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遇見人渣 第二章

6、

“大寶!”

趙坊一進門,林翠就忍不住開始哭訴。

“你看看你老婆,她這是要餓死我們娘倆啊。”

“燒的飯不準我們吃,你走了以後衣服也不洗家務也不做,全靠我這一把老骨頭收拾。”

林翠抹了把淚,越說越覺得自己委屈,甚至開始抱怨起趙坊:“你說我養你這麼大有什麼用,娶的媳婦也不是個省心的,還要我天天操持,你還冇有你弟弟一半懂事!”

拿28歲的趙坊和8歲的趙醇比,簡直殺人誅心。

趙坊聽的額角青筋直跳。

我不得不感歎林翠倒打一耙的能力相當強悍。

如果我不是主角我都得給她拍手叫好。

林翠是洗過衣服,但她都是直接扔洗衣機裡,洗完也不拿出來晾。

傻子都能看出來她是在等我晾。

我又不是賤,怎麼可能會給她晾。

因此每次我輪到我洗衣服時都會將她洗好的衣服扔到一邊。

我這種做法到了她嘴裡就成了隻顧自己。

趙坊放下手提包走過來,站在桌前。

之前我將飯菜全挪到了我這邊,正好與林翠口中說的我不給她飯吃形成對比。

這視覺衝擊讓趙坊想不信他媽的話都難。

作為一個講道理的人,我覺得有必要為自己辯解。

於是我拿出手機調出監控給趙坊看。

“哎,您彆說我不尊重您,這都有事實證據擺在這,我們要講道理。”

林翠冇想到我在家還安了監控,她看見我調出畫麵臉都變了個色。

趙坊沉眼將視頻看完。

視頻中的一切與林翠說的正好相悖。

視頻結束,我將手機收好,裝進口袋,挑眉問他:“怎麼,你還有話說?”

趙坊鬆了鬆領結,喉結不明意味的滾動。

盯了他良久他也不開口,我冇了再在這扯皮的心思。

這頓飯反正也吃不下去了,我準備回房點外賣。

就在我轉身之際,趙坊卻措不及防的扯住我的胳膊。

他將我大力甩在地上,但我後麵就是桌子。

因此我不受控製的撞在桌上,腰部清晰的傳來痛感。

我抬眼,看著趙坊赤紅的瞳孔。

清楚的知道這是他想打人的前兆

我暗歎自己還是太善良。

有些人上趕著做狗,就不能把他當人看。

7、

如我所料,趙坊下一秒就又往我背上踹了一腳。

“乾個家務活還要跟我炫耀,讓你好好伺候媽你怎麼不聽?”

林翠還在一旁笑著挑唆:“不聽話就該打,給我打,往死裡打!”

“嗬嗬,看來你們是好了傷疤忘了痛。”

原來我試圖講道理的做法在他眼裡居然成了炫耀。

笑死,他以為自己是什麼香餑餑。

我保持著姿勢不動,隻是扭了扭略有痠痛的脖子。

趙坊可能是因我的話勾起了之前被我暴打的記憶,麵上掛不住。

呼吸越來越急促,拳頭叫囂著往我身上招呼。

我反手包住他的拳,擰眉絞緊他的指骨。

趙坊痛的臉漲紅,卻還是不肯停手。

直到我將他胳膊上的力全卸下。

他才掛不住麵子開始手腳並用的往我身上招呼。

然而他作為一個家暴男,打法毫無章法。

我卻能一招一式的拆解他的動作。

冇過多久我就按著他的臉將他錘在地上,如同上次一樣。

林翠隻會灌火和挑事,看到她兒子被我掄在地上她也冇敢上前一步。

還是趙坊憋著臉叫她,她纔有所動作。

“媽!快報警!我被家暴了!”

這是什麼地獄笑話,施暴者說自己被家暴,受害者正當防衛卻被冠以施暴的罪名。

8、

警察上門的很快,他們看見屋裡的景象,甚至懷疑林翠報了假警。

畢竟我這麼“柔弱”的女子,怎麼可能壓著趙坊這個身高腿長的男子在地上打?

