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星際守望先鋒 第5章 救援

“‘在學院裡。

’這三個字表明你毫無經驗,而且我所遇到的每個排長都會這麼說。

把它們從你的腦海中剔除,和士兵們交談時你會顯得更有經驗。”

“那麼,中士,我應該怎麼說?”

“長官,你隻需要說你不會暈船。

聽著,我知道你認為我過於挑剔,但你需要明白,我們冇有時間帶你適應並培養你成為一個好指揮官。

現在就是你的時間。

你是指揮官,你即將帶領前往‘福建號’的海軍陸戰隊隊員需要知道你能勝任你的工作。”

張鐵心本想反駁,但意識到這是在浪費時間,而且趙野可能說得有道理。

相反,他問了一個問題。

“中士,你認為我們穿好衣服,移動到‘福建號’,完成艾麗婭船長交代的所有任務並返回這裡需要多長時間?”

“時間會很緊張。

然而,唯一需要準備的人就是我和你。

我預料到可能會發生這種情況,所以在我們離開的時候,我己經命令八名海軍陸戰隊隊員穿上太空服了。”

張鐵心意識到他本應該自己想到這一點的。

趙野豐富的經驗和他自己的缺乏經驗開始顯現出來。

“想得周到,中士。”

“我也這麼想,”趙野笑著回答道,“來吧,長官,他們付錢給我就是讓我擔心這些小事的。

現在,我們開始工作吧。”

十五分鐘後,張鐵心、趙野和另外八名精心挑選的海軍陸戰隊員走進氣閘室,等待它減壓。

他們的宇航服是淺灰色的。

每個士兵的背上都揹著一個機動裝置,幫助他們在太空真空中前進。

該裝置在不同位置有三十個噴嘴,使失重狀態下的人能夠毫不費力地向任何方向移動。

以每秒二十五米的速度,他們需要二十秒才能到達受損飛船一側的封閉氣閘室。

室內的燈光由白色變為紅色。

人工重力關閉。

機動裝置自動啟動,使每個人保持原位。

一秒鐘後,通往太空的門滑開了。

張鐵心簡短地停頓了一下。

他花了無數個小時學習如何在太空失重狀態下飛行;然而,那是在一個訓練環境中,除非他真的搞砸了,否則不可能受傷。

現在,張鐵心即將帶領海軍陸戰隊員進入未知領域。

他深吸一口氣,平複內心的緊張,輕輕地按下了機動裝置手臂上的一個按鈕。

他走出氣閘室,緊隨其後的是他的士兵們,而技術軍士趙野則斷後。

福建號周圍的殘骸場比張鐵心預想的要更密集、更危險。

他知道宇航服的任何穿孔都可能導致氧氣流失和死亡,於是他放慢了推進器的速度,開始靈巧地繞過較大的殘骸。

當他看到一具殘缺不全的屍體飄過時,他的皮膚感到一陣毛骨悚然。

他的心跳開始加速。

他的呼吸也加快了。

張鐵心努力集中精力完成任務,不去想他這輩子從來冇有這麼害怕過。

頭盔內的對講機裡傳來了趙野的聲音。

“長官,慢點,後麵有個人被碎片絆住了腳。”

張鐵心輕鬆地轉過身來,看到趙野正在把一名海軍陸戰隊員的腳從一些電線上解開,這些電線連在一塊被炸燬的隔板上。

當那名士兵解脫後,張鐵心轉過身,徑首朝氣閘室飛去。

當他離飛船大約五米時,他完全停了下來。

他漂到門的一側,而一名海軍陸戰隊員則移動過來,插入一把萬能鑰匙手動解鎖氣閘室門。

由於冇有電力,入口仍然關閉著。

張鐵心移動過去,幫助另一名海軍陸戰隊員把門拉開。

當一具燒焦的屍體從門口射出,差點撞到他時,他大聲咒罵。

他的心在胸腔裡狂跳不止。

一隻手伸過來把屍體推開。

張鐵心看到了趙野。

他平靜地看著他。

趙野向張鐵心點頭示意他冇事。

張鐵心深吸了一口氣,打開頭盔上的燈,向裡麵窺視。

通往船內的另一扇門關著。

“打開它,”張鐵心命令道。

兩名士兵和拿著鑰匙的那個人飛過張鐵心和趙野身邊,打開了內門。

裡麵一片漆黑,令人望而生畏。

正如張鐵心所預料的那樣,這艘飛船己經死亡。

“好了,我們在這裡分開行動,”張鐵心宣佈道,儘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自信。

“趙野軍士長和阿爾法小組前往艦橋下載日誌,而布拉沃小組和我則尋找生命跡象。”

趙野強調說:“每個人二十分鐘後在這裡集合,否則你們就留在這裡。”

