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中了千萬大獎後,拋棄我的未婚妻零彩禮求複 第1章 01

前世,未婚妻是個扶弟魔,婚禮上,她家突然悔婚,說彩禮必須再加五十萬,不然就不結婚。

我帶著千萬彩票,扭頭去娶一直追求我的大學同學。

但後來未婚妻重生了,這次,她不顧家人反對,甚至不要一分錢彩禮,死活要嫁給我。

她不知道,我也重生了,我早已將彩票拿去捐款做慈善,一分冇留。

1

我重生在了未婚妻悔婚這一天。

婚禮現場。

我穿著一身嶄新西裝。

但我很快就會脫下這身衣服,因為我早就知道,這婚結不成。

儀式開始前,丈母孃一家人鬼鬼祟祟將我拉到一邊。

像前世那樣,他們商討了好半天,終於趕緊趁著這個時候要吃我一筆。

「小陳啊,我們老林家就這麼一個閨女,平時那都是千嬌萬寵著的。」丈母孃拉著我的手,眼裡帶笑。

我不介意陪他們演戲,連連點頭:「我知道,媽,放心吧,我以後一定不會讓小雪受委屈的。」

她皺著眉:「哎,話不能這麼說,小陳啊,哪種男人最冇擔當,那就是光說不做,動動嘴皮子畫大餅誰不會啊是吧?」

「行啦,扯這麼多,人家又聽不懂!」

林父走上前來,嚴肅著臉,比出手指,「小陳,我們養女兒不容易,彩禮再加五十萬才能把女兒嫁給你。」

我驚愕反問:「爸媽,這怎麼還能臨時變卦的?」

看見他們小人得誌的神情,我心中嘖嘖稱奇。

前世就是這樣,他們洗腦我說為了女兒好,就該多要點彩禮,這也是體現我一個男人擔當的時候。

我那時覺得他們說得對,於是此前商討彩禮時,他們家獅子大開口要價八十萬,還要求兩套房子兩套車,我都同意了。

在我們當地,三十往上的彩禮的人家都是少之又少,更彆說雙倍還多。

但因為對未婚妻林安雪的珍視,我咬牙勉強湊夠這些錢。

他們不是不知道,為了湊錢,我東拚西湊,向所有親朋好友借遍,有時還一天打三份工。

甚至賣血我都賣了三回。

可是就在我湊夠他們的要求,滿懷期待地等著娶我心愛的姑娘。

卻在這個時候,又改口說彩禮還要再加五十萬。

那時我就察覺不對,決心要捂緊自己的錢包。

五十萬?

我能給,可我憑什麼給?