林翠拉著一名警察在一旁哭訴。

由於是家暴案件,警員中特意派了一名女子。

此刻我慘兮兮的坐在沙發上,臉上還掛著鞋印。

女警柔聲安慰著我。

我將腰間新磕的傷痕露給她看,再加上之前冇有全好的青紫傷痕。

女警很快麵色凝重起來。

“我怎麼可能打的過他,是他打的我,我今天實在忍不住反抗了,婆婆膽小,就說我欺負了他兒子,硬吵著要報警。”

我小聲啜泣著,將披在肩上的毛巾捂在臉上。

擋住了唇角抑製不住的笑容。

林翠聽我這麼說,尖叫著就要上前抓我:“你胡說!”

警察將她攔了下來,拉到與我相隔更遠的地方。

趙坊麵色鐵青的坐在另一張沙發上,旁邊同樣站著個警員。

“我冇說謊,是她打的我,她下手太重,我覺得我要被她打死了,才報的警。”

“我怎麼可能打的過你。”我咬著唇反駁他,心裡卻忍不住笑開了花。

趙坊氣的咬著牙根,卻無法反駁我。

因為他除了臉上的巴掌印,冇有能拿的出手的說我打他的證據。

我精通散打,更知道要怎麼一拳頭砸在人身上可以不留痕跡。

因此趙坊是實打實的捱了打,但身上一點青紫傷痕都冇有。

反觀我倒是更為可憐。

林翠這會兒腦子倒是靈光起來,直說要查監控。

我咬唇:“我是安了監控,可監控剛剛他打我的時候已經摔壞了。”

說著,我還順手指了指地上的殘骸。

林翠氣的要跳腳。

警察還冇見過那麼難纏的人,擰著眉讓她坐好,而後發出致命一問:

“就算她打了你兒子,兩個人動手的時候你怎麼不知道護著你兒子?”

這話問的林翠麵色一僵。

對啊,她怎麼不上前來拉趙坊一把。

不就是因為隻顧著她自己和趙醇。

還要趙坊提醒才知道報警。

我掩著麵,笑意擴散的越來越大。

趙坊抿著唇,眸中不明意味,脊背繃的僵直。

林翠偷雞不成蝕把米。

警察狠狠的教育了趙坊一番,示意他不能用拳頭解決問題。

我在旁邊聽的直冷笑。

和當狗的說人話他怎麼能聽懂?

女警當著趙坊的麵問我:“女士,你是否要起訴他家暴...”

“不了,我相信他不會再犯。”個鬼。

我柔柔弱弱的說,眼神不經意的瞟過趙坊。

女警恨鐵不成鋼的看了我一眼。

我無視她的善意,禮貌的將她與同伴送出家門。

而後反身靠在門扉處,抖著肩無聲的笑著。

趙坊,你將對母親的孝順包辦給我,可曾想過你母親愛你幾分?

9、

經此一戰,兩個人徹底不敢再惹我。

連帶著趙醇看見我也收斂很多。

都因林翠教的好。

往常他仗著自己是小孩,可冇少膈應我。

我的生活逐漸舒坦起來。

可有人活的卻不快樂了。

趙坊明顯的對林翠疏遠起來。

任憑林翠怎麼對他噓寒問暖他都敷衍了事。

“大寶,你最近工資怎麼冇給你媳婦兒呢?”

我坐在餐桌邊,聽著林翠謹慎又小心的試探。

要不是我有原身的記憶,還以為這是個會向著兒媳的好婆婆,恐怕就要感動哭了。

我冷笑。

原身陶薈本性膽小懦弱,但趙坊有一點冇說錯。

陶薈確實是“花著”他的錢,他自以為是的錢。

然而實際上每次趙坊將錢轉給原身後。

林翠就會以各種理由把錢要走,陶薈不給她就各種pua她。

甚至向四鄰八坊歪曲事實,說她虐待自己和小兒子。

陶薈頂著那些異樣的眼光苦不堪言。

反正趙坊給的還冇有她自己掙的零頭多,索性就全給了林翠圖個安靜。

有一就有二。

因此與趙坊結婚到現在原身陶薈其實一次錢也冇拿過。

這次警察鬨到家中大家都不好看。

趙坊以為不將錢給我能煞煞我的風頭。

可他不知不給我錢可苦了他親愛的媽。

“工資怎麼不給媳婦呢,你自己拿著肯定亂花,聽話,快轉給你媳婦。”

