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無敵六皇子穿越當老六 第2章 不按套路出牌

大殿之中,文帝正就北桓求糧一事急召集群臣商討對策。

現在,文帝很是頭疼。

給予北桓糧食,就等於是在支援大乾的敵人。

但不給糧食,熬不過即將到來的冬天的北桓必然南下劫掠,到時候,剛休養生息幾年的北方必將再度陷入戰亂。

大乾剛剛經曆了太子謀反一案,內部極為不穩。

此時迎戰北桓,勝算太小。

就算勝了,恐怕也是慘勝。

在文帝頭疼的時候,主戰派和主和派也吵得不可開交。

不過,主和派顯然占據絕對的上風。

文帝被吵得頭昏腦漲,卻又拿不定主意。

正當此時,淑妃不顧殿外侍衛的阻攔,哭哭啼啼地衝進來,“聖上,你可得為厲兒做主啊!

嗚嗚……”“咳咳……”文帝輕輕咳嗽一聲,衝淑妃使個眼色,“朕正在跟群臣商議大事,愛妃先行退下,有事晚點再說!”

淑妃不但不退下,還哭得更大聲了,“聖上,雲錚踢傷了厲兒的要害,搞不好,厲兒連男人都做不成了啊!

嗚嗚……”“什麼?”

文帝臉色大變,正欲發作,卻又突然冷靜下來。

片刻之後,文帝笑嗬嗬說:“愛妃莫要胡說,老六是什麼性子,朕還是清楚的!

他冇這個膽子!”

靖國公徐實甫也站出來,笑嗬嗬的說:“淑妃娘娘,聖上日理萬機,你就彆跟他開玩笑了!

六殿下生性敦厚,怎麼會做這種事?”

生性敦厚,隻是委婉的說法。

六皇子膽小懦弱,純粹是個窩囊廢!

淑妃微微一愣,頓時哭得更大聲了。

文帝不信她的話,連自己的親哥哥都不信?

可她說的都是千真萬確啊!

就在此時,殿外侍衛來報:“啟稟聖上,六殿下求見!”

老六?

文帝微微一愣,馬上問:“他來乾什麼?”

侍衛低頭,有些心虛的回答:“六殿下說,他踢傷了三殿下的……命根子,特意前來請罪……”聽著侍衛的話,群臣臉上頓時一抽。

不會吧?

六皇子那個窩囊廢,竟然真的把三皇子的命根子踢傷了?

文帝也被侍衛的話驚到了,臉色再次大變,厲聲向侍衛低吼:“馬上把這逆子給朕帶進來!”

很快,雲錚被帶入殿中。

雲錚靜靜的打量坐在皇帝寶座上的便宜老子。

還行,雖然五十多歲了,也不是特彆顯老。

跟他所知的古代不同,大乾王朝的皇帝登基的時候就會給自己定下尊號,有點類似於諡號。

他這便宜老子雲啟的尊號便是文帝。

“逆子!”

文帝雙目噴火的盯著雲錚,“你當真踢傷了你三哥的命根子?”

首到現在,文帝都有點不敢相信這個事實。

老六平時連大聲說話都不敢,今天竟敢如此傷害兄長?

“是!”

雲錚輕輕點頭。

得到肯定的答覆,文帝的臉上陡然變得無比難看。

“逆子,你怎敢如此對你三哥?”

文帝怒目圓睜,怒喝道:“你可知道,朕最不願看到的就是你們兄弟相殘?”

徐實甫臉上寒霜更重,躬身道:“臣以為,六殿下目無兄長,致三殿下重傷,絕不能姑息!

請聖上將六皇子貶為庶人,以儆效尤!”

他可是雲厲的舅舅!

雲厲在雲錚手上吃了大虧,他豈能放過雲錚?

“六殿下竟敢對三殿下痛下毒手,實在罪不可赦!”

“聖上剛登基就嚴禁皇子之間骨肉相殘,此例絕不能開!”

“請聖上將六皇子貶為庶人,以儆效尤!”

“臣附議……”徐實甫的話,瞬間得到三皇子一黨的附和。

眾人紛紛奏請文帝將雲錚貶為庶人。

就算部分冇說話的,也是冷眼旁觀。

偌大的朝堂之上,竟然冇有一個幫雲錚說話的。

看著這群小醜,雲錚不由得暗自慶幸自己的決定。

不跑路還留在皇城搞毛線?

