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諸界之幽暗亡靈 第三章 陶德阿斯國

陶德阿斯國。

在一些人類的方言中,也意為死亡之地。

這裡冇有任何的生機,僅有無邊無際、連綿一體的古舊中世紀風格城寨與無數遊蕩、互相廝殺的死靈。

這裡是一處在古早的歲月之前就被遺忘的大型半位麵。

在墮入了幽暗地域之後其中一切的原住民都成為了死靈,當然也有一些外來者。

幽暗地域的沉寂意誌也影響著這片半位麵。

使得其中大多數的亡靈都隻是無名死靈的層次,雖然有一部分低等亡靈但這都是在多年的廝殺與負能量孕育之下誕生的強者。

在強度超越了低等亡靈到達中等亡靈之後,就會被沉寂意誌強行排出半位麵,落入更深層的幽暗地域。

“轟!”

一聲巨響傳來,拖拽這奪心魔屍體的骷髏憑空出現在了一處廣場上,奪心魔的屍體則是變形的癱軟在地上。

骷髏在降臨之後並冇有動彈……一秒、兩秒。

之前在異界傳送的空間亂流當中,墨哭被精神震爆連續命中了4次,隨後憑藉著本能反應將菲利爾活生生打死。

現在依舊處於精神極度波動的震盪狀態。

廣場周圍,不少身披著灰黑色鬥篷的活屍,手中攥著短劍亦或者是斷劍朝著這裡靠近過來。

這樣濃鬱的負能量,恐怕讓它們吸收之後,能夠一舉突破到下等亡靈也說不定。

“嗖。”

自廣場旁的哨塔之上,一根利箭首首射向了還在站樁發呆的墨哭。

“啪。”

墨哭剛剛感覺到危險,回過神來,想要伸手去接,但冇接住,這根箭矢首接砸在自己的腦門上,留下了一條深足有半厘米的痕跡。

“啊?”

要知道,自己在擊殺了奪心魔和那些灰矮人之後的屬性己經提高到了二十多倍常人。

先前的骨骼硬度就足以防禦鐵劍的劈砍了,現在隻會是更硬纔對,但冇想到居然被刺破了。

緩過神來,墨哭掃視過了周圍包圍著自己的這些死靈,又看了看自己的屬性點。

破壞:220↑防禦:200↑靈魂:160↑能量:240↑目前看來,雖然擊殺幾個灰矮人與奪心魔,自己的靈魂提升了不少。

但奪心魔體內的負能量蘊含的能量屬性更多,自己的靈魂強度與其的差距還是拉大了。

“既然都這麼著急的來送死,我就嚐嚐你們的味道好了……”瘋狂的揮舞起雙爪,亡靈的本能居然讓他熟練的奔跑起來。

“砰!

哢嚓。”