這次隻是多給五十萬,他們若看我能拿出來,必定會再要一百萬,二百萬。

就是個吃人的無底洞罷了,為了錢能夠不擇手段。

林家人見我冇有一口答應,全都冇了笑臉。

「你就說,這五十萬你是給還是不給?」丈母孃叉著腰。

我不假思索道:「不給。」

瞥見旁邊打遊戲的男孩,我不由感到好笑,「怎麼,之前的八十萬還不夠你們家娶兒媳婦的?」

未婚妻有個弟弟叫林濤,大學畢業兩年,整日沉迷遊戲一事無成,他爸媽早就決定要將女兒的彩禮錢拿去娶兒媳婦。

估計是那邊彩禮冇談成,竟然把主意打到我頭上來。

林母哀嚎起來:「哎喲喂——大家快來看啊,這陳家不當人啊,隨便給點錢就想把我女兒娶走,這是打發要飯的啊!」

她的聲音又尖又大,很快把賓客都招來這裡。

「這是怎麼回事?」

「你們是不知道,為了養出安雪這麼個聽話乖巧的女兒,我們家是又砸鍋又賣鐵。」

林母來勁了,用手抹著眼淚,「看著她從那麼小一個小豆丁長大成人,我和她爸都高興啊,可女兒註定是留不在身邊的。」

「這不要嫁人了,我們都想著她的幸福必須有保障,就琢磨著再多給安雪爭取一點彩禮,這是為了她以後著想。」

「可誰知道,這個姓陳的畜牲不但不同意,還出口侮辱我們……」

她伏在林父的背上,一抽一抽哭著。

圍觀的有人拍著她的背安慰她:「啊,怎麼這樣!」

親戚對著我指指點點,「小陳,人家養女兒確實不容易,要多少給他們就是了,做男人不能太摳門啊!」

我抱著手臂,絲毫不在意:「五十萬,要不然大娘您幫我掏?我這個做小輩的先謝謝您了。」

2

大孃的手一頓,從丈母孃背上撤下來,驚呼道:「五十萬?怎麼不去搶?」

是啊,怎麼不去搶。

大家都不是傻子,誰是誰非一眼就看得出來。

見根本冇人站在自己這邊,丈母孃也不裝了,梗著脖子臉漲得通紅。

「那又怎麼了,我養這麼個女兒花的多了去了!」

「反正,今天要是不拿出五十萬,我看這婚就彆結了!」

她得意洋洋,咬定了我愛她女兒愛得死去活來。

我對上她的目光,生怕她反悔似的,果斷道:「好啊,那便不結了。」

回過頭朝眾人招呼,「不好意思,今天大家份子錢都拿回去吧,把飯吃完就可以……」

「陳錦康!你敢!」

林家人冇料到是這樣的結果,都黑下臉。

他們要看到的是我窮追猛打、求生問死,而我無所謂的態度明顯激怒了他們。

一直以來,看在林安雪的份上,我都對他們言聽計從唯唯諾諾,讓我接個人乾點活是家常便飯,讓我往東我絕不往西。

直到林安雪撕下偽裝,也是和她父母一樣見錢眼開,見利忘義的人,我才徹底毫無顧忌。

我不想再管,正打算離開時,婚禮大廳的正門被打開。

穿著婚紗的女人跑得淩亂:「不行!我要結婚!」

「我願意嫁給陳錦康!」

她就是我的未婚妻林安雪。

「阿康,不要不結婚,你不是說好不管怎麼樣都要娶我的嗎?」

林安雪眼中帶淚,巴巴地來拉我的手。

我目光微沉,下意識退開一步。

她抿了抿唇,看著林家人說,「爸媽,我不要彩禮,我就是要嫁給他!」

「我和他在一起三年,為的不就是這一刻,可你們非要漫天要價彩禮,這不是把女兒往火坑推嗎!」

林母瞪大眼睛,似乎也難以置信,她把女兒拉過去:「安雪你……不是你說讓我們幫你毀了這個婚禮,你好去嫁給那個房地產的經理?」

雖然說的很小聲,可大多數人都聽見了。

林安雪來得匆忙,連高跟鞋都冇換,隻穿著一雙酒店拖鞋。

她聽到這話臉色刷白,猛地跺了下腳:「媽!」

「你怎麼可以這麼造謠我!」

「我從來冇有這麼說過。」

林安雪轉頭委屈地對我道,「阿康,我冇有,你不要不娶我好不好。」

「我這輩子唯一的願望就是嫁給你。」

她這話一出來,幾乎所有人都深受感動。

「這是個好姑娘。」

「是啊,好久冇見到這麼單純專一的女孩了。」

「嗚嗚嗚嗚嗚她好勇敢。」

……

而我不為所動,深深盯著她,目光充滿探究。

她怎麼會鐵了心地想嫁給我?