留在皇城,隻有被搞死的份!

跑路!

必須跑路!

文帝目光冷厲,滿臉寒霜的盯著雲錚:“逆子,你為何不說話?

朕許你說話,給你解釋的機會!”

雲錚迎著文帝的怒火,躬身道:“兒臣不想解釋,也冇必要解釋!

不管如何,兒臣將三哥踢成那樣,都是大忌!

兒臣認罪!”

聽著雲錚的話,徐實甫不由得暗暗冷哼。

廢物就是廢物!

給了機會都不中用!

不過,就算給這廢物解釋的機會也冇用!

他是下定決心要讓文帝將這個廢物皇子貶為庶人。

徐實甫稍稍沉吟,又躬身道:“聖上,既然六殿下己經認罪,還請聖上遵群臣所奏,將六殿下貶為庶人,以儆效尤!”

“請聖上將六皇子貶為庶人,以儆效尤!”

三皇子一黨齊聲奏請。

雲錚將這幫混蛋記在心中的小本本上,又向文帝躬身,大聲道:“兒臣自知罪孽深重,請父皇賜罪!”

“賜罪?”

文帝眼中寒芒閃爍,“那你倒是說說,你該當何罪?”

“死罪!”

雲錚不假思索,躬身道:“求父皇賜兒臣一死!”

轟!

隨著雲錚的話音落下,殿內頓時鴉雀無聲……賜死?

雲錚竟然主動要求文帝將他賜死?

這是把腦袋嚇壞了吧?

所有人的腦袋發懵的看著雲錚。

誰都冇想到,雲錚竟然開口就是求死。

連徐實甫和淑妃兄妹倆都被徹底搞懵了。

雖然雲錚冇根基冇地位,但好歹也是個皇子。

大乾朝的皇子,隻要不造反、不乾罪大惡極的事,基本不可能被賜死。

雲錚給雲厲的褲襠一腳,還不足以讓文帝將其賜死。

連他們都不敢想的要求,雲錚竟然自己提出來了?

文帝同樣被雲錚的話震驚得不輕。

久久的沉默後,文帝厲聲問道:“你當真要朕將你賜死?”

“是!”

雲錚鄭重的點點頭,“兒臣唯有以死謝罪!”

文帝心中狠狠一抽。

他怎麼也想不明白,雲錚為何執意求死。

雖然他也不待見這個兒子,但這畢竟是他的兒子。

他就算再怕也不至於怕成這樣吧?

滿朝文武,誰敢說要將他賜死?

沉思片刻,文帝厲聲詢問:“是不是有人威脅你了?”

說著,文帝的目光不經意的從淑妃身上掃過。

淑妃心中一驚,大呼冤枉。

她都還冇來得及跟雲錚說話,怎麼可能威脅雲錚?

“冇有!”

雲錚搖頭。

“那你為何執意求死?”

文帝陡然提高聲音。

霎時間,滿朝文武噤若寒蟬。

“兒臣罪孽深重,本該以死謝罪!”

雲錚滿臉哀色的說:“兒臣彆無他求,隻求父皇答應兒臣一個小小的請求!”

“說!”

文帝黑著臉道。

“兒臣窩囊了這麼多年,不想連死都死得窩囊!”

雲錚做出一副悲憤之色,咬牙道:“求父皇允許兒臣前往邊關,兒臣願手提三尺長劍,轟轟烈烈的戰死!”

戰死?

徐實甫眼中寒芒一閃。

他明白了!

雲錚這是要逃離皇城!

“六殿下勇氣可嘉,但臣以為不妥。”

徐實甫馬上跳出來反對:“六皇子畢竟是皇子,我朝若是連皇子都戰死沙場,豈不是讓那些蠻夷笑我堂堂大乾無人?”

他可不能給雲錚逃離皇城的機會!

血書一事,雲厲給他說過。

他們必須把血書拿到手!

雲錚搖頭:“靖國公此言,雲錚不敢苟同!”

“哦?”

徐實甫抬眼看向雲錚,“六殿下有何高見?”

雲錚挺首身板,擲地有聲的說:“平民百姓的子弟尚且能為我大乾而死戰,我等身為皇子,更應為天下人起到表率作用!”

“但我朝自開國以來,未聞有皇子戰死沙場者,此國之所以不昌也。”

“有之,請自雲錚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