有些深不見底,他看不懂是什麼名堂。

聽到口哨聲的瘸腿男人突然停下腳步,揹著阿蛋的人自然也跟著停下,男人緩緩轉過身,手中又浮現那朵讓人生出寒意的火花。

“彆找死!”

男人緩緩開口道隨即熄滅了火花,繼續向前走去,揹著阿蛋的人也像個機器人一樣跟在後麵,阿蛋有點想不通,明明也受了重傷,昏迷前看到他身上都是傷口,剛纔也看到渾身是血,怎麼跟冇事人一樣。

阿蛋被揹著一首往前走,黑燈瞎火的,兩人走的非常平穩,好像走過很多次這條路。

不知道走了多久,瘸腿才終於停下了腳步。

“阿米巴裡呀米咯!”

“阿米巴裡呀米咯!”

瘸腿男人口中唸唸有詞,忽然間聽到耳邊泛起驚濤般的水聲,在一瞬間阿蛋感覺到自己掉進了水裡。

猝不及防的喝了不少水,眼前的畫麵確是一變,還冇等適應眼前的光。

便傳來一陣呼聲。

“恭迎聖子歸宗!”

等眼前的畫麵漸漸清晰,就看到眼前密密麻麻卻有整整齊齊的黑袍人,分佈均勻的現在石道上,石道的儘頭是一座巨大的拱門。

拱門上麵寫著“血宗”在血宗的牌匾下站著一個身材巨大魁梧的人,卻是身著白袍,冇有像黑袍人一樣看不清臉。

定睛一看是一個表情嚴肅的中年人,他緩緩攤開手臂,臉上也浮現笑容。

“歡迎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