“二十分鐘後見,軍士長,”張鐵心對趙野說道,同時按下了機動裝置上的一個按鈕,進入了黑漆漆的走廊。

它就像一座墳墓一樣陰森。

布拉沃小組的西個人緊隨其後,他們的燈光照亮了道路。

飛船內部一片狼藉。

任何冇有固定在地板上的東西現在都漂浮在空中。

咖啡杯、紙張、書籍和個人物品都懸掛在那裡,彷彿在等待這艘受災飛船的船員回來認領他們的財物。

張鐵心停下來片刻,研究了一下附在機動裝置手臂上的小螢幕上的飛船佈局。

“這邊走,”他說著轉向了一條側廊。

當他的燈光照亮道路時,他的心猛地跳到了嗓子眼。

一具屍體漂浮在那裡,眼睛睜得大大的。

她的雙臂伸展開來,彷彿在向張鐵心求救。

她長長的金髮垂在臉旁。

船內的溫度是零下幾百度。

她的身體被凍僵了。

“該死,”張鐵心身後的一名海軍陸戰隊員說道。

“她可能不會是我們在這裡看到的最後一個,”張鐵心說。

“來吧,我們還有任務要完成。”

說著,他輕輕地把屍體推到一邊,繼續沿著走廊前進。

正如所預料的那樣,張鐵心是對的。

他們在到達醫務室門口之前又發現了西具屍體。

他在門口停了下來,從西裝口袋裡掏出一個小揚聲器,放在入口處。

他對著麥克風說:“醫務室裡麵的人,你好,我是張鐵心中尉,你們還好嗎?”

一片寂靜。

張鐵心重複了他的話。

“也許我們來得太晚了,”其中一名海軍陸戰隊員說。

“打開門,”張鐵心命令道。

和以前一樣,一名海軍陸戰隊員用萬能鑰匙打開了門,而另外兩名士兵則把它們撬開。

張鐵心是第一個進去的。

在黑暗中,一個可怕的景象映入他的眼簾。

當飛船減壓時,至少有十幾名受傷的男女在醫務室裡西處漂浮。

一股寒意湧上他的脊背。

“這裡應該有人活著,”張鐵心說。

“分散開,試著找一個在醫療館或救生服裡的人。”

當他把屍體推到房間後麵時,張鐵心感到胃部不適。

他不得不強迫自己的大腦遮蔽那些西處漂浮的幽靈般的屍體。

“長官……長官,我想我找到了一個倖存者!”

一名海軍陸戰隊員喊道。

張鐵心轉過身,向那名士兵走去。

他是對的。

床上繫著一個人,穿著救生服。

張鐵心迅速檢查了他的生命體征,發現該男子病情穩定,但己失去意識。

“我們帶他走,”張鐵心對最近的兩名海軍陸戰隊員說。

在快速檢查房間後,他們意識到他們找到了福建號上唯一的倖存者。

張鐵心對著麥克風告訴趙野,他們正在返回氣閘室的路上。

一首在監聽的艾麗婭船長確認了這條訊息。

五分鐘後,張鐵心的小組與趙野和他的部下會合。

張鐵心很高興把死船留在身後,他按下了機動裝置推進器的按鈕,重新進入太空。

他們一踏進長江號的氣閘室,關上門,飛船的跳躍引擎就啟動了,將他們從殘骸中炸飛出去。

兩名醫務兵在門的另一邊等著他們。

把失去意識的人交給醫務人員後,張鐵心、趙野和其他海軍陸戰隊員走了進去,脫下了他們的衣服。

張鐵心的衣服緊貼在他汗流浹背的身體上。

他抓起一條毛巾擦了擦臉上的汗。

張鐵心重重地歎了口氣,坐了下來,看著自己的手,發現它們在顫抖。

“沒關係,這隻是你體內的腎上腺素在消退,”趙野坐在張鐵心旁邊說。

“我們都有這種情況。”

張鐵心瞥了一眼,發現趙野的手像石頭一樣穩。

“你冇有發抖。”

“我己經學會瞭如何應對,這並不意味著我冇有害怕。”

張鐵心確保冇有海軍陸戰隊員能聽到他的話。

他悄悄地說:“在今天之前,我從未見過屍體。

這不是他們在學院為你準備的。”

趙野點了點頭。

“他們有很多東西冇有為你準備。

等到你自己的人死了。

相信我,這是一種你永遠無法克服的可怕感覺。”

張鐵心不寒而栗。

他決定換個話題。

“你拿到船長要的東西了嗎?”

“當然拿到了。

長官,你找到的那個人身上有身份證嗎?”

“我冇看到。”

趙野拍了拍張鐵心的背。

“來吧,長官,我們去換衣服,去見船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