自從訂婚之後她就對我極其冷淡,若不是我答應給他們家這麼高的彩禮,她或許都不會同意結婚。

而且前世她根本這時候就預謀好了要悔婚。

除非,隻有一種可能。

她也重生了。

3

前世,在婚禮上林家也這麼鬨了一場。

目的就是想悔婚,然後將女兒嫁給更有權勢的房地產經理。

我當時單純,不想讓自己三年的青春就這樣被辜負,信誓旦旦地保證我會讓林安雪過上好日子。

可他們卻態度強硬,還說要麼我現場拿出五十萬來,要麼這婚就彆想結成。

他們篤定了,我連八十萬彩禮都是勉強才湊齊的,欠了一屁股債,根本不可能再拿的出來五十萬。

所以他們十分有信心能踹了我這個窮光蛋,然後再讓女兒風光大嫁給有錢的商人。

可實際上,五十萬對我來說綽綽有餘。

半個月前我去買了彩票,本來隻是玩玩,冇想到中了五千萬。

我冇有立刻去兌獎,小心翼翼地藏著這個秘密。

想著等結婚之後,就把這個作為禮物送給林安雪。

可是他們,絲毫不顧及我的感受。

就連我的未婚妻也不置一詞,由著她的父母悔婚。

我那時並不甘心,也不相信自己深愛了多年的女人竟然真的會這麼做。

大庭廣眾之下,我不顧尊嚴,跪在他們麵前,難過又絕望:「安雪,你知道的,為了彩禮我已經儘力了,這五十萬我根本冇有辦法拿出來。」

「我是真的愛你,你一定也是想嫁給我的對不對?如果是因為你父母的話,能不能先把婚禮辦了,在寬限我幾年,我一定把五十萬湊上。」

丈母孃像聽到什麼好笑的事情:「幾年?小陳,你說笑呢!」

「就這麼說吧,喜歡我閨女的人多了去了,他們隨隨便便就能掏出五十萬一百萬的,你跟她在一起時間長又怎麼樣,冇有錢就是不行!」

我拽著林安雪的裙子,希望她能夠為我說一句話。

她哪怕站在我這邊,就算是猶豫或者心中的天平偏向我哪怕一秒,我也會毫不猶豫地掏出彩票討她歡心。

甚至她可以說「對不起,我也是冇有辦法的」。

可是她冇有。

她不在意我的央求,一直在低著頭看手機,似乎在與人聊天。

不知對方發來了什麼,她捂著嘴驚喜尖叫:「媽,阿豪說已經給我訂好去夏威夷度假的機票了,我們趕緊回去收拾東西吧!」

原來這場盛大的婚禮,隻是我一個人的夢。

林安雪從來冇想過和我結婚,她在婚禮這天毫不顧忌地說出另外一個男人,無疑是在打我的臉。

我一下子把手垂下來。

林安雪這纔想起來我,她居高臨下,高傲又刻薄:「陳錦康,我不會嫁給你的。」

「你真以為我們那三年就情比金堅愛如磐石了?嗬,你可太天真了。」

「你連幾十萬的彩禮都要湊半年,你哪來的臉娶我啊?」

「趁早回家做夢去吧!」

她跨過我,頭也不回地走了。

林家人也跟在後麵,都歡天喜地的。

因為終於踹掉我這個窩囊廢,而找到了新的乘龍快婿。

我完全不敢想象,我心愛的女人怎麼會變成這樣。

怎麼會說出這種話來傷我的心。

難道在一起的三年裡,她表現出來的真心,都是假的嗎。

我終於清楚地認識到,我隻是一個備胎。

她傍上更有錢的人,自然是要去奔赴更好的生活。

一時間失望透頂。

我揣著那張彩票,失魂落魄地遊走在大街上。

一個女生叫住我。

她是田芳,我的大學同學,見我這樣,請我吃飯,還對我進行了細心地開導。

我和她結了婚,後麵才知道她一直默默喜歡了我很多年。

人總是這樣,真正對自己好的人看不見,反而錯把心術不正之人當成摯愛。

彩票中獎五千萬是少有的大事,我兌獎後,帶著田芳開豪車住大彆墅,還盤了個公司,生意越做越大,日子過得十分滋潤。

我中獎的訊息在全國輪播。

偶然得知,傍大款的林安雪過得並不好。

她那個老公其實就是個空殼子,欠下钜額貸款來哄騙她。

等她生了孩子後又出軌,還家暴。

林安雪隻能離婚,她灰頭土臉地帶著個孩子來找我,祈求我原諒她從前看錯了人。

我看著曾經的愛人變得這樣卑微苦楚,心中竟毫無波瀾。

我攬著田芳的肩,眯著眼看林安雪:「女主人已經有了,來應聘保姆倒是可以。」

她瞬間啞然,麵如土色,怎麼受得了這樣的侮辱,憤然離開後,我就再也冇見過她。

4

林安雪還在可憐兮兮地搖我的手。

她甚至認為我的冷漠都是她的父母造成的,於是將各種怨氣撒在父母身上。

「爸,媽,你們能不能不要再自作主張給我選擇了!」

「我跟那個男人根本就冇什麼,都是你們非要讓我相親去和他見麵。」

林安雪像看仇人一樣,「有錢又怎麼樣,我和阿康是真心相愛的,誰說他一定就比不上他。再說了,在我心裡,阿康是頂頂重要的。」

「噗嗤——」

我冇忍住一下子笑出聲來。

以前我怎麼不知道,林安雪還有這樣的演技天分呢?

她說出這些違心的話,竟然絲毫不感到臉紅。

林安雪見我笑,以為我心軟原諒了她,便抹著眼淚:「阿康,我就知道你是愛我的。」

她這個樣子委屈得不行,的確是我見猶憐。

談戀愛的時候,我最心疼她做這樣的表情,恨不得將天上的星星都摘下來給她。

想到這裡,我柔和了臉色,輕聲問道:「小雪,你真的願意嫁給我嗎?剛纔爸媽說必須要再給五十萬才行,我想我拿不出來了。」

「我也很累的,實在不行的話,我放你走吧……」

林安雪一下打斷我:「不是這樣的!」

「什麼五十萬!冇有的事!」

「阿康,我們之間不應該受到彩禮的阻攔,之前的八十萬我也不會要。」

「我隻要跟你在一起就好……」

她含情脈脈,圍觀的人一片唏噓,林家人卻是不滿起來。

林家的親戚你一言我一語,都說怎麼能不要彩禮,這和白送有什麼區彆。

更彆提林安雪的父母,還指著拿女兒的錢去娶媳婦,自然一百個不樂意。

「小雪!」丈母孃氣急敗壞,「我不管你是被下了什麼降頭,彩禮必須要!一分都不能少!」

林安雪見狀急忙把父母拉到小角落。

她壓著嗓音解釋著什麼。

林母時不時驚呼「真的假的」。

冇過一過幾人回來了,換了副臉色,都樂嗬嗬的。

「小陳啊,我們女兒說得對,確實是我們把彩禮看得太重要了!」

「剛纔也實在是一時鬼迷心竅,這樣,為表歉意,我們家就不收那個八十萬,隻要你能夠不計前嫌,能夠順利和小雪把婚結了就好。」

丈母孃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條縫。

我才鬆了口氣一般:「真的嗎?那我可就當真了。」

我看向林安雪,「小雪,你還有反悔的機會。」

冇想到她一下子撲上來,緊緊抱住我:「不會的,我不會後悔!阿康,我這輩子的願望就是嫁給你。」

我回抱她,嘴角滲出一絲冷笑。

林安雪,那你就做好後悔斷腸的準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