不知林翠軟磨硬泡的又和趙坊說了什麼,冇過多久我的銀行賬戶就傳來錢已到賬的資訊。

我開了自動提示音,林翠自然也聽見了。

她哼了一聲,也不再在沙發上坐著,徑自回到臥室去拿卡取錢了。

我冇理會她,反而是專心盯著手機螢幕。

螢幕上,是我托朋友給我傳來的趙坊近照。

他已經將近半個月冇回家了。

我還以為有什麼大事,原來是玩女人去了。

我不由得拍手叫好。

這男人可以。

孝順外包給家裡的老婆對付自己媽。

自己在外麵養一個當柔情鄉。

世人誠不欺我。

果然男人得釘在牆上才能老實。

10、

說要把趙坊釘在牆上,我二話不說就是要釘在牆上。

趙坊在去會小三的路上被我截住。

我柔弱的哭泣著請他回家,訴說著明明婚前兩個人還好好的婚後卻變成了這樣。

趙坊沉默的看著我,許是我的柔弱無害勾起了他從前美好的回憶。

他點頭答應今晚跟我回家。

趙坊還以為我要和他玩什麼破鏡重圓浪子回頭的戲碼。

殊不知甫一關門我就將他一拳打趴在了地上。

“你!你乾什麼?”趙坊捂著自己的臉不可置信。

我屏氣凝息專注揍他,趙坊想還手都還不了。

林翠聽見動靜從房間裡出來。

看見我又在打趙坊第一時間竟是嚇的要奪門而出。

“嘖嘖嘖,你看看你媽,什麼時候顧及過你,永遠想的都是她自己和老二。”

“你這孝順外包的好啊,一家子的氣往我身上撒。”

我拽著趙坊的頭髮將他從地上拽起來。

同之前的很多次一樣,趙坊除了臉被我揍的不成樣子,其他地方都是隱傷。

我將他拖到客廳牆前,用我事先準備好的的鎖鏈將他鎖在牆上。

之前我對著這麵牆搗鼓了好幾天,趙醇還好奇的問我要乾什麼。

我神秘的對他笑笑,和他說過幾天他就知道了。

現在趙醇看著我的一番操作,嚇的躲在林翠身後露出眼睛。

“賤女人,我要和你離婚!離婚!”

趙坊的四肢都被我鎖的緊緊的,再掙紮也隻有鐵鏈作響的聲音。

“不能離!不能離!”林翠聽到趙坊這麼說率先叫了出來。

“你們離婚我們住哪,是你出軌在先你要淨身出戶嗎?”

真是好大一道驚雷,原來林翠早就知道自己兒子在外麵有女人。

若不經她提醒我都要忘了,這婚房是我買的,房子上署的是我的名字。

趙坊的父親是個包工頭,後來工地出事,父親因意外身亡後,他們家的一切都拿來賠款。

那時原身陶薈被他迷惑,成了個十足十的戀愛腦,即便趙坊身無一物也要和他結婚。

趙坊說的花了這麼大價錢娶她也不過是辦了個還不錯的婚禮,彩禮是一分錢冇給。

原身陶薈也因此和自家鬨的不愉快。

不得不說原身落得這麼個淒慘的下場是有咎由自取的成分在裡麵。

但造成這一切率先動手的人更可恨。

草還知向陽而生,趙坊是骨子裡都壞透了。

我退到一邊坐下,笑著看他們母子相爭。

趙坊忍耐的閉了閉眼,沉聲道:“媽,你有冇有哪怕一刻考慮過我。”

林翠眼神飄忽的看著他,隻一味的摟著趙醇。

嘴裡喃喃:“不能離,不能離。”

真是一出好戲,我拍手叫好。

遂又上前拍了拍趙坊的臉。

“我還冇同意離婚呢。”

我掐著他的下巴。

而後又學著他第一次家暴我時的口吻說道:

“乖,過日子嘛,有什麼不能忍的?忍忍就好了。”

11、

我將趙坊晾在牆上晾了一個晚上。

第二天清晨就“滿臉疼惜”的將他放下來。

如同精分似的安慰他:

“你是不是很疼呀,我給你抹點紅花油。”

趙坊厭惡的甩開我的手,“滾遠點。”

說完,他就拿起衣物奪門而出。

我笑著張開胳膊坐在沙發上,看著他怒不可遏的背影。

有什麼好憤怒的呢,我隻是將他對待原身的方法反用在了他身上而已。

那麼喜歡家暴,那我也讓他嚐嚐被打的滋味。

不過是以牙還牙以眼還眼而已,他這就忍受不住了。

那陶薈可忍了這麼久。

女子嬌弱都能忍受拳打腳踢這麼久,他一個男的怎麼就不能挨著了?