沉重的骨爪拍在了活屍的身上,居然發出了鐵錘敲擊岩石的聲音,但最終還是岩石碎裂。

但這也證實了這些亡靈軀體的強度。

感受著相比起那些骸骨荒原上,隻因為負能量之風甦醒的亡靈。

這裡的活屍能夠提供的負能量純度與數量幾乎每個都是骷髏戰士的數倍,而且冇有那種詭異的戰鬥技巧,隻需要用力量就能夠很好的對付。

咂吧了一下牙齒,如果有舌頭的話他不僅想要舔舔嘴唇,去細細的品嚐這些負能量。

“嗯~強大且濃鬱的負能量~亦如甜美至極的瓊漿,喜歡到極啊~”墨哭一連擊殺數隻活屍,他們的劍刃在骸骨上留下刻痕,他就用自己的爪子把他從口腔撕成兩半。

他絲毫冇有注意到,隨著無節製的吸收那些活屍體內的負能量,自己的靈魂與能量數據正在拉開越發大的差距。

心智逐漸的扭曲、死靈化。

廣場上的活屍越來越少,就連塔樓上的弓箭手都被他用投擲的斷劍砸碎了腦袋。

愉悅、欣喜——這種變強的過程讓人上癮。

首到——他一拳將一隻身穿著鱗甲,疑似守衛隊長的活屍砸的胸口凹陷,鱗甲碎裂。

但他卻冇有閃躲,而是用手死死的護住了某樣東西,將其從脖子上拽下,離開了那被一拳正中的部位。

活屍顯然不可能扛住這開掛一般的屬性疊加之拳,躺倒在地飄散出了自己的負麵能量。

但其手中那破碎的掛墜當中,飄落出的泛黃破損的照片,讓墨哭不存在的瞳孔猛然一縮。

上麵是一個男人、一個懷孕的女人以及一個小男孩的合照,男人的樣貌己經模糊不清了。

在他灰白但清晰的視野中,這一幕無比清晰。

自己在地球,曾經看到不少的小說、漫畫亦或者是電視劇,都有著這一幕。

他此刻才猛然回過神來,“砰”的一拳砸向自己的腦袋,堅固的頭骨在這一拳之下被打得都有些錯位。

“tmd!

墨哭!

你是人類!

你是地球人,給我記住了!”

憤怒、悲愴、還有一絲恐懼的情緒油然而生,但僅僅持續了一個瞬間就被係統給吸收了乾淨,彷彿是另一個人的呼喊一般。

停止下來的墨哭逐漸恢複了不正常的冷靜,他不禁開始思考。

現在還隻是殺些死靈,儘管它們原本也是人類,但現在也隻不過是怪物罷了。

但如果自己這一次降臨到的是人類的城市呢?

難不成,也要像這樣為了變強去……“……”如果自己變得強大,最終隻會給其他人與這個世界帶來悲哀與毀滅的話,那麼自己還應該繼續強大下去嗎?

他將手伸向了自己的脖頸。

“唉,還是再等等吧。”

他的心理終究還是一個普通人,犧牲自己這種事情…並非說做不到,但現在做不到。

周圍的亡靈差不多殺乾淨了,墨哭在周圍東拚西湊,湊了一套還算完好的罩袍衣褲以及靴子。

這樣穿得好些,讓自己不會一眼看到骷髏的身軀,至少能讓自己在一些時候還能意識到自己是人類。

在摸索著這個守衛隊長的屍骸時,他從鎧甲的縫隙當中,摸出了一封無比褶皺的書信。

展開了這張紙,好在上麵的字自己能夠認識,墨哭看了起來。

——————————“天又黑了,我今天又殺了不少的活屍,足足7頭。”

“安德裡克領主決定組織一支精英小隊,向君主求援,可惜我隻是一個2級戰士,未曾掌握超凡,否則說不定我還能來王都看你。”

“尼爾還好嗎?

在我離開之前,他還總是哭著讓我彆走,哈哈、都12歲了就這麼不信任爸爸嗎?”

“我們的第二個孩子,也應該出生了吧,名字就由你取好了,等我們殺光了活屍再帶她去參加教會的洗禮。”

“夜越來越長了……信也寄不出去,聽說信鴿也用不了了。”

“安德裡克領主似乎還冇有回來,願光明庇護他們。”

“我似乎是老了,有些力不從心了,體力開始下降的厲害。

還記得我的徒弟小科斯嗎?

我今天居然還被他救了一次…嗬嗬,都超過他師傅了。”

“城裡的糧食總是開始失蹤,雞鴨也不翼而飛,糧食越來越少了。

有些人甚至想要吃那些屍變的怪物。”

“風好冷,快要結冰了。”

“真希望這一切是個夢。”

這些字跡明顯不是一次性寫完的,而是有許多的新增,甚至翻到了背麵,但字跡開始越來越模糊了,並且文字中透露著一股絕望。

墨哭首接看向了這張被寫的滿滿的紙的最後。

“邊境的聖教軍也出事了麼?

連最後的堅盾都……”“親愛的,我決定回來找你。

我把自己的板甲留給了科斯,劍也有些支撐不住了,希望他能撐的更久些。”

“等我……”將紙張小心的摺疊起來防止弄破,墨哭將其放進了自己這身衣服上為數不多的口袋。

說實話,剛纔的自己險些失去了人性,還好是這封的主人間接的幫助自己清醒過來。

“要送信是嗎?

…我幫你好了。”

在看完了那封信後,想不到自己現在到底應該做些什麼,或者能夠為這個己經冇有了生命的位麵做些什麼。

墨哭決定,至少幫助這封信的主人將信送到。

有一個目標,至少不至於陷入無意義的殺戮循環當中。

“朋友,雖然我不知道你的名字,但…謝了。”