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雪花綻放沙丘 第2章 你看那個好像你啊!

他叫李傑是一個老師的孩子。

平時上課就睡覺,一首不太喜歡安寧這種成績好的同學,再加上他爸爸老是讓他向安寧學習,以至於他很討厭安寧,這次讓他找到機會他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人越來越多,還有幾個男同學和李傑一起搭腔,李傑愈發得意。

他們似乎並不認為他們這種行為會給她人帶來多大的傷害。

“你說話呀,安寧變成冇人要的野孩子咯~”安寧就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低著頭,手指不斷的摩挲著自己的指甲蓋。

在冇有人注意的角落有一個男生正蹙著眉看這裡正發生的事情,他似乎己經看了一會了,聽到剛剛李傑的話往前麵擠了擠。

“喂!

人家父母怎麼樣關你什麼事?”

說話的是陳明洋,他慢慢從人群裡走到安寧身邊,把她往他身後拉了拉,擋在了她前麵,似乎把她的影子也遮住了。

李傑賊眉鼠眼的嘲笑“那又關你什麼事?

要當護花使者?”

“老師說了,不準欺負同學,我要是去告訴老師”陳明洋指了指他身邊的幾個同學“他們或許還好,你應該不一樣吧”這事要是被李傑的爸爸知道了少不了一頓訓。

李傑他想了想心裡很急但是他又不能奈何他,隻好放下狠話“你們給我等著。”

轉身便走了。

他們看見李傑離開了,人群便也散了。

陳明洋背對著安寧目送著李傑一行人離開。

安寧抬眼見周圍人都不見了,轉身悄悄的離開了。

她來到了教學樓後麵的一個花壇邊,那是安寧的秘密基地,她每次心情不好的時候都會來到這裡,這裡向來冇什麼人,在這看看植物生長能讓她平靜下來。

她在花壇邊坐了下來,後麵跟著一個身影,她知道他在跟著她,但她什麼都冇有說。

他在她旁邊坐了下來,他什麼都冇有說,隻是安靜的坐著。

“你為什麼要幫我?”

她終究是不解。

為什麼這個人總是對她釋放善意。

陳明洋回了一句“為什麼要有為什麼?”

他冇有看她隻是安靜的坐著,“如果非要說有什麼為什麼的話,那就是他是錯的。”

安寧很瘦小,坐在他旁邊小小一隻。

她一時語塞,但她知道他說冇什麼問題。

她在心裡預設過很多答案,但顯然這個答案是出乎她意料的。

“你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樣”陳名洋見她冇有說話,就接著說了下去,也許是覺得氣氛過於尷尬。

“嗯?

你想象中的我是什麼樣的?”

安寧手撐在花壇邊緣轉頭看向男孩。

對方得到她的迴應,似乎整個人都輕鬆了下來。

他把手放在了膝蓋上,帶著不易察覺的微笑抬頭看向了天空。

“你看你小小一隻,長的也比較可愛,一般這種類型的女生碰到這種事情早就哭了,而你挺堅強的。”

說完又回頭看向了安寧好像在肯定她。

安寧心想不是我太矮,是你太高好嗎?

而且我隻是不喜歡在彆人麵前哭,當然這些她是不會告訴他的。

“可能習慣了吧,今天還冇和你說聲謝謝呢。”

安寧對他禮貌笑了笑,或許在後來的某天她可能會問自己,她是什麼時候開始離他越來越近的,或許就是此刻吧。

“不用謝。”

陳明洋的笑容抵達眼底,就如當天下午的陽光般燦爛,她看著他的髮絲在陽光的照射下發出了金色的光芒,她終於知道為什麼梧桐說他長的帥了。

後來他們似乎經過這件事情開始熟悉起來了,平時他們也會交流學習上的問題。

陳明洋是個話並不多的人,他似乎就是那種天生就拿了主角劇本的人,學習,體育,長相,家世都是拔尖的。

安寧在遇見他之前從未自卑過,或許是曾經她也幸福過吧,隻不過近兩年家庭的變故讓她開始自卑,可她自卑什麼呢?

隻是這種自卑在他麵前格外強烈。

她開始更加努力的學習,把一切精力都放在刷題上,隻有當每次考試排名出來,她的名字在他前麵的時候她自卑的心理纔開始有點緩解。

剛放學,安寧正準備背起書包離開就聽見有個女生在後麵喊住了她。

“安寧,今天我們組值日哦。”

她突然晃過神來,今天是他們組值日,“不好意思,我忘記了。”

她立馬放下書包走了回去。

巧的是陳明洋和她是同一組值日。

他們班的包乾區在操場,離校門口非常近,今天輪到安寧和陳明洋一起打掃。

她知道後心中有些異樣,卻也冇吭聲隻是看了他一眼。

“安寧,那我們拿著工具走吧。”

陳明洋手裡拿著一把掃把向她說道。

她乖巧點點頭,就這樣兩個人帶著工具向操場走去。

“你今天走的好像有點急,是不是想逃跑,不想值日。”

他突如其來的一句話差點把安寧噎死。

什麼叫她想逃跑?

她在他眼裡就是這種人?

“什麼啊,我是準備去書店買資料。”

安寧腳步停在原地反駁道。

陳明洋反倒輕鬆的拿著掃把繼續向前走著“跟你開玩笑的”安寧把手裡的掃把握了握,眼神盯著前麵的人繼續向前走去。

此時走廊上兩個女同學正在掃地,一個同學注意到他們立馬把另一個同學喊了過來。

“誒,你快過來。”

“怎麼了?”

“你看,陳明洋和安寧他們倆站在一起是不是還挺搭的。”

然後這個女生就一臉姨母笑看著樓下。

“你還真彆說,兩個人都是學霸,郎才女貌。

哈哈哈哈”“完了,我有點磕他們倆了。”

這邊走著走著安寧莫名其妙的打了個噴嚏,要是讓她知道剛剛樓上同學的對話,她一定會讓她們少看點言情小說。

他們到了地方馬上就開始動手打掃了起來,其實並冇有那麼麻煩,隻需要把能看見的垃圾撿起來就可以了。

過了一會,安寧這邊正把剛剛掃到的垃圾堆到一起,回頭看見陳明洋正站在那兒往校門口看著什麼,她好奇的走了過去。

“你看什麼呢?”

陳明洋轉頭看了她一眼,“你看那個好像你啊!

好可愛!”

然後便開始瘋狂大笑。

安寧一時冇有反應過來,順著他剛剛看的地方看去,那居然是一輛裝滿著粉色小豬的汽車!

她氣憤的盯著他“你說誰是豬?”

說著手裡的掃把似乎有些無處安放了。

陳明洋見這陣仗立刻拔腿就跑,嘴上還喊著“誒!

誒!

誒!

我錯了!”

追著追著安寧漸漸的追不上他了,便停了下來,長跑可是年級第一,她哪裡追的上。

陳名洋笑嘻嘻的走回到她旁邊,彎著腰看她“我錯了,原諒我嘛。”

他說這話時還有些委屈巴巴的樣子。

她瞬間晃了神,平時她看見的他不是這樣的,今天似乎變了個人。

“好了,彆鬨了,趕緊打掃完,我還要去書店呢。”

說完她就繼續打掃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