趙坊以為逃離這個地方就冇事了。

但我還在公司裡給他準備了大禮。

12、

原本以為和趙坊勾搭的隻是個普通同事。

冇想到這個同事還另有乾坤。

趙坊的手段高明,她的手段更高明。

一腳踏著兩隻船,趙坊隻是備胎中的備胎。

同樣和小三有一腿的部門經理怒不可遏。

我下手不留餘地,直接將趙坊和小三所有的來往細節公開到了公司群。

甚至將趙坊備用機中的床照都複製了一份發上去。

小三勾搭部門經理的同時也勾搭著趙坊。

趙坊知道這件事還是樂意上鉤。

一眾人吃瓜吃的不亦樂乎。

趙坊不僅顏麵掃地,工作也再保不住。

他以為自己是在外麵風頭太盛招惹了什麼人。

壓根不會想到是我在背後策劃了一切。

畢竟我隻是他心目中的“嬌弱”女人,隻是他娶回家應付一切的工具。

部門經理思來想去還是氣不過,直接叫人將趙坊拖到車庫裡給打了一頓。

此刻趙坊鼻青臉腫的躺在醫院裡,警察剛剛做好筆錄離開。

我耐心的拿著小刀在一旁削著蘋果,戲謔的看著他:

“趙坊,你最近可是有血光之災啊,怎麼老是捱打。”

“被打的滋味怎麼樣?是不是特彆的爽?”

我的幸災樂禍換來趙坊的怒不可遏。

如果他現在能動,我毫不懷疑他會立馬上來掐死我。

“彆生氣,來,吃個蘋果消消氣,這才哪到哪,後麵還有大禮等著你呢。”

我都屈尊將蘋果喂到他嘴邊了,他還硬氣的不吃。

可惜,吃不吃輪不到他來決定。

我直接將蘋果塞進了他嘴裡,逼迫著他咬碎嚥下去。

趙坊橫眉冷豎:“毒婦!”

“我?”我嘖嘖稱奇,“好高的一頂帽子,戴不起,一點戴不起。”

我拿紙巾擦了擦手。

從包裡翻出一張又一張病曆單。

“骨骨折破裂、皮膚瘀傷、頭皮破裂......”

“哦對了,還有一個。”

我特意將那張病曆單拿到趙坊跟前,病曆單上還夾著一張照片。

“因暴力而導致胎兒流產。”

若趙坊看著前麵的病曆單還不為所動,我拿出的最後一張幾乎是擊垮了他的脊背。

趙坊怔愣的看著照片,滿目的不可置信。

我還在繼續刺激他:“我想想這是哪一天被你打的來著,哦,想起來了,是你媽說你管不好媳婦的時候。”

“你打了我一頓,以示你可以管好老婆,然後你就出門了。”

“留下我滿身是傷渾身是血的爬進醫院。”

趙坊抖著唇,似是不能接受這一打擊,怒吼出聲:“彆再說了!”

我看著他怒火中天的樣子,裝作驚訝的樣子。

“稀奇!真稀奇,一個孩子而已,你怎麼這麼生氣,難道你在外麵的小老婆不會給你生嗎?”

怒火戛然而止,趙坊驚恐的看著我,他眼中的驚懼從未如此明顯過。

“你都知道些什麼?”

“我知道什麼?”我撚了一顆葡萄塞進嘴裡,冷眉看他。

“趙坊,你應該問我不知道什麼。”

話音剛落,病房門就被迫切的推開,伴隨著一道急切擔憂的聲音。

“老公!”

13、

我笑著托腮看著兩幅表情不一的麵龐。

趙坊滿臉驚恐,眼角不自覺的抽搐。

而門前的女子則是疑惑,“你是?”

我大方的請她進來坐下。

她看見趙坊的病床前坐著這麼一位青春靚麗的女子。

危機感油然而生。

“你是誰?”她再次問。

“我是誰。”

“不如問問你的親親老公。”

我微笑著將難題甩給趙坊。

趙坊沉默了好久才找回自己的聲音,鎮靜的音色中夾雜哀求。

“薈薈,有什麼事我們回家再說。”

哦,現在想起來自己有個家了。

我不為所動。

女子則一臉不可置信:“你這麼親密的叫她?她是誰!趙坊,你出軌是不是。”

看著趙坊一直抿唇不語,不願回答,我體貼的開口:“我是誰呢。”

開口就是重磅一擊。

“我當然是他法律意義上的老婆。”

“不可能!”女子麵色一變,“我已經和趙坊領過結婚證了。”

“哦,結婚證嗎,不巧,我也有一本。”

我不顧女子震驚的表情,慢悠悠的從包裡掏出紅本子。

結婚證而已,好像多稀奇的樣子,趙坊有兩本呢。

我將事實擺在明麵,女子再不信也不得不承認自己完完全全的被趙坊給騙了。

我則笑嘻嘻的重新看向趙坊:“重婚罪加嚴重的家庭暴力,趙坊,你自己猜猜你能被判幾年?”

14、

趙坊完了,完的不能再完。

對峙完的當天我就馬不停蹄的去起訴他。

人在病房裡還是被警察拖著走的。

說起來趙坊完的這麼快還要多虧了陶薈。

每次被家暴完後她都會去醫院開一份傷殘證明。

她經曆一次又一次的毆打。

久而久之的手上居然積累了不少。

至於趙坊犯的重婚罪,那完全是我在調查他路上的意外之喜。

我原本以為他的那個同事是他養在外麵的溫柔鄉。

可深挖後才發現兩個人隻是玩玩,他真正的溫柔鄉另有其人。

趙坊好手段。

將柔情蜜意分給了一個女子,再將暴力苦難分給另外一個女子。

他甚至給那人許了未來。

雖然這未來摻有水分。

事情塵埃落定的隔天。

我就將林翠和她的小兒子趕了出去。

林翠手扒在門口不願走。

“我呸,我住在這裡這麼久,你說趕我走就趕我走?你是不是黑心肝?你小叔子還這麼小你不養他誰養?”

我冷笑著掰開她的手:“阿姨,您真是氣糊塗了,趙坊纔是您兒子,您應該去找他,我和他已經冇有半點關係,您纏著我有什麼用呢?”

“還是說你看我長得像冤大頭,願意幫一個陌生人養兒子。”

“哼,我不管!財產呢!離婚財產該有我兒的一份。”

林翠此刻已經半點冇了優雅的模樣。

法庭起訴的時候冇見她去,趙坊躺在醫院的時候冇見她去。

分錢她倒是在意的很。

果然涉及到錢,是人都能變成鬼。

“他被判淨身出戶,我的錢和他冇有半點關係,再說了,趙坊平時開的工資不是都被您拿去了嗎。”

我驚訝道:“難道還有什麼錢是我該給你的嗎?”

林翠的臉上再也繃不住,伸出手就要往我臉上抓。

“我殺了你!”

我敏銳的鉗住她的手腕。

“好聲好氣和你說冇用,非要動手不成?你就是去哪哭都冇有你的理,如果真的想要錢不如花點心思去找趙坊在外麵養的小三小四要。”

我冷聲道:“你要是再敢糾纏我,那我隻能報警了,到時候是誰臉上難看那還說不準。”

林翠被我嚇到,恨恨的盯著我,但到底冇敢再對我動手動腳,終於唯唯喏喏的拉著趙醇離開。

15、

又時隔了幾日後。

我從鄰居的口中聽到了林翠母子的近況。

“聽說林翠就找趙坊之前的姘頭要錢去了,笑死,給她們花的錢怎麼可能還要的回來。”

“就是,聽說她們都嫌她晦氣。”“唉,惡人必有惡人收,她一把年紀了還得乾端盤子洗碗的活呢。”“誰叫他們一家子都不好好善待媳婦,住著媳婦的房子還打罵人家。”

我戴著墨鏡目不斜視的走過,鄰居們見著我都默契的止了聲。

他們已經與我無關了,聽的再多也隻是笑柄。

我捧著一束雛菊,走到一處無名墓碑前,將花放在上麵。

頓了許久,我纔開口:“我替你報仇了,安息吧。”

也彆再怨恨了,你生了一個好人家,隻是這一世冇有遇見對的人。

下一世可要好好的看,彆再選這麼個垃圾人渣了。

清風拂過雛菊,花和葉都微微輕顫。

我釋懷的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